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652章 合作于威慑
  • 正文 第652章 合作于威慑

    作品:《少年医仙

        初次见面,这就要送人家见面礼。www.lingdiankanshu.com

        蓝苒花一开始本以为秦朗跟其他男人不同,但却没想到他也是一个登徒浪子,看见女人漂亮就想送东西讨好。

        不过蓝苒花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想错了,因为秦朗送给蓝苒花的见面礼可不是什么珠宝首饰讨好女生的东西,而是蛊虫。

        是秦朗身上的蛊虫——绝情蛊!

        这绝情蛊,本来是秦朗从许忆北身上驱出并且转移到他身上的,当时秦朗还通过这绝情蛊跟蓝苒花进行了一次远距离斗法,秦朗以身为蛊,胜了蓝苒花。

        原本,男人的身体并不适合温养绝情蛊的,但因为秦朗无相毒体的缘故,使得他的身体对于很多毒虫来说都是大补药,对于绝情蛊也是一样。这几只绝情蛊在秦朗的身体中寄居了一段时间之后,可比以前的绝情蛊强大了许多,甚至比尸蛊门中豢养的任何一只绝情蛊都要厉害。

        蓝苒花是一个养蛊的行家,她当然知道秦朗送她这只蛊虫的意义:她得到这一只蛊虫之后,立即就可以带回去跟尸蛊门中的蛊虫进行配对交配,也就可以培育出更强大的蛊虫来。

        追求高深的蛊术,追寻厉害的蛊虫,这本来就是蓝苒花的人生目标。

        “真是想不到,秦先生的精血居然可以将绝情蛊养成这样。这一只绝情蛊加以培育之后,完全可以培养出一只蛊王的!”蓝苒花动容道,小心翼翼地将这一只绝情蛊收了起来。

        “这是必然的。”秦朗笑了笑,“我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蓝掌门怎么可能千里迢迢地来找我。如果只是要替你的门人报仇的话,好像用不着你亲自出马吧。”

        蓝苒花叹息了一声,才道:“实不相瞒,我之前通过绝情蛊跟秦先生较量过,但是却败北了,所以我才一路追查你的下落。但是,我绝对不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追求更高深的蛊术,或者可以见识一下更厉害的蛊虫。当初我跟秦先生斗法的时候,连金蚕蛊王都出动了,但是金蚕蛊王似乎感觉到了比它厉害很多的蛊王气息,连它都害怕了,所以我想知道,秦先生究竟养的什么蛊王——亦或者,是比蛊王更厉害的蛊祖!”

        蛊王,是一群蛊虫中的王者,往往十万、数十万蛊虫之中就会诞生出一头蛊王,就如同一个蚂蚁群中会有一只蚁后一样。但即便是蛊王,也只能驾驭一群同类蛊虫,对于其他种类的蛊虫,只是有一定的威慑性。

        而蛊祖,则是传说之中的东西了。蓝苒花曾经听说,蛊祖是继承了最初一代蛊虫血脉的强横存在,所以对天下间任何蛊虫都有一种本质的克制。虽然尸蛊门擅长养蛊,但是尸蛊门中也没有蛊祖的存在,传闻只有在蛊虫的发源地毒宗才有蛊祖存在。

        若是秦朗承认自己拥有蛊祖,那么也就等于间接承认了他是毒宗的人。不过,秦朗其实也不清楚现在毒宗里面是否还有蛊祖存在,因为到目前为止,秦朗都还没有去过毒宗的山门。

        “蓝掌门,你的好奇心实在太大了。”秦朗微微一笑,“我身上没有蛊王,也没有蛊祖。之所以你的蛊王会感到畏惧,那是因为它畏惧的不是其它蛊王、蛊祖,它畏惧的是我。”

        “秦先生——”蓝苒花干咳了一声,才正色说道,“恕我直言,秦先生的修为只是养气境界而已,你的气息恐怕还不能使蛊王感到畏惧吧。”

        秦朗知道蓝苒花虽然是一个美女,但是她的身份更是尸蛊门的掌门,这女人外表看起来像是一个绝色少女,但是谁知道她真正的年龄是多少,所以在秦朗看来,她应该是那种看似乎天真无邪、实则非常可怕的女子。如果有人尤其是男人得罪了她的话,秦朗相信那人一定会死得很惨。

        虽然现在跟蓝苒花是合作关系,但秦朗觉得自己还是要让她知道一些厉害,否则谁知道这个女子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呢,毕竟这个蓝苒花可是一个门派的门主,搞不好就是传闻中的“小白花”一朵。

        “蓝掌门眼光不错,知道我的功夫修为只是养气境界,不过——”

        秦朗语气一转,“蓝掌门既然是精于蛊术,当然也应该知道,蛊虫对危险气息的感应比人应该强很多吧。所以,我虽然只是养气境界的修为,但是你的蛊虫、蛊王应该感觉得到我的真实实力。”

        蓝苒花是一派掌门,如果没有带上一两只蛊王的话,秦朗说什么都不会相信的。毕竟对于尸蛊门来说,他们最拿手的就是蛊虫,蓝苒花只要有蛊虫在手,甚至能挑战、杀死一些比她境界更高的武者,所以蛊王这东西,她肯定会带上一两只防身的。

        听秦朗这么一说,蓝苒花果然将自己的金蚕蛊王悄悄放了出来,并且让这蛊王去感受秦朗身上的气息。那金蚕蛊王感受到秦朗的气息,立即一阵颤栗,竟然是惊恐之极!

        蓝苒花赶忙将金蚕蛊王收了起来,但是作为蛊虫的主人,她立即感受到了金蚕蛊王传递过来的那一股极端恐惧的情绪,在蓝苒花看看来,她的金蚕蛊王从来都没有这么恐惧过,似乎秦朗身上有某种让金蚕蛊王畏惧至死的东西。

        但是,蓝苒花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让自己的金蚕蛊王如此恐惧。

        再看秦朗的时候,蓝苒花就觉得秦朗身上多了一层高深莫测的感觉。虽然蓝苒花不知道秦朗究竟有什么底牌,但是她觉得秦朗说得对,蛊虫的感知比人类更敏锐,既然金蚕蛊王觉得秦朗是极度危险的人物,那么蓝苒花也只能相信秦朗是一个极端恐怖的人了。

        于是蓝苒花在心头提醒自己,跟秦朗合作一定要小心谨慎,切不可彻底得罪了他,因为此人实在太危险了。

        “蓝掌门,见面礼也收了,我们就来详谈一下合作的事情吧。”秦朗见自己威慑的效果已经达到,也就不再显摆了,开始跟蓝苒花商议起合作对付叶家的事情了。

        商议了一阵之后,秦朗接到了许仕平的电话:“小秦,我们已经连夜对叶家一系的人采取了行动。今天,我们会对叶家几个涉黑的官员进行公开审讯。不过,根据可靠消息,叶家可能会派一些江湖人士在现场搞破坏,我需要你帮忙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