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617章 开房被撞见
  • 正文 第617章 开房被撞见

    作品:《少年医仙

        被秦朗这么一问,陶若香也想到了这个现实的问题,今天她住的地方已经被摧毁了,而韩萱也回家去住了,陶若香自然不可能跟着去她父母家中住了。www.lingdiankanshu.com

        “看来只有去酒店住一晚上。”陶若香道。其实,她并不想去住酒店的,一个女生独自去酒店,总感觉不踏实,何况今天还经历了那么可怕的事情。

        陶若香虽然比一般女生胆大,但是今天那些毒虫聚集的场面实在太恐怖了,陶若香想起来就觉得不寒而栗,她觉得那些毒虫简直比柳摘星还要恐怖,搞不好今天晚上要做恶梦了。

        “前面就有一个酒店。”秦朗指了指街头,那里的确有一家四星级酒店,住宿条件应该不错的。

        陶若香点了点头,两人一同走进了酒店大堂。

        到了前台一问,才知道酒店已经客满了,没有多余的房间了,因为据说今明两天在这里有一个什么学术研讨会,很多房间都被这个研讨会的组织预定了。

        听见没有房间,陶若香心头反而松了一口气。

        因为进入酒店之后,陶若香才觉得来酒店开房真的不妥,万一秦朗这家伙赖在她房间不走怎么办?万一他走了,今天晚上独自一人做恶梦又怎么办?

        现在没了房间,似乎更好了。

        “既然没有房间,那就算了吧。”陶若香道。

        “好,那要不然换个地方,反正时间也还早。”秦朗点头说。

        “秦朗——你怎么在这里?”这时候,一群西装革履的人从酒店电梯里面走了出来,其中有人在招呼秦朗。

        “妈——爸!你们怎么在这里?”虽然说习武之人要眼观四方、耳听八方,但不是谁都能时时刻刻保持这种状态,更何况秦朗哪能听见电梯里面的情况。秦朗哪里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跟自己爸妈碰了一个正着。

        最尴尬的莫过于陶若香,此时她真是恨不得飞速逃离这里,但是秦楠和薛颖莲的目光已经注意到她的存在,薛颖莲向秦朗问到:“这位是?”

        “噢,这个是我的同学,陶若香同学。”秦朗知道说陶若香是自己的老师不太合适,哪有学生陪老师来开房间的。更何况,陶若香现在的确也不是老师了。

        “你同学?”秦楠似乎有些不相信,他虽然是近视眼,但是戴着眼镜看得很清楚,陶若香的年龄应该比秦朗稍大一点才是。

        “你这近视眼老头子也真是的,女生一般都比男生成熟稳重一些,你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么,还搞什么科研。”薛颖莲赶忙解围道。其实,薛颖莲也看出陶若香的年龄应该比秦朗稍大,但是薛颖莲对陶若香的第一印象很好:陶若香看起来端庄稳重、美丽大方,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最重要的是,薛颖莲觉得比上一次来家里面找秦朗的那个叫武彩云的丫头好太多了。

        薛颖莲和秦楠本来还担心自己的儿子找不到女朋友呢,想不到这刚高考结束几天,居然就带了两个女生出现在他们面前,薛颖莲觉得自己怕是低估了儿子的能耐了。

        “噢,是这样的,陶若香是来安蓉市参加一个培训活动,没有找到住处,她人生地不熟,所以叫我出来陪她找个住的地方。”秦朗解释道的,但有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叔叔阿姨你们好。”事到如今,陶若香也只能硬着头皮叫了叔叔阿姨,然后借故告辞,“秦朗,这里已经没有房间了,我看我们就走吧。实在不行,就联系一个在安蓉市的女同学,看看能不能借住一晚上。”

        “房间……没关系,你们就住我们房间吧。”秦楠本来是好意,但是用“你们”这个词语,很显然是不妥当的,陶若香几乎一下子就脸红了。

        薛颖莲狠狠瞪了一下秦楠,然后向秦朗说道:“你这孩子,既然是同学来玩,就住我们家不就行了。虽然地方不大,但是干干净净,而且一个女生住酒店也让人不放心是吧?”

        最后一句话却是在征询陶若香的意见。

        让秦朗没想到的是,陶若香居然点头说:“阿姨说得对,我一个人住酒店的确不放心。”

        陶若香特意说了自己本来打算一个人住酒店,这样免得秦朗父母误会,尽管这两位已经开始误会了。

        “秦朗,那你就好好招待同学啊。”薛颖莲又向陶若香道,“明天下午我们开完会,你要是还在安蓉市的话,我下厨做一顿好吃的给你们尝尝。”

        “妈,爸,你们继续搞科研吧,那我们先走了。”秦朗看出陶若香的不自在,于是借故早点开溜了。

        的确,在这种情况下,基本上是解释不清楚了,反而越解释越尴尬。

        两个年轻男女到酒店开房间,这种事情怎么解释?

        总不能说开房间是为了一起看星星、谈人生吧?

        陶若香和秦朗快步走出了酒店,陶若香感觉自己几乎是从酒店逃离出来的,出来之后,她忍不住抱怨秦朗:“秦朗,你真是太可恶了,你明明知道你父母就在这个酒店开会吧?”

        “陶若香同学,我真的不知道!我发誓不知道!”秦朗信誓旦旦地说,“他们每天都在搞科研什么的,所以一听见科研两个字,我耳朵直接就屏蔽了,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他们具体在干嘛,就知道他们在科研。况且,我要是知道他们在这里,肯定不会带你去开房间啊。”

        “你还胡说!”陶若香冷哼道,做出要打他的样子。

        “行了,陶若香同学你也别打我了。说起来,你跟我老妈可能是真有缘分呢。”

        “什么缘分?”

        “陶姨,你忘记了吗?当初你可是说过,你是我妈的姐妹呢,让我叫你陶姨来着。”秦朗哈哈笑道,“不过我妈好像不认识你这位姐妹呢,而且你还叫她阿姨来着。”

        “讨厌!还不是你!说我是你同学,其实明明就不像嘛!”陶若香有些气急败坏,不过她这个样子,倒是有些小女生可爱姿态,让秦朗一时间不禁有些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