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582章 计划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582章 计划

    作品:《神医相师

        有些时候,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些奇特的想法,而有意思的是,当事人自己却是不知道。www.lingdiankanshu.com

        比如此时的夏月婵,也是非常不理解自己心中那突如其来的醋劲儿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退一万步说,假如说夏月婵和楚南就算真的是男女朋友的关系,那楚南刚才也不过是伸手摸了一下电脑屏幕里面的女人,又不是真实的,她也不需要有那种反应吧??就算是男女朋友之间的吃醋,也应该是建立在真实的异性身上,而这虚拟的画面,根本就不代表什么,脑子抽什么风呢!

        过去的夏月婵,就是非常的不理解那些恋爱中的女人,做出的一种种在她看来令人无法理解的事情。比如有些女孩子会在恋爱之后慢慢变得丧失了理智,做一些有些愚蠢的事情,比如因为恋人莫名其妙的发火,生气,或者自己一个人偷偷躲在被窝里面哭泣。

        在她的观念里认为,这些女人真的是太不自立了,为什么会因为一个男人就会这样不冷静呢?

        她认为,那些因为男人哭的女人,首先这个男人惹她哭了,那么首先这个人就是不值得她哭的。这个道理想通了之后,根本就没有哭泣的必要不是么?

        但是,道理归道理,现实归现实,现实生活中,一旦是沉溺在感情和恋爱之中的人,是会变的情绪化的,大道理,有些时候在用在这里是丝毫没有意义的。恋爱不只是让人盲目,甚至是会让人变得脑残,这一句话,一点都不假。就比如夏月婵,就感觉自己刚才的行为,就实在是有些脑残,虽然……她和楚南并不是什么男女关系。

        “月婵姐,怎么了?”

        楚南愣了一下,他可没有想那么多,就是不知道夏月婵刚才为什么忽然拍打了一下他的手臂。他可无法想象,刚才夏月婵是一不小心心中生出了一丝醋劲儿,而忽然搞了这么一下。如果他知道的话,恐怕他会觉得太阳明天就会从东西南北中各升起一颗。

        “哦,没事。”

        夏月婵刚才只是一时的失态,当意识到自己刚才不小心流露出来的小动作和小心思的时候,她也是很是不好意思,脸红这一点,倒是比较容易掩饰,毕竟,是看了这么一个劲爆的视频录像嘛。

        “咳咳。”

        清了清嗓子,夏月婵将话题转移开来,然后将谈话的着重点放在了正事儿上。

        “楚南,你确定这个视频不是伪造的?”

        “当然,我可以百分之百的保证,不是伪造的。”其实楚南最多也就是根据观察视频而判断其真实性的。但是为什么他不找专业的人士对这个视频验证之前,就敢说的这么肯定呢?

        就是因为之前他为这一次的李氏家族内斗以及其所延伸出来的战斗做的一次伏笔。

        就是那块儿假借其实已经是不存在的古寻草的手,给到钱志彬手里的那个玉锁来判断的。

        其实之前他一直都很疑惑,为什么自己的玉锁,注入其中了那么多的煞气,甚至是还设定了一个那么不祥和的小阵法加持其中,而钱志彬却一直都是安然无恙呢?他甚至是一直怀疑,是不是在钱志彬的身边,还有一个懂得奇门之术的高人,发现了那玉锁之中的猫腻,从而给化解掉了呢?

        之前,楚南甚至是一度不在这方面报什么希望了。

        而今天,楚南才终于是松了一口气,那一块儿玉锁,总算是姗姗来迟的发挥了其作用了。

        而且这个报应,来的也的确够狠,够劲儿,不只是钱志彬遭殃了,就连他的儿子钱森豪,也是没有能够幸免,重要的是这一次还是用了这么一个如此折磨人的花蝴蝶症来折磨他们,实在是喜闻乐见啊。

        “好,我相信你,但是……你准备怎么办?”

        “你看到这个蝴蝶斑了吗?”

        楚南再次将手指指向了这个视频录像之中的女人下身的那一块儿看上去有些刺眼的蝴蝶斑印记。

        “看到了。”

        夏月婵注意到楚南这一次指点的时候,并没有将手指放在屏幕之上,也许……他是长记性了,害怕夏月婵再忽然脑袋抽风拍打一下?

        有些尴尬的顿了顿,夏月婵继续问道:“这个蝴蝶斑印记到底是什么?”

        楚南笑道:“花蝴蝶症。”

        “花蝴蝶症?这是什么病症?没有听说过。——难道,是性、病的一种?”夏月婵的感官还算是比较敏锐的,她猜想,如果楚南所指的这个病症,能够影响到钱志彬和钱森豪的话,那么显然结合这个视频录像的内容,是可以推断出这个花蝴蝶症的定义的。

        “是的。”

        楚南笑道:“还是月婵姐聪明。——不过这个花蝴蝶症,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大家所理解的常见性、病的一种,这个病症,非常的棘手呢。”

        然后,楚南用尽可能简单而有直白易懂的话语,解释了一下这个花蝴蝶症的特性。

        “嗯?竟然是还有这种病症,在女性的身上,并没有太过于恶劣的影响,但是如果传染到男性的身上的话,却是会引起生命危险吗?”

        “是的。”楚南点了点头:“而且,这个病症十分的难治,说句难听的话,在没有神奇的药物的帮助之下,就算是诸如灵药林和乾坤医定阁这样的传统中医世家都不一定有太过于有效的医治手段的。而就算是放在我的手上,恐怕也是要花费很大的力气,需要那极品琼浆是显然的,甚至是还要搭配上一些天山雪莲的提取原液,另外,还需要搭配上我们楚门祖传的那一套针灸秘术。”

        “听你说出这些……我想,我已经隐隐猜测到,你明天打算怎么办了。”

        夏月婵莞尔一笑,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好看,由于刚才她俏颜上的那一抹红晕,还没有褪去,所以,楚南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眼神中好不保留的显露出一种欣赏的感觉。

        “楚南,你这么一直盯着一个女人看,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哦。”夏月婵此时也是微笑着开了一个玩笑。

        楚南呵呵一笑:“哈哈,反正是自己人,让我多看两眼也没什么嘛?再说了,月婵姐你本来笑起来就是这么好看,平常你又不怎么喜欢笑,我怕我不抓紧时间看几眼的话,以后不知道会有多少机会呢。”

        “油嘴滑舌。”

        夏月婵再次微微抿嘴一笑,一只纤纤细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红唇之上,这幅姿态,更加的美丽诱人,而她的语气,听上去似乎还有一些娇嗔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