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630章 后继无人
  • 正文 第630章 后继无人

    作品:《少年医仙

        “想活命的话,就要配合。www.lingdiankanshu.com大约你也知道,我旁边这位是唐门杀手,他不仅杀人很专业,折磨人更专业,我相信你应该不想试试吧?”秦朗向叶铭顺道,进一步摧垮他的意志。

        而一旁的唐三,已经开始用化尸水处理这两人的尸体了,随着一阵刺鼻的烟雾冒了起来,阴沉男子和刀疤脸男子的尸体连同他们的衣服都化成了一滩尸水。

        看到这场面,叶铭顺更觉得害怕了。

        叶铭顺虽然是一个军人,可惜他却只是和平年代的军人,没有上过硝烟弥漫、横尸遍野的战场,所以也没有真正军人应该有的军魂、军胆。

        这也是很多军二代的悲哀所在。

        虽然古话说“上阵父子兵”、“虎父无犬子”,但现实中却不是这么回事,不少军二代在父辈的安排下毫不费力进入军队系统,很快就变成了军队中的纨绔、军痞,这些人擅长吃喝嫖赌、打架斗殴,但是却根本不擅长打仗。

        叶铭顺看起来虽然一表人才,但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他跟很多军痞一样,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没事就一群人开几辆军车出去泡妞打架,但因为家族背景的缘故,这厮在军方却是一路高升,目前已经是少校军衔了。

        这一次叶铭顺找人对付秦朗,当然也是家族的意思,交给他来实施罢了。目前叶家对于秦朗的态度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但是如何杀秦朗,在这个问题上叶家的人产生了分歧,之前叶家的人都认为江湖事江湖了,应该请江湖人士对付秦朗,比如之前请青城派的高手对付秦朗就是如此,但随着这些江湖高手屡屡失利,叶家一部分人就觉得这些所谓的江湖高手也不是那么可靠,至少在杀人方面还不够专业,于是他们有了动用职业杀手的想法了。只不过,叶家知道秦朗跟唐门有些关系,所以他们自然不能请唐门杀手来对付秦朗,于是只能将目光放在了别的职业杀手身上。

        十殿阎罗门,自古就在巴蜀江湖颇有名气,尤其是在巴渝一带,拥有很强的影响力。十殿阎罗门的山门,建在古丰都城,门下弟子也喜欢装神弄鬼,所以给十殿阎罗门增加了几分神秘色彩。以前在古丰都城,外地人到了太阳落山就不敢乱走了,说是有鬼神显灵,实际上往往都是十殿阎罗门的人搞鬼,让更多人敬畏他们罢了。

        只不过,这一次叶铭顺找的十殿阎罗门的“勾魂组”杀手,不过是十殿阎罗门中的末流。而且这两人也不是勾魂组的真正高手,因为每一个杀手组织都拥有自己的情报分析机构,在派出杀手之前,都会对目标进行分析评估,然后派出对等的杀手去解决目标。

        杀鸡焉用牛刀。每一个杀手组织中都有属于自己的金牌杀手,但是金牌杀手自然不会去接普通任务,因为那是对一个金牌杀手的侮辱,对于杀手组织来说也是浪费资源。毕竟,金牌杀手的数量肯定不多,不可能将金牌杀手派去执行普通任务。

        勾魂组接到猎杀秦朗的任务之后,经过了评估分析,认为秦朗的实力不过是养气境界,所以将其归入普通任务中,派出了一个小队来猎杀秦朗。当然,勾魂组的人的确是职业杀手,专业人士,所以他们很快根据秦朗的相关信息拟定了一个杀人计划,这个计划就是制造一起惨烈车祸,并且车祸之后,车主迅速畏罪逃逸了。

        且不说这一个杀手小队的功夫如何,单单是这个杀人计划,却是十分成功的,因为秦朗也因此而挂彩了。如果不是因为他身上有疗伤的灵药,恐怕现在还只能呆在医院里面静养。

        “你……你就是秦朗?”叶铭顺的语气有些颤抖,尽管他想要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但是看到唐三出手狠辣、杀人如麻,叶铭顺内心自然是很怕的。

        “你敢找人来杀我,难道还不认识我?”秦朗冷笑了一声。

        “不……不是我要杀你,这是家族的意思。”叶铭顺赶忙解释道,“我跟你无冤无仇的,我要杀你干嘛,还不都是因为家族的人觉得你妨碍了我们叶家的发展,尤其是破坏了叶家对卧龙堂的控制——”

        “等等。”秦朗拿出了手机,点开了录音软件,然后向叶铭顺道,“你可以接着说了。你说的话,很可能会成为证据的。所以,你应该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吧?”

        “知道,我知道。”叶铭顺道,“你们想知道什么,我就说什么,只要不杀我就行了。”

        “想不到叶家的后人,竟然就剩这些孬种了。这么看来,叶家果然是日薄西山了。”一旁的唐三哼了一声,“看来这一次,你跟陆青山赢定了。”

        在唐三看来,叶家的子弟如果都是叶铭顺这种角色的话,那么叶家必然会垮掉的,哪怕是没有外力的侵袭。

        所谓穷不过五代,富不过三代。叶家第三代、第四代的子弟绝大部分都成了叶铭顺这种纨绔、军痞,那么叶家的衰弱也就是必然的事情了。

        过了一阵,秦朗已经将叶铭顺“审讯”完毕,这家伙为了活命,将他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也坦白了他在军中受贿、酗酒、招妓等事情,完全是按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准则。

        见秦朗录音完毕,唐三故意说道:“既然他都交代完了,要不要干掉?”

        “别啊,知道的我都说了!我发誓!”叶铭顺赶忙求饶。

        “你再仔细想想,是不是你知道的秘密都说了?”唐三故意释放出浓烈的杀气。

        “说了,我他妈全都说了!噢,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老爷子最近很生气,他老人家说……”说到这里,叶铭顺有些吞吞吐吐了。

        “说什么?”唐三冷哼一声,“要不要老子把你舌头割下来给你下酒吃!”

        “他说这一次他要把跟叶家作对的人全都清理干净!他说,你们这些人都要死!”叶铭顺道,“这个都是老爷子说的,不是我说的啊。”

        “噢,叶世卿真的这么说了?”秦朗问道,心头开始警觉起来。

        “我发誓,老爷子应该还有底牌的。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底牌。”叶铭顺道。

        “好吧,那你可以休息了。”秦朗一掌拍在了叶铭顺的脑袋上,顿时叶铭顺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