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92章 上套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92章 上套

    作品:《神医相师

        这两个人,正是唐心和夏月婵。www.lingdiankanshu.com

        经过一番长途跋涉之后,她们两个总算是摸到了这里来。

        但是来到这里之后,唐心首先感觉到很是奇怪。

        “咦?”

        眨巴了一下眼睛,唐心的一双大长腿摇摆着朝前方走去,然后左顾右盼看了看,感觉很是不对劲,扭身对夏月婵说道:“奇怪啊月婵姐,每个月的七日,十七日和二十七日,这里都是停放着很多车辆的。就算是有些人没有预约成功,也都会陪同前来,跟着凑凑热闹,今天怎么会连一个人都没有呢。”

        听到唐心这番话,夏月婵眉头微微一皱,她一向淡定的眼神,细不可查的闪烁了一下。

        “小心,不会是今天我们来错了吧?”

        “不会啊,之前明明还打电话联系了来着。”

        唐心轻轻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上去一把拉住夏月蝉的手:“哎呀不管了,月婵姐,今天好不容易来了,就去看看吧,我猜测可能是咱们来的比较晚,所以那些人已经走了吧。”

        “……”

        夏月婵微微点了点头,便和唐心一起走了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一来到这里,夏月婵就感觉很是不舒服,心里面老是感觉发毛。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她也不愿意再去想那么多,一会儿进去看看那个王阿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吧。

        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夏月婵心想可能是自己不适应吧。

        …………

        “行了,你问吧。”

        眼前的这个王阿婆,在一番撒米焚沙之后,终于是开始步入正题。

        刚才这王阿婆的一系列行为,在夏月婵看来也的确是有些可笑,这个差不多六十岁左右的老阿嬷,刚才看上去完全就和电影里面的神婆没有什么两样,她真的很怀疑今天来这里找她看命,到底靠不靠谱。

        “我……想问一问我的姻缘。”

        唐心在外面等着,所以,现在坐在这里的,只有夏月婵和这个王阿婆,她便直接开口问了。

        “哦?姻缘?”

        王阿婆是有命在身,所以,她这一次根本就没有好好的给夏月婵算命,连八字都没有排,干脆就信口胡扯起来。毕竟,她的目的又不是真的要帮助夏月婵,而是要想方设法将自己手中的那个穷奇玉佩给“推销”出去。

        “嗯……小姑娘,看得出来,你已经不是一个处子之身了吧?”

        这个倒是说得很准,毕竟,王阿婆也是见惯了形形**的人,对于是否处子之身的女人,她的眼力,还是很毒辣的。更何况……开玩笑,现在这个社会,别说是像眼前夏月婵这个年纪的美得令人窒息的美女了,就连一些初中生女孩都已经早早的失去了贞洁,所以,就算这句话是蒙的,那也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不会错误!

        “是的。”

        夏月婵并没有表现出来惊讶,她也不认为这王阿婆说了这个就算神准了。

        毕竟,这么点儿询问的小门道和小技巧,也不算什么。

        “你的那个他,已经出现了。”

        听到这里,夏月婵依旧淡定。——这个套路,没什么惊奇的。因为无论这个人是否已经出现,算命的这么说,都没错。如果当事人说“我不知道啊”,算命的就会说“是的,他就在你身边,只不过你还没有注意到”。然后只要你跟着回答了,算命的往往就会顺着你话语中的意思,继续跟着往下套。

        所以……

        就在这么一问一答差不多七八分钟之后。

        夏月婵终于算是失去了耐心。

        她面无表情的轻轻摆了摆手,打断了那依然在侃侃而谈的王阿婆,说道:“谢谢阿婆,香火钱刚才进来的时候就已经交付过了,告辞。”

        她心中很是失望,今天放下了手头那么多的事儿,就是想来问问自己和楚南以后到底会有什么发展,结果却碰到了这么一个神婆骗子,根本是毫无本事,信口雌黄。

        不过这个倒也是不出她的所料,在来之前,她其实已经做好这个无功而返的心理准备了。

        此时此刻,看到夏月婵要走,这个王阿婆心中就是一急……

        其实她之所以不好好的给夏月婵算,就是担心会了解了对方的命运之后,狠不下心坑害她。现在眼看要忽悠不住了,她又不敢将夏月婵放走,万一惹得那位古寻草前辈生气了,就不好了!于是,她深吸了一口气,故意显得有些神秘的按照之前古寻草教给她的说辞,喊住了夏月婵。

        “小姑娘,其实不是老太婆我不说……只是那个姓楚的小子,命里注定和你有孽缘啊。老婆子刚才我不好好的与你说道,就是因为你们之间的事情,未来注定会太过复杂,说得太多,老婆子我担心会有不好的影响啊。”

        “……”

        沉默了一下,夏月婵刚刚站起来的娇躯陡然僵住!!

        她前一步都已经踏出去了,但是此时却收了回来。

        姓……姓楚的小子??

        刚才这个神婆……说出了楚南的姓氏了吗??

        这算命的……难道真的有这么神?!

        自己可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提过,自己心中念及的那个男人,就是楚南!

        就算是这个神婆提前做准备,去调查自己,然后掌握到自己的资料,也无法联想到楚南!更何况,今天夏月婵才临时决定来算命的,来之前,这个王阿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

        也就是说……

        这个王阿婆……真的是一个神算子?!

        “阿婆……你说孽缘,是什么意思??”

        夏月婵当即便坐下身来,刚才自己那漠不关心的态度,已经完全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紧张感和不安,当然……眼神之中还闪烁着一种无尽的期待。

        “孽缘……唉,这个不说也罢。”

        王阿婆看到这夏月婵上套了,便开始端起架子,神神秘秘的卖关子。

        “阿婆……请您指点。至于酬劳……哦,我是说,香火费……我一定会多多注意的。”夏月婵说道。

        王阿婆摇了摇头说:“不是阿婆我不说。只是……我担心你知道真相之后,会想不开啊。”

        “阿婆,您是什么意思?”

        “姑娘,我问你,如果你和你心爱的人之间,必须要死一个人,你会希望死的是自己,还是对方?”

        王阿婆这句话直接将夏月婵问愣了。

        这种问题,夏月婵可从来都没有思考过,但是,在沉吟了一下之后,夏月婵脸上忽然挂起了一丝苦笑。

        说起来,自己就算是现在要死的话,又能怎样?

        自己是一个没有未来的女人,东海市周氏家族的婚约还在那里压着,自己和家人的关系也是疏远的太过陌生,她甚至都不敢面对未来的自己。

        所以,如果非要说,自己和楚南必须死一个的话,她真的希望,死的那个是自己,而不是楚南。因为……她和楚南不一样,她是一个没有未来的女人,而楚南,是一个永远活在未来的男人。

        沉默了大概十秒钟之后,夏月婵认真的说道:“我希望……死的那个人,是我。”

        “姑娘,爱情真的很伟大啊。”

        王阿婆看到夏月婵如此动情和认真,她忽然有些于心不忍,但是心中对于古寻草太过忌惮,却不敢想其他的,迟疑了一下,还是从身上掏出了那枚“穷奇玉佩”。

        “既然如此,这枚玉佩,你就戴在身上吧。”

        PS: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