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500章 询问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500章 询问

    作品:《神医相师

        他奋力走到了一处比较僻静的地方。www.lingdiankanshu.com

        然后悄然坐下,稍作休息。

        今天晚上的月光非常朦胧,他的精气神也是严重受损,所以,要等待下一个月圆之夜好好的对自己的身体进行调养一下的话,恐怕是要等待将近一个月之久了,而一个月的功夫,也差不多可以依靠外力回复自己的精力。

        这让古寻草感觉到非常的不爽。

        明明今天都已经快要将那夏月婵得到手心了,结果却是横生出那种意外。

        现在自己已经明显状态不行,而那个楚南却是没有花费丝毫的气力!

        “妈的,这一次,真是失算,看来这楚南的身边,可能还围绕着不少的能人异士。之前师傅让我来查探一下这楚南,并不让我正面与他接触,恐怕是早就猜测到如果我一旦与楚南发生纷争的话,恐有变数!师傅不愧是师傅,永远都比我看的远得多!也许,这一次换做是我的那几位师兄中任何一个人来,也会比我的行动效率高吧!”

        古寻草深深的吞吐气息,然后掏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散发着一丝淡淡的诡异的暗芒,他伸手在上面不停的婆娑,指尖在这黑乎乎的东西上面,似乎是在书写着什么,渐渐的,他身上和身边周围,似乎就隐隐凝结起一种令人感觉很是反感和不适的气氛,但是这种气氛之下,他似乎呼吸越发的平稳,面色也是越来越恢复了正常。

        “但是,难道就让我这样无功而返?!——不可能的,这个场子,我必须亲自找回来!否则回去之后,只会被师傅责怪我没有用处!那几位师哥,恐怕更加会嘲笑我!”

        古寻草一边进行着某种奇怪的行为,一边心中不停的思索着。

        “冷静下来,仔细分析一下局势。现在显然我在有些萎靡的状态之下,再去选择单枪匹马和楚南面对面是不现实的,而我现在凭借自己的一己之力,想要将他身边的女人给挟持住,也是不可能的,只要还有那个厉害的女人的存在,我的这个构想根本就是空谈。——做人,不能逞强,这个时候,我既然想要找回场子,就不得不结合实际。看来,我需要再次将重点放在钱氏家族和李赐明的身上!他们这些人,自然是他们的一套规则。我只需要动动嘴皮子,然后将我的计划交给他们去做,应该就可以了。”

        心中尽快的打定了主意,古寻草眯起眼睛,然后进入了绝对的安静。

        这种安静的氛围十分的诡异。

        看得出来,他身上所修习的某种奇门之术,是偏于邪乎的那种。

        而楚南作为同样的奇门之术的研习之人,显然是比他要正气的多了。

        …………

        “醒了?”

        唐心和夏月婵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睁开了双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她们连苏醒都仿佛是商量好了一般。

        醒来之后,她们便看到楚南已经端着两杯温热的茶水走来。

        “来,慢点儿坐起来。”

        楚南下意识的就选择先走到了夏月婵的身边,然后将她给抱在怀中,将茶杯递到她已经恢复了血色的红唇边上。

        轻抿了几口热茶,夏月婵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楚南却是已经将她缓缓放下,走到了另外一边,用同样的动作将唐心给扶起来。

        楚南感觉很奇怪,唐心明明是身上带着伤势,按说起来之后,这萎靡的状态要比夏月婵明显,但是却没有想到,她的精神状态恢复的竟然比夏月婵更快。

        也许,是夏月婵之前中了那种诡异的奇门之术的缘故?

        又或者说……是唐心本来就是一个练过一些拳脚功夫的女人,所以她的身体素质要比夏月婵好?

        在确定了两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渐渐的苏醒过来之后,楚南便显得有些严肃的说道:“月婵姐,唐心……告诉我,你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心和夏月婵相视了一眼,这种事情,实话实说就好。

        当然,夏月婵当然是要省略去自己要去算命的真正目的。而唐心抢先将话茬给接了过去,用夏月婵去算一算事业的借口搪塞了过去,然后就说出了所发生的事情。

        “……为什么……不找我?”

        楚南面色露出了一丝不悦,这种不悦之中,明显是还带着一丝担忧。

        他不悦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这个风水相师是现成的,而他实在是搞不懂,夏月婵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去找那个什么所谓的王阿婆。

        “楚南,你不要怪月婵姐。——月婵姐也是看你最近忙乎的事情太多,不想让你分心太累,所以才会去找那个王阿婆的,而且……这个王阿婆也是我给月婵姐介绍的。说真的,那个王阿婆倒也是比较准,我之前的星途就是她给我算计的。其实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很正常,只是……我们都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遭遇了那个奇怪的叫什么古……古……”

        唐心说着,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那个家伙。

        楚南补充道:“古寻草。”

        “对,是古寻草!他口口声声说什么小看了他古氏一门什么的,那个家伙,我们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他的手段好像是非常厉害,他就将一张黄纸朝月婵姐那么一丢,然后月婵姐直接就进入了昏迷!”

        “那个……是符篆!”楚南面色凝重!

        他现在终于知道那个家伙是靠什么将夏月蝉弄昏的了,他说那股煞气什么会那么浓烈,原来是附着上去了符篆文字的力量!

        “符篆?”

        夏月婵秀眉微蹙,她现在回忆起之前自己被一下弄昏时候的感觉,仍然是心有余悸。

        那张黄纸,当时从古寻草的手中丢来的时候,玉佩已经碎掉的夏月婵,感觉到眼前就如同一座大山一般沉重的朝自己压了过来……哦,不,确切的说,更像是来自于地狱的血海刀山,沉重之中,还带着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惊惧感,那一刻,夏月婵没由来的感觉自己瞬间就毛骨悚然,而紧接着根本不给她反应的机会,她就忽然感觉自己的脑海中一阵晕眩,便昏迷了过去,昏迷的那一瞬间,她仿佛是在意识之中看到自己朝深渊地狱深深的跌落下去,那种深深的绝望感,现在想起来,仍然是那般恐怖。

        而这一次,也是夏月婵第一次……如此正面的见识到了一直被楚南描述的非常玄乎的奇门之术的真正可怕之处!

        “月婵姐,这些先不提。告诉我,救你的那个人,你见到是谁了吗?”楚南问道。

        夏月婵闻言一阵疑惑,皱眉问道:“楚南……难道不是你救了我们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