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627章 复仇序幕
  • 正文 第627章 复仇序幕

    作品:《少年医仙

        当医院院长都出现的时候,秦朗就知道这事已经传到了郑颖纹的耳朵当中了。www.lingdiankanshu.com郑颖纹是平川省卫生厅的厅长,也就是这些医院领导的顶头上司,更不用说她的丈夫还是平川省的“大老板”,所以郑颖纹一个电话,医院这些领导就要十二分重视,更何况郑颖纹还特意交代了其中一位病人是他们家的“恩人”。如果说这些医院领导连郑厅长的话都听不明白的话,他们肯定就混不到今天这个位置。

        对于医院的势利,秦朗也见怪不怪了,他早就知道这个世界权力才是支配一切的超然存在,金钱还在其次。

        很快,三个人都被送到了高干病房区。

        “看来我找的人还是挺给力啊,直接把我们送高干病房了。”进入高干病房区的时候,韩萱略微有些得意地说了一句,她还以为是她的缘故呢。

        “呃……萱萱姐果然给力。”秦朗笑了笑,也不解释,且让她得意一下吧,毕竟今天她也算是受惊了。

        当秦朗三人被安顿在高干病房区不久,郑颖纹果然赶到了医院中。且不说如今秦朗对许仕平的用处,就凭以前秦朗救治过许忆北,这就足以让郑颖纹将秦朗视为“恩人”了。当然,另外一方面,郑颖纹觉得秦朗这小伙子人的确不错,不居功自傲,对于秦朗的人品,她也是很欣赏的。

        得知秦朗出了车祸,郑颖纹第一时间了解了情况,以她的政治斗争经验,很快就察觉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车祸,必然是有人针对秦朗发动了这么一次袭击。听说现场非常惨烈,秦朗乘坐的车子几乎都被碾压成了一堆废铁,郑颖纹自然是非常担心,所以立即放下手中工作来探望秦朗,同时指示医院要给秦朗最好的治疗条件。

        在病房中,当郑颖纹看到秦朗的时候,她才松了一口气。

        陪同她来的医院领导,都被郑颖纹给打发走了,郑颖纹向秦朗说道:“你这小子,真是命大啊,这伤口要是偏上几寸的话,恐怕你就没命了。”

        “谢谢郑阿姨关系,还好我没事。”秦朗说道,“这一次是有人故意要杀我,不过我秦朗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杀死的。”

        “还好意思吹嘘,这一次你受了这么重的伤,以后一定要吸取教训,小心一点了。”郑颖纹道,“而且,这一次听说你车上还有两位美女,你可是把人家也拉入了险境呢。”

        “我以后一定会小心谨慎的。不过,两位女士应该没什么问题吧。”秦朗说道。

        “你自己就是医生,难道她们有没有事你还不清楚?”郑颖纹道,亲手给秦朗削了一个苹果,递给了秦朗,“她们两个也进行了全面检查,基本没什么事,都是一点皮外伤加轻微脑震荡而已。”

        郑颖纹刚说完,秦朗就看到陶若香和韩萱走了进来,韩萱一进病房就向秦朗嚷嚷道:“秦朗,你们太过分了!”

        “我什么过分了?”秦朗诧异道,“我哪里招惹姑奶奶你了?”

        “我这脸上的疤怎么办?”韩萱道,“都是你,之前给我抹了什么药,我没感觉到伤口多疼,结果刚才检查的时候,我一照镜子,脸上居然被划了这么长一道口——咦,你……您是郑厅长吗?”

        韩萱话还没说完,忽然留意到秦朗病床旁边的郑颖纹,顿时心头猛然一惊,别看她平时八面玲珑的,这会儿居然说话都不利索了。韩萱虽然也在省府办公楼工作,但是她基本上没有机会见到郑颖纹的,虽然别的厅长韩萱也见过一两个,但是郑颖纹毕竟是拥有平川省第一夫人这个双重身份的大人物,所以韩萱第一次见到她自然是显得有些紧张。

        “我是郑颖纹。两位请坐吧,你们没事就好。”郑颖纹道。

        陶若香和韩萱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秦朗向韩萱道:“我说韩姐啊,不就是脸上多了一道疤痕嘛,那也没关系的,以后我想办法给你除疤就行了。实在不行的话,我掏钱送你去韩国,除疤整容一起做了,这样总行了吧。”

        “真的?这可是你说的!”韩萱顿时喜笑颜开,“我正好把鼻子隆一下,我一直觉得这鼻子没有香香的好看呢……”

        “你要不要把胸也隆了呢。”秦朗笑了一声,但随后感觉这个笑话有些不妥。

        果然,陶若香很快瞪了秦朗一眼:“又胡说,你找死啊!不过,你没事就行了,我们检查也做完了,既然没什么大问题,也就没必要继续呆医院了,那我们就先走了,你在这里继续休息,明天我们来看你。”

        说完,陶若香就拉着韩萱跟郑颖纹和秦朗告辞了。

        出了病房,韩萱向陶若香道:“死香香,秦朗刚答应让我去韩国整容你就拉我走了,是不是想替他省钱啊?你们都还没结婚呢,这就开始替他省钱了。”

        “行了,你要去韩国整就整吧,整成明星都没关系。我拉你走,是因为人家郑厅长肯定跟秦朗有正事要说,亏你还混官场呢,这一点眼力劲都没有。”陶若香道。

        “噢,好像真的是啊。”韩萱恍然道,“刚才只顾高兴正容的事情了,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不过秦朗真是厉害,真是手眼通天,居然连郑厅长都亲自来医院探望他。”

        “你刚才还谁,是你找的人背景大,把我们转移到高干病房区了呢。”

        “行了,你就别笑话我了,我知道你男人厉害、手段高,黑白两道都有人,我又不跟你抢,我就沾沾他的光不行么。”韩萱哼了一声,然后两人准备去办理出院手续了。

        陶若香和韩萱离开之后,郑颖纹向秦朗笑道:“刚才那位陶若香,你小子是不是喜欢她啊?”

        “不会吧,郑阿姨你这眼力也太强了吧。就见过一面,她就说了几句话,你居然都能看出来?”秦朗有些惊讶地说。’

        “你忘了吗,你郑阿姨可是官场中人,最善于察言观色了。”郑颖纹道,“看来你小子真是艳福不浅啊。不过,你要当心桃花运变成了桃花煞啊,喜欢这么多女生,当心惹太多情债没办法还了。”

        “唉,这个问题,我自己都不明白。”秦朗不想在这个问题上郁闷,所以选择岔开了话题,“郑阿姨,今天的这一次针对我的袭击,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能!”郑颖纹的神情忽地变得严厉起来,“来医院之前,我跟你许叔叔通过电话,他也表示过了——要严查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