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515章 关键角色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515章 关键角色

    作品:《神医相师

        古晨风。www.lingdiankanshu.com

        这是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不过却没有任何的特殊含义,是楚南现编的。

        重点是,姓,必须是“古”,因为古寻草告诉了楚南,他们古氏一门的人,全都是姓古,一旦进入古氏一门,便就是古氏家族的人,当然要跟随族门的姓氏。

        “是的先生!!”

        演员哥非常兴奋的点了点头,接过那摸上去似乎是有些诡异感觉的玉器,他问道:“我什么时候动身出发?”

        “如果你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

        楚南说道:“不过你要记住,我们这是商业竞争,这是一种竞争手段,你千万不能搞砸,否则,会害得我们损失惨重,到时候,就算是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将你给抓回来好好招待一番的!”

        这个演员不是自己的亲信,楚南归根究底也是不放心,但是实在是没有办法,现在是关键时期,自己身边的亲信,钱氏家族一定是在一番调查之后,了如指掌,只好找这种人。

        所以,他必须要撂一些狠话,对方是看得出来他楚南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的,所以,他要是想活命,就必须不能搞砸!

        “我明白!明白!”

        …………

        两个钟头之后。

        演员哥怀着一个亢奋的心情来到了钱志彬的豪宅之外。

        他现在亢奋的心情,主要是源自于两个方面,第一,就是楚南要给他的那两百万,虽然如今这两百万对于一些京城的拥有房产的家户来说,不算是什么了,但是……对于他这种北漂一族,纯粹靠跑龙套吃饭的执着演员,两百万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所以,他不可能不亢奋。

        而更加令他亢奋的是,自己赚取两百万的同时,还能够过足一把演戏的瘾。

        “真的很刺激啊,这种用自己的生命去演戏的感觉,真是令人兴奋!!——这让我想起了周先生的那部电影。表演失败了,就意味着死亡!哈哈。”

        演员哥此时穿着一身布衣,这件衣服,是楚南按照古寻草的穿衣风格让人定做的一套。

        穿着这身行头,这位演员哥迅速的入戏了。

        有那玉锁在手,而且这个演员哥报出了自己的来头,自然是轻轻松松通过了安保人员的把关。

        来到钱志彬的书房,演员哥显得非常敞亮的,三两步走到沙发上坐下来。

        然后缓缓的掏出来玉锁,随手把玩着。

        钱志彬看眼前这个家伙也不说话,于是他存不住气了,主动说道:“是古晨风先生,对吧?——你好,我是钱志彬。不知道为什么,古寻草先生没有来?”

        “我师父有事离开华夏一段时间,走的时候比较仓促,想起来这玉锁还没有交给你,便吩咐我来将这玉锁亲手交到钱先生的手中。”

        演员哥举手投足之间的表现力还挺足,他似笑非笑的摆了摆手,然后站起身来,将这玉锁放在了钱志彬的面前。

        “钱先生,这玉锁是养人的玉器,经过我师父的一番浸养之后,里面有着能够庇护你气运的宝贵的势。所以,最好不要离身,可以的话,你最好现在就戴上吧。玉养人,人养玉,这是一个亲密的过程。”

        钱志彬闻言缓缓的将这个玉锁端详在自己的眼前,他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转念看了演员哥一会儿,他的眼神之中,闪烁出了一丝狐疑。

        这个狐疑的眼神,让演员哥心里直接一个咯噔,但是专业的演员,不愧是专业的演员,他一旦入戏,就已经认定自己是那个角色,而不是演员。

        他只要明白,自己是古晨风,那么一切都不需要怕了。

        “当然,你可以选择不戴在身上,我师父也不是逼迫钱先生你怎么样,这个完全是交给你把握的。我师父只是感觉,现在你们正处于关键时期,气运非常的重要,有的时候,与对手的竞争,实力固然重要,但是运气也往往是一方面重要的因素,不是么?”

        演员哥,哦,或者说“古晨风”,他此时用一个有些痞里痞气的眼神队钱志彬眨巴了一下。

        钱志彬皱了皱眉头,他总是感觉此时和这个古晨风说话的感觉怪怪的。

        虽然看上去他的行头和古寻草非常相似,但是……他身上的那种气势或者说是气质,和古寻草相比,真的是相差甚远,完全是两种气场的感觉。

        不过也有可能是这个古晨风的功力不够的原因,毕竟,他是古寻草的徒弟,不可能奢望他有可以堪比古寻草的实力和气势。

        钱志彬就是感觉这个古晨风出现的太过于突兀,但是那古寻草行踪诡秘,身上的很多事情,钱志彬知之甚少,也无法妄下判断,天知道那个古寻草手底下有几个徒弟呢!

        “好,我就暂时收下了,不过我很想问……之前古先生为什么没有向我提起你呢?”

        钱志彬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对于这个问题,演员哥早有准备,他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师父甚至是都没有给你提起过他有多少个徒弟吧?”

        “没有。”钱志彬微微摇头。

        “我师父,一共有七个内门弟子,十五个外门弟子,还有三十三个记名弟子。”

        “这么多?”钱志彬这句话反问的很没有营养,他的这种身份,以及他的处事风格,很少会说出这种毫无营养的话,但是他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看看这个古晨风的反应。

        但是对方表现的却是非常的自然。

        “是的,就是这么多。”

        “那么……冒昧问一句,你是……”

        “我是那三十三名记名弟子之中的一个。”

        “……”

        “怎么?钱先生是不是忽然就感觉我这种身份来和你说话,实在是不够资格了?”

        “哦,当然不会这么想。”这句话说得是多么的不走心。

        “呵呵,无所谓的钱先生,我们奇门之人,不在乎这些名利。或者说,是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的。而我师父的目的,不也从来都没有提起过什么报酬之类的吗?我们行事的原则和目的,可能你也无法理解。所以,还是那句话,你无论信不信我,我都不在意,这玉佩你到底戴不戴,我也不在意。当然,我师父也不会在意。不过我师父的目的是想赢,你的目的也是想赢,这一点你们达成了共识,所以,如果可以合作一些的话,我想对谁都好。”

        稍稍顿了顿,演员哥将早已经被的滚瓜烂熟的台词赋予了一种特殊的味道,显得很自然的说:“当然,你如果合作一些的话,我师父也会更满意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