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596章 傀儡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596章 傀儡

    作品:《神医相师

        孬种。www.lingdiankanshu.com

        虽然这句话表面上听起来,只是一种假设,并不是说他们。

        但是周云胜这话语之中的意思,明显是说他们两个是孬种,这个就是语言的技巧,周云胜这种善于耍心眼的人,当然是很懂得运用这种明朝暗讽的语言技巧的。

        此时此刻,钱志彬和钱森豪两个人的脸色明显变得非常的难堪。

        对于聪明人,就不需要说一些有的没的了,直接是开门见山。

        当然,这里所指的开门见山,并不是说钱志彬和钱森豪要告诉周云胜实话,只是说……他们已经是摆明了自己的立场,干脆就要死口,将自己的立场坚守在楚南这一边。

        “周先生,我不太懂你在说什么。”

        钱志彬轻轻的摇了摇头道:“难道周先生,将我喊过来,是要说这些事情吗?”

        “……”

        周云胜此时此刻已经是全部明白了。

        很显然,钱志彬和钱森豪,现在已经是不站在自己这一边了。他实在是想不通,自己手里同样是我这这个钱志彬和钱森豪的录像和视频,显然,自己是握着他们的把柄和软肋的,但是这两个人怎么就一点都不怕呢?难道他们就不怕身败名裂?拜托,不可能!钱志彬和钱森豪这一对父子,非常的爱面子,而且在钱氏家族之中,可不止是钱志彬和钱森豪一家人,还有其他的派系盯着他们,尤其是出现了这种丑闻的话,那么钱志彬和钱森豪,难道就不害怕会被家族给放弃吗?

        更重要的是……

        周云胜丝毫都无法理解,钱志彬和钱森豪为什么会选择站在楚南那边?这毫无理由啊?如果非要说是为了利益的话,那么现在显然是京海共荣圈更加占据优势?

        或许……

        钱志彬和钱森豪是想要争取更多的利益?

        想通了这一点,同样也很清楚钱志彬和钱森豪的重要性的周云胜,将心中的气愤暂时的压下去,换一种语气说道:“钱先生,你是聪明人,我就直话直说了,如果说,你想要在我们的这个京海共荣圈之中,争取更多的利益的话,可以和我说,这些,都是可以商量的。但是你现在这样不与我坦诚相待的话,让我实在是不理解,因为一旦你不站在我这边的立场上,而我也同样要揭发钱先生你们父子的丑事的话,大家都会很没有面子,两败俱伤的局面,那个楚南和华夏商盟,是非常想看到的,难道你就甘愿牺牲自己和自己友好的盟友,来换取敌人的胜利吗?”

        “……”

        钱志彬紧皱眉头,他现在感觉所有的事情,都非常的虐心,虐的高、潮、迭、起。

        他钱志彬怎么说在京城也是一个人物,而如今却是成了别人手中的傀儡,无法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想法,这感觉非常不爽,但是在这个权衡之下,他很清楚,楚南是已经握着他们父子的生死的,比起名誉和利益,当然是先把自己的小命给保住才是正题!

        不过……

        此时钱森豪却是忍不住了。

        他忽然跳出来说:“父亲!!我忍不住了!!!我们凭什么要受那个楚南的摆布?!周大哥,什么事我都说!”

        “哦?”

        看到钱森豪忽然的反应,周云胜面露微微的喜色,眼神微微一眯,然后问道:“钱公子,有什么苦衷,但说无妨,你要知道,我们始终都是很坚实的盟友,有任何问题,我都可以帮助你们解决,我会用我最大的努力帮助你们摆平的,相信我,我周云胜,说到做到!”

        “森豪!”

        钱志彬很清楚什么叫做世态炎凉,现在他们钱氏父子已经是被放在了一个待人宰割的被动位置和情况之上,周云胜是什么人,他当然是再清楚不过的了,说是会帮自己的吧?这个是有可能,但这都要是在建立在利益之上的,在没有利益的趋势情况下,让周云胜帮自己,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样就会把自己暴露在了一个更加不利的位置了。

        但是这个不争气的孩子,竟然是说漏嘴了。真的是坑爹啊。

        ……最后,没有办法,自己的儿子先乱了阵脚,钱志彬也只好坦白了,但是……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那就是周云胜一定要帮助他们钱氏父子保守秘密,而且要保证他们的病症,会以最快的速度治好。

        在了解了情况之后,周云胜非常的狡猾的说:“紫血罗兰,乾坤医定阁,可是有库存的!哦,确切的说,是极品琼浆!——今天中医大会结束之后,我会立刻吩咐人对钱先生还有钱公子救治!!放心!”

        周云胜说的异常的坚决,但是……他可是在空口说白话,他可没有什么极品琼浆,这些都是他心口胡扯的。但是他很清楚,今天中医大会,必须要稳住钱氏父子,否则的话,一切会变得非常的麻烦!

        但是在中医大会结束之后,那所谓的极品琼浆……

        呵呵,周云胜可不一定会给他们找出来,当然,到时候他们难免会有情绪,那么,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把钱氏父子给想方设法的拖住,或者用另外的一种方法,给安抚一下,最后,钱氏父子一定是会死在那花蝴蝶症以及紫血罗兰的毒性上面,然后,周云胜就会拿钱氏父子的死好好的做一做文章,然后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推到楚南的身上。

        一方面,这也解决了钱氏父子对自己不忠心的隐患问题,另外一边,还能够重创楚南,实在是一箭双雕。

        在周云胜的心中,在非常迅速的时间内,就已经有了这个计划。

        而钱森豪却是浑然不知,不过……钱志彬心中却是一直有所提防,但是提防又能够怎么样呢?——现在,他们已经是被逼到了这种程度,已经是别无选择了,只能是想方设法的走一步算一步。

        如果哪一天钱志彬真的是死翘翘的话,也是他儿子害的,这货,整个就一坑爹货。

        十分钟之后。

        楚南看着钱志彬,钱森豪,以及周云胜,从一个方向重新回到会场大厅,当看到周云胜此时投放过来的眼神的时候,楚南眉头皱了起来。

        这个眼神……是挑衅的意思吗?

        还是说,他这是在故弄玄虚?

        就在楚南心中如此想的时候,伴随着一声大门的响动,中医大会,终于迎来了重头戏。

        “哗哗哗……”

        人群蜂拥而至,门外进来了很多媒体记者,以及那些之前被选出来的典型病患们。

        当然,还有那……姗姗来迟的乾坤医定阁,以及王不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