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626章 躲过一劫
  • 正文 第626章 躲过一劫

    作品:《少年医仙

        缩骨功,跟很多武功一样,其实也是武学大师从动物身上学来的。www.lingdiankanshu.com很多动物,诸如蛇、老鼠、猫、猿类等,不少动物都能在捕猎或者逃跑的时候将自己的身体蜷缩、收缩起来。比如老鼠,只要是跟它们脑袋差不多大小的地方,它们都能轻松地钻过去。

        缩骨功,并不是将骨头长短缩小,而是缩小骨头之间的间隙,或者改变骨骼连接处的结构,从而达到缩小身体的目的。

        最常见的缩骨功就是瑜伽和柔术了,精通柔术或者瑜伽的人,你会发现他们的身体非常柔软,甚至似乎连骨头都是柔软的,身体可以任意“变形”,做出很多不可思议的动作,甚至可以将一个成年人塞进泡菜坛子里面,这就是因为他们的筋骨、韧带都异常灵活的缘故。甚至,一些精通缩骨功的高手,还能轻松地将关节错位,从而使身体更加收缩。比如像柳摘星这样的缩骨功高手,完全可以做到像老鼠、蛇类一样,只要是脑袋能够钻进去的地方,身体基本上都能钻过去。

        秦朗没有系统地修炼过缩骨功,但是天下很多功夫,都是殊途同归,比如瑜伽和柔术,就有很多相通的地方。秦朗没有练过缩骨功,但是他的筋骨功夫却练得十分地扎实,尤其是学了魔宗的锻体功法之后,他的身体筋骨可以说是达到了完美的地步。这种完美不仅仅是可以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同时也拥有强横的坚韧性,使得秦朗在生死存亡之际尽量地收缩了身体,为自己赢得了生存的空间。

        不过,即便如此,秦朗也不是毫发无伤,满身的皮外伤暂且不提,关键有一根铁管直接贯穿了他的左肩,如果再偏过去几寸的话,那几乎就要了秦朗的小命了。

        取掉铁管的时候,秦朗的伤口不住喷血,但很快见象和尚用真气封闭了他伤口四周的几个穴位,血流顿时减弱,秦朗这才将疗伤药抹在了伤口处。

        围观者看到秦朗居然奇迹般地从一堆废铁中钻出来,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

        不用说,想要杀他的人,很快就会知道秦朗没死。

        “赶紧离开这里。”秦朗向陶若香和韩萱说道。

        四个人拦了一辆出租车,向出租车司机道:“去市人民医院。”

        “哟,你们这是撞车了?”司机瞅了瞅秦朗三人的样子,“市区都能撞成这样,你们开多快啊?——对了,我这可是新换的座位套,你们身上的血把车都给弄脏了,等会儿多加一百的洗车费吧。”

        “喂……你这是敲诈啊!”韩萱立即准备开骂了。

        “怎么?不行的话,你们就别坐我的车啊,在这里等救护车好了。况且,就算是坐救护车也得给钱不是。”出租车司机说道,“反正你们已经弄脏我的车——”

        “行了,别废话,开车吧,一百就一百。”秦朗这个时候的确没心情争论这些事情。其实,他的伤势他自己清楚,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心陶若香和韩萱,所以稳妥起见还是决定带她们去医院全面检查一下。

        至于为何不等救护车,因为秦朗觉得今天这一次撞车分明就是蓄谋已久的,完全是有针对性的下手。

        对方显然是研究过对付秦朗的资料,知道暗杀、枪杀对秦朗都没用,也清楚秦朗的功夫高明,所以才设计出了这种“交通车祸”式的杀戮。这种方法看似蠢笨,但实际上却很有针对性,因为秦朗在车中的时候,他的“保镖”见象和尚必然跟他有一段距离,而且车里面的空间有限,秦朗就算是功夫再强,也基本施展不开。

        最关键的是,车里面坐着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还是秦朗喜欢的人,所以对方料定即便是秦朗在撞车瞬间反应过来,也绝对不会孤身逃走,必然会想办法救自己喜欢的人,那么秦朗依然有很大的概率死在车里面。

        按照对方的算计,秦朗的确是九死一生。

        而实际上,如果不是还有点运气的话,今天秦朗恐怕真有可能挂在这里。

        既然对方算计这么精妙,那么秦朗自然不敢原地等什么救护车了。万一这救护车也是对方为他们准备的,到时候目的地不是医院而是火葬场怎么办?所以,秦朗宁愿自己搭乘出租车,哪怕被坑点小钱也无妨。

        到了医院之后,秦朗也只能傻眼:外科病房已经人满为患!

        韩萱还托了熟人,这才弄了三个在走廊的临时床位。

        本来,秦朗是不想住院的,但是根本拗不过陶若香和韩萱两人。

        不过秦朗转念一想也是,他不放心陶若香她们,要让她们两人做一个全面检查;陶若香和韩萱自然也不放心他,何况看起来秦朗的确受伤最严重。

        于是,秦朗也只能暂时在临时病床上住着,等待各项检查。没办法,这年头医院生意好、机器少,可不是检查的机器等人,而是人排队等机器。谁要是等不及话,那就只能先去阎王爷那里报到了。

        见象和尚依然藏匿在某处,留意着四周动静,以防不测。

        三个人在病床上等了一阵,也只有护士过来登记了一下他们的个人信息和伤情记录,然后就嘱咐他们等待医生过来检查。

        谁知道,这一等没有把医生等过来,倒是把医院的领导给等来了,而且等来了一群领导。

        这阵势,不仅把护士站的护士给吓住了,连主治医生也立即现身。其中一位小护士更是胆战心惊,因为先前她去给三人量血压的时候态度很不好。

        为首的领导正是医院院长,他先是和蔼地向秦朗三人问候,然后转身向身后的人外科主任质问道:“你们怎么回事,病人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能够安排在走廊临时病床上呢?这样的条件,怎么方便治疗、康复啊!”

        主任医师、主治医生一看院长都出动了,早就猜测到这三个人中间可能有什么“官二代”之类的人物,心头却有些埋怨你们三个既然有背景,早点说出来、找关系不行么,非要搞这么一出。不过,心里面虽然报怨,他们脸上却是洋溢着和煦春风般的笑容。外科主任连忙说道:“院长,您也看到了,我们外科病房的确是人满为患啊。”

        “嗯,这样吧,往高干病房区转移嘛。”院长说道,“高干病房区不是还有空的病房吗?空着也是空着,不能浪费资源嘛,伤者的健康为大,那就先将三位转移到高干病房区吧。你们记住,病人就是上帝,一定要尽可能给病人创造最好的医疗条件。”

        随后,其余的人赶忙执行领导指示,迅速对秦朗三人进行了转移。

        走廊的临时病床上,有一个弄清楚状况的老头向护士嚷嚷道:“护士!你看我这腿都摔成这样了,把我也转移到高干病房去啊,这临时病床多热,连空调都没有啊……你们领导不是说,病人就是上帝么。”

        “高干病房可不是给上帝住的,那是给高干住的。”护士冷笑了一声,然后直接转身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