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618章 洗洗睡吧
  • 正文 第618章 洗洗睡吧

    作品:《少年医仙

        安蓉夏天的天气真是变化莫测,秦朗和陶若香刚出酒店就开始下雨了,而且是瓢泼大雨、电闪雷鸣,不过幸好招到了一辆出租车。www.lingdiankanshu.com

        乘车到了小区门口,雨却不见小,但此时也不能一直赖在车上。

        看着外面倾盆大雨,陶若香也只能硬着头皮下车了,心想大概今天只能让秦朗这小子看一次她的“湿身秀”了,算是便宜这小子了。

        不过,陶若香刚下车,一把雨伞就出现在她的头顶了。

        给她撑伞的人,赫然就是见象和尚。

        而且,这把雨伞上面还有先前那个酒店的标志,显然是见象和尚从酒店里面“拿”出来的。只是,见象和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能比车的速度更快?

        陶若香虽然疑惑,但是也只能拿着伞向小区里面走去,因为这雨水实在太大了,就算是雨伞也有点撑不住的感觉。

        蓬!

        秦朗的头顶也出现了一把雨伞,见象和尚看来给秦朗也准备了一把。

        出租车司机看到这一幕,心头不禁感叹真是世风日下啊,两个年轻人竟然让老爷子来给他们打伞,雷公老爷怎么不劈死这种不孝的人啊。

        可不是吗,秦朗和陶若香各打了一把伞,但是见象和尚却没有打伞,的确给人造成了虐待老人的感觉,只是出租车司机哪里知道见象和尚根本不需要打伞,雨水连他周身一尺的距离都无法进入,这就是武玄级高手的牛.逼所在了。

        秦朗和陶若香迅速到了家中。

        嗯,当然是秦朗家中。

        砰!

        当房门关闭 瞬间,陶若香就有一种羊入狼口的感觉了,她有些后悔今天似乎不应该来这里,但是不知道为何,心头却又有些莫名的紧张和兴奋。

        “见象……大师,他不进屋么?”陶若香放下雨伞,忽地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叫他见象和尚吧,你叫他大师,他根本不习惯。”秦朗说道,“现在形势不太平,他在外面帮我们放哨,那就安全很多。”

        “喂,你这样会不会有虐待老人的嫌疑?”陶若香道,“你难道没注意到,先前那个出租车司机对我们都嗤之以鼻呢,大概是他觉得让老人给我们撑伞很不好。”

        “别人怎么想,管他呢。”秦朗说道,“你也不用对见象和尚同情心泛滥,你要知道这老家伙以前差一点把我弄死,还想夺取我身体来着。”

        “夺取你身体?你是说他是一个‘老玻璃’!”陶若香惊呼一声,显然是会错了意。

        “不是这个意思啦。”秦朗有些无语地说,“他曾经试图用精神力控制我的身体,扼杀我的意识。”

        “就是那些小说书里面所说的‘夺舍’?”陶若香问道。

        秦朗点头,他没想到陶若香原来也看了不少的玄幻小说。

        “想不到这个老和尚居然也这么坏。”陶若香道,“那我真是对他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了。对了,既然他这么坏,不会又忽然反水吧,你可要小心一点。”

        “放心吧,他是不能反水的。”秦朗肯定地说。

        “你可不能这么想。”陶若香提醒秦朗道,“人心隔肚皮,就算是他对你立下毒誓不会背叛你,那都是不可靠的。”

        “我也知道,人心难测。不过,我相信的不是他的心,而是他脑子当中的傀儡虫。”秦朗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虫子?见象和尚的脑子当中有虫子?”陶若香显然是不太懂秦朗这话的意思。

        “我说见象和尚之所以这么听话,是因为他的脑子当中有虫子,这种虫子叫傀儡虫,而我可以控制傀儡虫,所以他就必须听命于我。即便是他不听命于我,他的身体也会听命于我的。”秦朗向陶若香大致说了一下傀儡虫的用途。

        “这个……简直太不可思议了!”陶若香一脸的惊讶之色,然后感叹了一声,“难怪你这么喜欢混江湖,这江湖中光怪陆离的事情真是不少。说实话,要不是听你说起,我都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神奇的虫子,居然可以操控人的身体。难怪你的生物成绩这么好,恐怕也是因为你接触这些东西太多的原因吧。”

        “那是当然——嘿,你要知道,我要是给你弄一条傀儡虫在身上的话,你也只能听我的话行事。到那时候,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只能做什么,嘿嘿~”

        “收起你那猥琐的目光,思想一点不纯洁!”陶若香哼了一声。

        “有你这么一个成熟性感的大美女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的思想还能百分百纯洁的话,那我的生理肯定就有问题了。”秦朗笑着答道,“对了,今天下午也算是折腾,刚才又淋了一点雨,要不你去洗个澡吧。放心,我保证不会偷看的。”

        秦朗最后一句话实在是画蛇添足,陶若香又瞪了她一眼,然后才道:“那你们家浴室在哪里?”

        想起下午被无数的毒虫包围的场景,陶若香就觉得不寒而栗,洗个澡自然是要舒坦一些,只是想到这是在秦朗家中,陶若香多多少少还是有几分尴尬。

        不过呢,更尴尬的还在后面。

        澡洗了之后,陶若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换洗的衣服。当然,这也不能怪她,跟韩萱住在一起的时候,两人洗澡完毕之后,裹上一条浴巾就可以美人出浴了。但是在秦朗这里,陶若香如果也只裹一条浴巾的话,她担心秦朗会误以为她在勾引他,因为这种暗示性实在太强了。

        “那个……秦朗,你家里有干净的睡衣吗?”陶若香在浴室中问道。

        “睡衣?我没有啊。”秦朗大声应道,“我一直都是裸睡,要睡衣干嘛。”

        “我没有兴趣知道你是不是裸睡的,但是我现在需要一件干净的衣服。”陶若香郁闷道。

        “裸睡挺好的,有利于发育,亏你以前还是生物老师呢。”秦朗咕哝了一句,然后给陶若香找了一套没有穿过的体恤和短裤,“睡衣是没有了,这套衣服是我没穿过,你拿去换吧。”

        陶若香将头从浴室中伸出来,抓住衣服后,一下子就缩了回去,似乎生怕秦朗会从那一道缝隙中偷窥似的。

        秦朗同学虽然没有偷窥,但是他却一直都在凝望着浴室门口,只为等待美人出浴的刹那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