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635章 圣痕甲虫
  • 正文 第635章 圣痕甲虫

    作品:《少年医仙

        碘钨灯、金色沙砾,俨然如同一个小型沙漠。www.lingdiankanshu.com

        在强光、高温的炙烤下,那金黄色的沙砾温度恐怕已经接近上百度的高温了,但怪异的是,那金色的沙砾居然不时地运动着,似乎都什么东西在沙砾下方爬行。

        秦朗瞅了瞅下方的沙砾,然后从别处拿出了一条毒蛇,然后将这条毒蛇放在了一个铁罐子里面,然后盖上盖子,秦朗将这个铁罐子丢在了沙砾上面。

        砰!砰!砰!砰!砰!

        当这铁罐子掉入沙砾之后,顿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撞击声,似乎这金色沙砾下面有什么东西在试图打破铁罐子。

        砰!

        又是一下响声,然后这铁罐子忽地破裂。

        当罐子破裂的瞬间,秦朗先前放进罐子的毒蛇顿时从里面钻了出来,只不过这毒蛇刚一出来,就听见噗地一声,整个身体一下子爆裂开来,然后从它的身体当中钻出几只金色的虫子,甚至连秦朗都还没有看清楚这些虫子的样子,这条毒蛇的蛇血肉、连同皮和骨都被吃得一干二净了。

        至多不过两秒钟时间,一条一米多长的毒蛇就彻底没了,除了在金色沙砾上面留下了几点被烤干的血迹。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更加诡异:先前的那铁罐子已经破裂成一块一块的铁皮,但是很快这些铁皮也开始逐渐消失了。只听见铁皮下方的沙砾中传来“沙沙~”地声音,就如同是一群蚕宝宝在啃噬桑叶的声音。

        不同的是,沙砾下面的这些虫子,啃噬的可不是桑叶,而是铁皮!在它们锋利的牙口之下,坚硬的铁皮似乎跟柔软的桑叶没什么区别。

        而此时,似乎感受到了沙砾下面这些虫子的威胁,就连蛰伏在万毒囊中的血螳螂都忽地有些躁动了,秦朗只得将这血螳螂放了出来。

        血螳螂出来之后,呆在秦朗的手背上,它紧盯着那一堆金色沙砾,显得十分紧张,似乎感受到金色沙砾下方那些“异类”的威胁。

        呜呜!~

        秦朗的口中,响起了虫笛的声音。

        听见这虫笛声音,血螳螂显得不那么紧张了,而金色沙砾中的虫子,也停止了啃噬铁皮,不过此时那些铁皮都已经变得残破不堪了,似乎只要再过片刻,就会全部消失。

        终于,在虫笛声的催动之下,那些潜藏在金色沙砾下面的虫子开始从沙砾之中爬了出来,这些虫子大约拇指大小,通体金色,就如同黄金铸造的一样,这些甲虫头顶上都长着一根尖锐的长角,这一根独角如同武士的长戟一样,烘托出这些金色甲虫就好像是甲虫家族中的武士一样。

        不过,真正奇异的是这些甲虫身上都长着同样一种暗金色的纹理,这些纹理就如同古老神秘的图腾一样,竟然生出一种神圣的感觉。

        因为纯金色的外壳,再加上暗金色的神圣纹理,使得这种甲虫有一个很拉风的名字,叫做“圣痕甲虫”。

        这圣痕甲虫,就是秦朗一直在培育的“大杀器”,从开始研究到现在,已经历时五年了,但是到目前为止,依然不是很完美。虽然这些圣痕甲虫还不完美,但无论是秦朗还是老毒物,都对它们非常看重。上一次跟叶家交锋,秦朗就想试试这些圣痕甲虫的威力,但是却被老毒物阻止了,其原因就是因为它们还不够完美。

        不完美,是因为这些圣痕甲虫野性难驯,老毒物担心它们失控,一旦失控之后,就会引起麻烦,而一旦引起了麻烦,老毒物的对头恐怕就会产生怀疑,继而找上门了。

        但是现在,秦朗却顾不得这么多了,既然知道叶家雇佣了一批绝代凶人,秦朗当然不会轻易冒险,虽然他还有冥毒这样的杀手锏,但只是这些还不够。因为八臂无常卫寒这些人,可不像青阳子、青灵子这些所谓正派中的天子骄子,没有多少实战经验,像卫寒这种凶人,能够身经百战而不死,那就说明他们也有厉害的杀手锏。

        尤其是,现在秦朗是以寡敌众的局面,他自己再加上一个见象和尚,跟卫寒一帮凶人作对,怎么都感觉胜算不大。

        在这样的情况下,秦朗自然想到了实验室中的“大杀器”了,他觉得是时候通过实战来测试一下这些圣痕甲虫的威力了。

        这圣痕甲虫,其实并非毒宗的产物,而是秦朗偶然之间得到的。准确的说,是秦朗的父亲秦楠,在一次古埃及遗址考察中带回来的。

        那是几年前的事情,秦朗的父亲秦楠,在华南联大工作了许多年,但是因为没有遵循学术界的潜规则,所以这些年来连个副教授的头衔都没有弄到。不过,即便是没有各种荣誉头衔,秦楠的工作也是稳如泰山,因为他的科研水平的确是一流的,而且他从来不在乎研究成果上面是否署他的名字。秦楠不像别的那些教授,喜欢穿着礼服、手牵着年轻女伴出席各种学术交流会,他宁愿呆在实验中发霉,也不想去那些虚假空洞的学术上出风头。

        正是因为秦楠有实力,而且“淡泊名利”,所以华南联大的领导还是对秦楠很满意,他们借出国考察之名旅游的时候,有时候也会给秦楠一个名额,不过这个名额却不是让他旅游,而是让秦楠一个人去考察,而其他人就可以放心地旅游了,因为秦楠肯定会交出一份很满意的科学考察报告的,而这些人也就可以拿这份报告交差了。

        总之,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秦楠跟学校领导前往埃及,当领导们和年轻的女助教们畅游埃及旅游名胜的时候,秦楠被“发配”到撒哈拉沙漠深处跟埃及几个学者一起进行艰难的科考。在沙漠深处,一场恐怖的沙暴之后,科考组发现了一个湮没在黄沙下面的金字塔,正好被大风吹得显现出了一角,科考组的人都以为这一次有了大发现,但是却没想到他们发现的金字塔正是古埃及一个神秘的大祭司的墓穴,科考组的人进入这个金字塔之后,只有秦楠一个人活着走出了沙漠,其余人相继离奇暴毙。

        而秦楠回国之后,也将圣痕甲虫的卵给带了回来,但是他并不知道,也不知道他自己从鬼门关上兜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