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629章 周旋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629章 周旋

    作品:《神医相师

        “你在……干什么?”

        周云胜面色一变,快步的朝楚南走过去!

        而此时楚南的一只手,却是在背后,奋力的摸索着什么。www.lingdiankanshu.com由于那铁链束缚的楚南非常难受,所以在自己的手开始摸索东西的时候,就会有些牵动身体,很难在完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去动作。

        不过这个周云胜还真是够眼尖,竟然是直接发现了!——这也不是他眼神好,主要是之前他和楚南在其他的领域斗过,他深深的知道楚南的头脑,的确很令人无法小觑,现在若不是有猴一万这么一个高手给自己撑腰的话,他早就上去一把刀子将楚南给捅死了,可不敢留他的性命。

        反观此刻,早就有所防备的周云胜发现了楚南的动作,搞得楚南有些措手不及,他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

        周云胜上去一把,将楚南的手掌反过来,赫然是发现了楚南的手中,竟然是握着一张撰写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字体的符篆符纸!

        “这是什么?!”

        周云胜声色俱厉,面色狰狞的盯着楚南,怒声说道。

        楚南心中暗叫不好,面色很难看,而且有些虚弱的他,根本就不会回答周云胜的话语,而是紧紧的闭上嘴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周云胜,一点点示弱的感觉都没有。

        “一万先生,您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吗?”

        周云胜手中拿着这个符篆符纸,看着上面那稍稍有些诡异的奇怪字体,感觉心中不由的一抹寒意,总是感觉非常奇怪,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让周云胜非常不舒服。

        这符篆符纸,握在手中,甚至是能够有一种诡异的感觉,仿佛是符篆符纸是有生命一般!

        这感觉说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令人不舒服的,但是如果亲身经历的话,肯定会心有忌惮。因为……你明明手中是拿着一个死物,但是这个死物却是仿佛具有鲜活的生命一般!

        毫不客气的说,现在的周云胜,已经是下意识的感觉自己有些头皮子发麻了。

        猴一万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是坐在一旁,也不说话,他看着周云胜手中拿着木棍,对着楚南一阵疯狂的发泄,心中也是不以为然。他帮助周云胜,受雇于周云胜,并不代表他欣赏周云胜的作风,但是,对于他猴一万这个同样是有些变态的家伙来说,周云胜这点儿类似于失心疯的表现,实在是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这个东西,我可没见过。”

        猴一万坐在那里,翘着二郎腿,淡淡然的摇了摇头,显得很随意的说道。

        周云胜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那字体奇特的符篆符纸,半晌之后,终于是做出了一个判断。他知道,楚南的一些情报显示,是说他懂得一些奇门之术的,对于各种奇门之术的传闻,周云胜当然是知道的。

        但是,他从来没有很正面的与一些真正懂得奇门之术的高人见过面,所以,他就下意识的认为,这东西,毕竟是登不了台面的。就算是真的有那么神奇,但也肯定是有很多禁制的,不然的话,那些草根们,随便找一些懂得奇门之术的人,岂不是也能成为豪门?那样的话,还有他们周氏家族的立足之地??

        其实……

        这个还真是他周云胜见识浅薄了。

        他没见过,不见得就不存在。

        如果这种事情放到他哥哥周云强那里,周云强绝对不会对这种事情持有鄙夷态度,至少,是不会不相信的。因为一种东西,尤其是一种文明或者手艺的传承,能够经过几千年的历史长河的洗礼,必然是有其存在的缘由和价值的。否定了这种传承,就是从某种程度上否定了华夏国的某一段历史,和一些血脉的沿袭。

        他看不起这方面的传承,主要是因为他不懂这个。

        不过……

        现在他却是不能掉以轻心了。

        因为现在楚南显然是已经落在了自己的手上,对方是不可能不知道现在他的处境是非常危险的,所以,他在这个时候,做任何的事情,都绝对是有用的,是为了求生!

        如果这个奇门之术,真的是没有用处,只不过是一些哗众取宠的噱头的话,楚南这种聪明人,不可能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想起来使用他的那奇门之术的!!

        也就是说……

        这奇门之术,真的是有些讲究的,可能之前听到的很多关于这个奇门之术的传闻,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而现在眼下,这个周云胜握在手中的符篆符纸,的的确确是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仿佛上面是被赋予了生命一样。

        现在猴一万也是回答不出来,而且周云胜已经百分之九十以上确定,这个符篆符纸,是和那奇门之术有关了。

        “楚南,这是什么?!”

        周云胜忽然一阵恼火!

        在这个时候,楚南都已经是被自己给握在手中了,竟然还在垂死挣扎的耍花样吗?!太他妈没有觉悟了!!

        说话的功夫,周云胜点燃了一直香烟,打火机冒出一团火焰,似乎是告诉楚南,他是一个火爆脾气,最好不要跟他耍花样。

        而此时,楚南原本是想说些什么,继续兜圈子的,但是看到周云胜掏出打火机竟然是点染了一支香烟,当即就是一顿,心中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哼。”

        紧接着楚南冷哼一声,不予回答,但是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肉疼的感觉,很快,他侧过头去,不再与周云胜对视。

        “哦??”

        周云胜见到这个情况,眉头陡然一挑。

        他终于是发现了楚南露出的破绽!

        “这个东西……很重要吗?”周云胜心中自言自语的道。

        他看着手中的这个画有奇特字符,心中生出一丝得意的感觉。

        楚南刚才无论是受了多少的苦痛,都是敢于和自己肆无忌惮的对视,眼神之中,一点点服输的意思都没有,但是现在,他却是在这个符篆符纸被抢走的时候,眼神中出现了一些不自信的感觉。

        显然,这符篆符纸对于楚南来说,应该是非常重要的。

        “呵呵,不说话?”

        周云胜冷然一笑,手里正巧是有一个打火机,便点燃了打火机,火焰噌噌的燃烧着,他缓缓的将手中的这张符篆符纸,放到了火焰的上面。

        “再问你一遍,这个东西,是不是很重要。——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否则,这符篆符纸,将会泯灭在这团火焰之中!”

        周云胜以为自己是找到了楚南的软肋,把这个符篆符纸当做了楚南的心头肉,于是他打算这样折磨一下楚南。只有这样折磨楚南的心,才能让他有复仇的快感,否则只是单纯的在皮肉伤虐待楚南,让他无法一解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