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神医相师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89章 算计的门道
  • 第一卷【奇葩青年欢乐多】 第489章 算计的门道

    作品:《神医相师

        这个例外不多,但的确是出现过。www.lingdiankanshu.com

        虽然算命这方面,很少有人提钱,一般都是称之为“香火费”,但……有的时候,“香火费”充足的话,是可以让这个王阿婆破例的。

        譬如之前就有一次这样的事情,一个海归富商来算命,当时在预约的时候,王阿婆一看他就说八字当月犯冲,不能算,算了会要命。

        后来那个富商不惜下重金来讨好这王阿婆,说月底要去谈一笔大生意,如果失败了,就会倾家荡产,所以一口咬定在那个月月底之前,就必须算清楚。——于是,后来经过一番协商之后,那王阿婆便从富商那里收了一大笔钱,命人修了几尊大铜像,让富商吩咐人将那几尊大铜像运往了那个富商的老家祖坟后面的那条长河,几尊大铜像直接丢入河底,后来又折腾了一段时日,才终于说是破除了煞性,可以算了。

        后来那王阿婆给那富商掐指一算,还真让这个富商在月底的那次谈判,来了一个绝地反击,大获全胜,一跃成为了海归富商之中的佼佼者。

        最后那个富商很是感谢,非得要投资重新修建一下这个庙宇,却是被这个王阿婆给一口回绝了。那个富商当时就感觉很是诧异和费解,毕竟,之前给自己破例算命,不也是因为给钱给的多吗?怎么后来主动送钱了,又不要了?

        后来那王阿婆告诉富商,说她之前要钱,一分没要,那都是香火钱,烧钱坐铜像是为了帮富商破煞之用,收的钱也越多,破的煞就越厉害。换句话说,王阿婆给他要的钱,并不是占为己有,而是帮助他而已。

        这个事情很快就传开了,人们说王阿婆是个不收钱,好好为人们做好事的活菩萨之类的。

        也就是从那之后……这个王阿婆的名气,才算是更加的响亮和鼎沸了。

        实际上,收香火钱的确是有这么一个说法,但是说算命的人一分不要,那就有些虚假了。一分不要的话,他们也犯不着冒着逆天而行的风险给大家算命,所以,很多钱,当然也是落入她私人的口袋了,只不过她需要一个油盐不进的形象,富贵不得显摆,否则的话,就会显得她贪得荣华了。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人家冒着风险给人算命,以后说不定哪天就遭受天前早早翘辫子咯儿屁了,还不让人家有生之年多赚点儿钱是怎的?何况人家算命也懂规矩,走的是“月分三期,期期七”的算命套路,分寸把握的很好,这种算命的人,懂得把握规则,懂得钻天理的空子,所以,人家靠的也是真本事赚钱吃饭,没什么不妥的。

        在这个行当里,这种人物,其实也不少。

        像王阿婆这种干出来名气的,在华夏国,倒是不多。但是……在海外,却是有不少啊。

        亚洲,欧洲,美洲,各个大陆都有一些懂得华夏国奇门之术的高人,大兴庙宇,布告天下,享受名利的算命。完了之后还不遭受天谴,每天过的非常滋润,甚至是深受爱戴,一些地方的高人,还被当地人称之为真正的“活神仙”。这种大人物其实愿意去了解,还是能够找到好几个名声比较响亮的,比如某个亚洲国家的某位什么王先生。

        这种事情,信则有,不信则无,心诚则灵。

        有些时候这些算命的高人,不见得真的就能说一些直白的话语,他们大多数是告诉你,以后该怎么怎么样,比如说要注意自己的脾气,比如说让你少接近美色,比如说让你选择进入哪个行业。

        而最后,这些获得成功的人,往往就会感觉这位高人指点的厉害啊,然后就感恩戴德的去年年拜访这位高人。后来得到他指点之后便成功的大人物们,变得越来越多,外界的关注度就会越来越高。大家一看这么多大人物都是被他指点出来的,自然是感觉这位世外高人实在是太厉害了。

        但是……

        其实仔细想想,真的就是这样吗?

        难道就没有被某些高人指点过,结果却没有成功的人吗?当然有!只不过这些人是失败者,失败者的话没有影响力,在公众之中无法引起关注度!所以,这就是一种偏激形势的滚雪球效应。简单来说,这个行当,有些所谓的高人之所以可以成名,靠的就是这种效应。

        不过当然了,这些高人之中,也不是说都没什么本事,他们多多少少是有本事的,只不过后来可能发展到最后,他都不需要帮人算命,就可以通过察言观色来推断一个人的性格来下断言,这是一种根本就不需要去触犯天理的“算命方法”。毕竟去算命的人,无非就是那么几种,随便几个类似于导师的指点,比如让他改脾气,让他少接近美色,让他少抽烟什么的,换做谁说,只要是跟着做,一般都是会发生好事,所以,这一招,简单粗暴好上手,实在是“风水大师”混迹江湖之必备神技。

        然而……

        这个叫做王阿婆的阿嬷,明显还没有到那种威望高到随便搪塞一两句就能被人顶礼膜拜的程度。

        她目前为止,给人算命,还是得像模像样的给人排版八字,掐指算玄的。

        今天恰好是阴历十七日。

        而且这个地方开香的时间,是早晨六点到下午六点。夏月婵之所以赶这么急过来,就是因为这机会可遇不可求。也许是唐心和这个王阿婆有什么好缘分吧,反正之前唐心和这个王阿婆的“徒弟兼助理兼秘书”的那位哥们联系之后,那边竟然是一口答应帮忙算命了。

        这让唐心感觉非常惊讶,当初她可是等了三个月才等到算一次命的机会啊,没想到夏月婵一下子就得到了。

        …………

        这个姑且称之为“王阿婆庙”的地方。

        门堂里间。

        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阿嬷一双眼睛有些复杂的看着她眼前坐着的约莫三十多岁的壮年男人。

        “年轻人,我王阿婆给人看命,从来都没有什么助理和秘书,徒弟有是有,不过却是两名女徒,并且她们现在不在这里。你刚才那样冒充我王阿婆的徒弟接电话允许问命人来算命,到底是何居心?”

        这老阿嬷看上去年纪不小,说话却是底气十足:“还有,年轻人。——你从刚才开始,给我用的是什么方法,我现在竟然是无法行动。”

        “呵呵。”

        一声冷笑,忽然从眼前的这个三十多岁的壮年男人口中发出。

        他缓缓站起身来,显得很讥讽的笑道:“小小‘野媒’,你知道你现在是在和谁说话吗?”

        PS:第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