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595章 察觉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595章 察觉

    作品:《神医相师

        “呵呵,这个就不需要你操心了。www.lingdiankanshu.com”

        楚南笑道:“到时候你只需要上台和大家说出这件事情就好,不要求你知道多少内幕,重点,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的。”

        “现在全京城,甚至是全华夏的人,都知道你是周云胜身边最坚实的合作伙伴之一,但是一旦你捅破了他的丑事,那么,没有人会关心其中的真实性,因为,你作为周云胜最坚实的伙伴之一,你的话,就是真实,周云胜到时候是无力辩解的。”

        …………

        另外一边。

        周云胜一直是注意楚南和钱志彬那边的动向,发现钱志彬和钱森豪两个人的表情明显是变了一次又一次。所以,他不得不多看两眼他们那边的表现。自己这边京海共荣圈的盟友,虽然一个个都被楚南那边的人给主动找寻到聊天,但是最令他注意的,却是钱志彬这边。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钱志彬和钱森豪的表情变化,实在是太丰富了。其实钱志彬还好,在他发现了事态的严重的时候,他越发的注意自己的表情变化,也就是变的愈来愈小心翼翼,这一点,远远观察着的周云胜,当然是注意到了,不过,钱森豪这货就太不会掩饰自己的表情了,那脸上分明就写了清清楚楚三个大字“有猫腻”!!

        周云胜心中默默算着时间,大概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楚南才终于算是和那钱志彬以及钱森豪父子聊完,聊完了之后,钱志彬和钱森豪这一对父子,下意识的看向了周云胜的方向。钱志彬发现周云胜竟然是一直注意着自己这边,他飞速的调整一下思路,收拾一下自己内心的情绪,然后佯装很是自然的跟周云胜抬手打了一个招呼,而后者也是微微的点头。

        倒是那钱森豪……实在是愚蠢的令人发指。

        他竟然在扭过头来,赫然发现周云胜竟然正盯着他们父子的时候,当即面色一僵,紧接着就迅速的躲避开周云胜这直视过来的眼神,但是刚刚躲避开来,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可能是感觉自己这么反应实在是不合适,于是他又回过头来,冲周云胜咧嘴一笑,但这也最多算是皮笑肉不笑级别的。

        这一下,周云胜是百分之百确定了刚才是出现了猫腻。

        而他原本是非常自信,自己的阵营之中的人,是绝对不会被楚南南边的人给说动的,但是现在看来……可不太好说了。

        钱氏父子是周云胜坚实的合作伙伴之中尤为重要的一个,这一点,从李赐明跳起来李氏家族的内斗,然后钱氏父子支持李赐明,紧接着周云胜又力挺钱氏父子这一点看来,钱家在这之中,是起到了一个关键性的纽带作用。所以,周云胜当然是清楚,自己这京海共荣圈之中,这钱氏家族、钱氏父子的重要性的。

        所以,此时周云胜心里很快就开始打鼓了。

        紧接着他又细细的观察了一下,发现楚南在和钱氏父子聊完之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夏月婵等人,也是陆续的结束了和周云胜的盟友聊天的行为,他又看了看其他人的表情反应,显然是非常的自然,轻描淡写,没有丝毫的不对劲。

        于是,他已经将问题的着重点,放在了钱氏父子身上。

        想通了之后,他对自己身边的人打了一个招呼,说是要去洗手间,于是,他缓缓从人群之中离开,然后他在去洗手间的过程之中,迅速的传了一则简讯给了钱志彬和钱森豪,简单四个字“洗手间见”。

        收到短信的钱志彬和钱森豪陡然一愣,紧接着心中就升腾起一丝格外不祥的预感。

        什么叫做流年不利?这就是。

        刚刚被楚南给拿捏了一番,已经是够难受的了,这转眼又要被周云胜给拿捏么?

        心里不爽归心里不爽,钱志彬和钱森豪最终还是来到了洗手间。

        而看到他们尾随着周云胜,陆续离开会场现场的时候,楚南也是眯起了眼睛,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夏月婵此时走到楚南的身边,轻声说道:“楚南,看来……我们的计划,不太好执行了,这个周云胜,看样子是已经发现了什么。”

        “是啊,他显然是发现了,其实咱们看过那些视频,按照周云胜那么贼的性格,他要是说他不知道这件事情,那么我都不相信。他的掌控欲比较强,应该是手里多多少少要握有一些自己的合作伙伴的短处和软肋的,而钱志彬和钱森豪那么精彩的视频录像,他一旦是发现了,肯定是会珍藏起来的。为了有朝一日,可以用来当做是胁迫钱志彬和钱森豪的借口来用。”

        “楚南,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说……这个周云胜,很可能是已经猜到咱们也同样掌握了钱志彬和钱森豪父子的软肋。只不过,我与周云胜所知道的,表面上想同,但内容,却不同。如果周云胜看到那视频录像的话,顶多是知道这么一个丑闻,哦,当然了,如果是京海医馆的人给他参谋一番的话,从那视频录像之中,看出来钱志彬和钱森豪被传染了花蝴蝶症,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他却不知道钱志彬和钱森豪暗中派人去偷盗紫血罗兰,并且自作自受的中了剧毒的事情。”

        顿了顿,楚南一只手缓缓的摸索着下巴,说一边若有所思的道:“也就是说,周云胜最多是觉得钱志彬和钱森豪的情况不妙,但……却不知道,他们因为误食了紫血罗兰的提取原液,而最多剩下不足一周的性命。”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即便是周云胜发现了猫腻,找寻钱志彬和钱森豪说道,哪怕是威胁他们,他们也不会选择向周云胜妥协的,因为,周云胜握着的,是他们的声誉,而你手里握着的,则是他们的性命。”夏月婵终于是明白了楚南话语之中的含义,眼神之中渐渐地浮现出一丝笑意,说真的,楚南如今对于局势的把握,还有对于细节的分析,真是的越来越到位了,在之前,就连她甚至是都没有太过具体的察觉到这一点。

        …………

        与此同时。

        另外一边。

        厕所门口。

        周云胜用自己惯常以往的那种有些自以为是的方式对钱志彬还有钱森豪说道:“我知道楚南和你们说了什么,但是这个时候,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们。那些视频录像,并不是只有楚南手里有,我也有,很多人都有,如果你们选择妥协了,那么……是不是以后全世界的人都可以随你拿捏钱先生和钱公子了?我认为,做人,什么都可以当,就是不可以当孬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