•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630章 微妙的气运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630章 微妙的气运

    作品:《神医相师

        “你做这种事情,有何意义?”

        楚南一直都是一副不予理会的态度,但是当周云胜说要烧掉楚南的这符篆符纸的时候,竟然是开始与周云胜尝试着说话。www.lingdiankanshu.com

        这个情况,看在周云胜的眼里,他可是非常兴奋的!

        果然,猜测的没有错误,这符篆符纸,的确是对于楚南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莫不是,这家伙一直都是有所准备,这这符篆符纸,是用来在关键时刻,救他一命的神奇东西?

        想通了这一点,周云胜已经不敢多做耽误,他担心楚南是会在这个符篆符纸上动什么手脚,毕竟,奇门之术,这东西已经是超出了自己的惯常理解范围,所以,他不能放任其发展。

        于是……

        “哗。”

        一声细微的火焰蔓延烧灼的声音,陡然响起。

        周云胜手中的打火机上的火焰,已经是碰到了那符篆符纸。

        瞬间,这符篆符纸就被点燃烧灼!

        楚南看到这个情况,一双眼睛忽然就瞪得通红,充满了愤怒:“周云胜,你个混蛋!!”

        一声大骂,这是愤怒的咆哮,周云胜听的耳膜震震,但是他却丝毫都不生气,相反,看到楚南此时如此不淡定的模样,他心中别提有多爽了!

        “哈哈,烧掉了你的心头肉,让你很愤怒?——啧啧,很奇怪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你这么重视?是你祖传的东西?还是……一种能够让你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我手中逃走的奇怪东西?”

        这些,都已经不是周云胜所需要关心的了,他现在说这些,只是为了让楚南的表情,变化的更加精彩。

        现在符篆符纸已经是被烧成了灰烬。

        楚南的眼神之中,忽然写满了绝望,之前那眼神之中的笃定和自信,也是全然不见了。就凭这一点,周云胜就能够推断出,刚才被焚烧的符篆符纸,应该真的是楚南所准备的最后的救命稻草!

        “这一次,你插翅也难逃了!哈哈!”

        周云胜说着,抬起脚狠狠的“嘭”的一声踹在了楚南的腹部,冰冷的鞋底踩在楚南腹部的那一道血、淋、淋的伤口之上,不停的碾动,疼的楚南紧咬牙关,面色煞白。

        “你这布包里似乎有不少东西,貌似还有几瓶极品琼浆?哈哈,这么好的东西,老子我就毫不客气的收下了!”

        周云胜扭过身,上去一把将楚南那从来都不离身的布包,给扛在肩上,然后走出了地下室。

        “一万先生,就劳烦你在这里看着他了。”

        猴一万却是很坦然的摆了摆手,丝毫不觉得这地下室的环境有多不好。

        “不用客气,我拿了你的雇佣金,就该干我分内的事情。”

        猴一万淡淡然的笑了笑,他倒是显得比较随性,其实像他这种高手,手里面的钱财虽然收敛的也比较多了,但是平时的生活细节,倒也不见会有多讲究,毕竟,杀手,总有一些亡命天涯的特点,他的生活节奏,是居无定所,不过每年都会有定期的几次远游度假,一掷千金,大方的挥霍和享受一番。

        虽然现在周云胜离开了地下室,但是有猴一万在这里看着,楚南也是无法逃脱的,这铁链束缚着,身上还有一个很疼的伤口,楚南根本没可能从状态非常好的猴一万手里逃出升天的。

        现在,楚南只好将希望,暂时寄予那被周云胜烧掉的符篆符纸上面了。

        刚才楚南在自己的手中的那符篆符纸被周云胜抢走的时候,看到他手里是握着一个打火机,所以,他就灵机一动,将错就错,将计就计,利用周云胜那多疑的心理,忽然换了一个神态和状态,引、诱周云胜做出错误的判断。

        而结果,果然是不出楚南所料,那周云胜直接是将楚南的那符篆符纸给点燃了。

        这符篆符纸,用火焰点燃之后,会达到最好的激活状态。

        不过……

        将自己的性命,赌在这上面,实在是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

        …………

        此时此刻,在周云胜所在的亮堂的客厅里,他将楚南的布包里的所用东西都给倒了出来。

        “这他妈都是些什么玩意儿?——真是一个怪人!”

        周云胜看着那布包里被倒出的东西,口中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

        药草,药瓶,膏药,书册,针灸盒,还一个钱包,钱包里面除了几百块钱现金,也就一张银行卡,以及一张奇怪的黑色卡片,另外,这布包之中,还有一个奇怪的巴掌大的小仪器。

        他拿起来一看,这小仪器上面似乎是有几个小光点。

        “这小光点,是什么?——这小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看着的时候,这小仪器上的小光点,似乎是稍稍动了一下,周云胜看的心中满是疑惑。

        现在他更加把楚南是当做一个怪人来看待了。

        他实在是搞不懂楚南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整天这么一个破烂的布包带在身边,也没有什么宝贵东西,也就里面的几个小八卦玉镜和罗盘,像是有些年月的值钱东西,当然,那些看上去成色还算不错的小玉佩,也应该是值几个钱。

        “有一万先生在这里守着,他肯定是逃不掉的。——就再留他一晚的性命,到明天,再好好的虐他一番,等老子过瘾了,我要让他痛不欲生的死掉!”

        一瞬间,在周云胜的脑子里面,就出现了很多将人活生生折磨死的古老方法,比如把人埋在土里,只露出一个脑袋,然后把头顶的头皮划开,灌进去水银,然后人体就脱皮而出的方法。一直听说这个传言,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反正周云胜打算在楚南的身上试一试。

        想着,他脸上,很快就浮现出一抹欠揍的笑容。

        笑着,他随手将手中的那个显示着几个光点的奇怪仪器给丢到一旁。

        这里是周云胜在郊区让手下的人租的一栋房产,黑房产,什么手续都没有,这里显然也是很适合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的,所以,他选择将楚南给抓到这里。

        …………

        而与此同时,在另外一边。

        在中原的某处,一身材健硕的男人,正带着一顶鸭舌帽,低着头,很没有存在感的坐在火车的硬座角落。

        他想要前往的地点,是西部。

        但是……

        当他下意识的掏出自己身上的那猎杀追踪器的时候,发现那自己挺靠近的光点的时候,他心中一凛。

        “哦?这个光点,和我很靠近呢。好像是从一开始就一直在京城的那个目标吧?”

        顿了顿,他忽然站起身来,缓缓走到了车厢中间过道的位置,心中打定主意:“西部的那个,最后再去,反正现在还剩下两个,既然已经靠近京城,就先去解决京城的那个缩头乌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