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511章 杀你,或者折磨你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511章 杀你,或者折磨你

    作品:《神医相师

        有些人傻逼。www.lingdiankanshu.com

        不能不让人说。

        比如这个古寻草,这货现在整个就是一个典型的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懦夫。

        “嘭!!”

        狠狠的一拳,太行上去就将这个古寻草给直接击昏。

        楚南给太行吩咐了,要让他带回去活的,所以,太行按照楚南的吩咐照做就行,根本不需要关心其他的。

        这一战,虽然仅仅一个照面就迅速的分出了胜负,但是太行还是很清楚的,如果不是楚南给他的那个传家的玉佩的话,恐怕他也是要中招的,虽然不至于会失败,但是极有可能是两败俱伤的下场。

        “楚先生说的没错,这奇门之术,真是太邪乎了!以后我一定要小心这方面的人,不然的话,不小心着了对方的道,那么对方就算是一个只有气境实力的人物,自己这边儿也是有可能阴沟里翻船的。”

        从酒店里迅速的出来,太行自然是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总之是躲避开了所有闲杂人等的耳目。

        然后,他开着车,带着这个已经进入昏迷之中的古寻草,一路奔往了赵子鸿的宅子那边。

        …………

        一个钟头之后。

        古寻草慢悠悠的睁开双眼。

        而他此时,已经处在了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之中,周围都是一些闻上去味道怪怪的发霉的杂物。

        昏暗的光线之下,一个他看着很面熟的男人,肩膀上缠着纱布,坐在椅子上,翘着一条腿,手中还在把玩着一张书写着奇特文字的符篆。

        这个,当然是从古寻草的身上搜寻出来的了。

        “你醒了?”

        这个肩膀上缠着纱布的楚南,咧着嘴笑呵呵的道:“真的很抱歉啊,由于最近我的事情比较多,所以也没有好好的帮你安排一下,委屈你在这里和我聊聊了。”

        有一句话说得很好。

        落入猎人手中的,无论是多么凶猛的野兽,只要是你落入了,那么你就没有一点点的说话的权利,因为,猎物始终是猎物,落入猎人手中之后,就算是一头凶猛的老虎,那也是和一只受伤的小白兔毫无区别。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厉害!厉害!!”

        古寻草抬起头看到楚南此时眯着眼睛咧嘴笑呵呵的模样,他心中的愤怒已经以最快的速度燃烧起来,忍着身上的疼痛,他疯狂的笑着,他身上被绳索捆绑住,其实就算是对他不捆绑,他也是无法做出任何动作,这种落到人家手中,被当做是一头可怜的待宰羔羊对待的感觉,实在是令他生不如死。

        但是……

        他没有自我了断的勇气!

        尽管他很清楚自己生存下去的概率很小,但是……他心想着楚南既然还留着自己,恐怕是还有其他的事情要问自己,或者说自己对于他来说,还很有用。

        所以,他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他心想只要自己能够活下来,那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他心中狠狠的咬牙暗暗道:“妈的!楚南!你他妈最好是别让我活着离开!否则的话,我让你后悔自己活在这个世上!!”

        这些心中愤怒的话语,他当然是不敢说出来了。

        但是……

        他的愤怒,却是清清楚楚的写在自己的双眼之中。

        “我厉不厉害,这个不需要你说,我只知道,我的肩膀,是你所伤,如果不是我命大逃过一劫,现在恐怕我的尸体也已经是冰冷了。——相比较你而言,你看,我是不是就仁慈的多?我留了你的性命,并没有杀了你。”

        楚南微微笑道,脸上的表情,根本就看不出来他的喜怒。

        而在与楚南对话的时候,古寻草奋力的想要从楚南的眼神之中看出来一些想法思路,可惜……他看不透。

        “要杀就杀,不要废话,你以为我会怕你?”

        古寻草这个时候竟然开始硬气起来。

        楚南看人很准,他看到了古寻草刚才醒过来的时候,眼神中瞬间闪过的那一丝侥幸。——两个人都是聪明人,楚南很清楚这个家伙心里是怎么想的,所以,他也不急,而是缓缓的道:“当然,理论上来说,你的确是需要怕我,因为我虽然可能不会杀你,但我可以折磨你。你明白吗?”

        “哼!”古寻草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楚南继续说道:“夏月婵,唐心,都是我很重要的人,你先是险些把她们给杀死,然后,你又想置我于死地。你我都很清楚,留下隐患,将会后患无穷的道理,所以,我可以坦白告诉你,我现在不杀你,不代表之后不杀你。我现在之所以还留着你一条性命,就是想知道一些事情,如果你可以老老实实合作告诉我的话,我可以让你免去受罪。”

        “哈哈!!去死吧楚南!!你***以为你自己身边有几个高手就牛逼了!?!——那是因为你还不知道我们古氏一门的恐怖之处!!如果我师父知道我死在你的手里了,那么我们古氏一门的报复,将会是你无法想象得到的!!哈哈!!杀死我吧!!快!!杀死我!!***杂种楚南!!”

        古寻草终于是沉不住气来,再次疯狂的笑起来,对这楚南面目狰狞的嗷嗷直叫。

        而相对比于古寻草,楚南依旧是那副不急不慢的样子,他笑呵呵的缓缓道:“你看,你自己不就是主动将话题给带出来了?——对,我就是要问你古氏一门的事情,还有,你们古氏一门的符篆,到底是从何而来,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法门。哦,对了,你似乎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估计死在你手中的人,已经不少了吧?——希望你可以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们古氏一门,是不是有某些特殊的手段,可以逃脱天地因果的罪罚报应?”

        听到楚南这番话,古寻草面色虽然狰狞,但是脑子却是飞速运转,他忽然哈哈大笑:“哈哈!原来你不敢杀我,你是怕遭报应啊!!哈哈,做梦!!我不可能告诉你的!!”

        楚南皱了皱眉头。

        然后,他叹了一口气,轻轻摇头。

        “这是你逼我的。”

        说着,楚南缓缓扬起手中的锤头,然后说道:“我这个人一心向善,但是很无奈总是有人来不厌其烦的招惹我。所以,对于我的敌人,我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你说我怕了?的确,我也怕作恶太多会遭报应,所以,我往往是会量力而行,比如,废掉你一只手,应该不算是太作恶吧?”

        话音未落,楚南狠狠的将锤头挥打下来,“嘭!!”的一声,狠狠的砸在了古寻草的右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