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604章 一叶障目
  • 正文 第604章 一叶障目

    作品:《少年医仙

        许仕平想要跟现在的卧龙堂搭上关系,武明侯也想要利用卧龙堂做一些事情,就连六扇门都想插手卧龙堂的事情。www.lingdiankanshu.com

        当然,六扇门在平川省的小组长方柏秋变成了秦朗的师娘,所以秦朗也就顺理成章地知道了六扇门对卧龙堂的一些想法。

        陆青山的比喻还真是贴切,如今刚刚易主的卧龙堂,果真就像是唐僧肉一样,很多人都想来尝一口。

        就连石啸天这些人,居然也想将卧龙堂变成他的棋子,可惜石啸天没有资格,阮小川也没有这个资格!

        在平川省内,目前也只有许仕平有这个资格,这不是因为秦朗害怕许仕平,而是因为秦朗认同许仕平的政治观点,就如同秦朗认同武明侯的所作所为一样。

        跟武明侯的一番长谈之后,秦朗更加看清楚了很多的事情。老毒物是秦朗的武学恩师,将秦朗带入了武学殿堂;而武明侯则是秦朗的良师益友,让秦朗明白了许多人生道理。武明侯不是向秦朗灌输他自己的道理,而是给秦朗分享了他的一些见闻、经历,让秦朗对自己今后的武学和人生道路都看得更加清楚了。

        这个世界,罪恶在孳生,这是很多人都能感觉到、看到的事实,但是很多人选择了谩骂、容忍、适应,却只有极少的人敢站出来与罪恶抗争,因为大部分都觉得自己无力改变、无力抗争。但是善良的人容忍、适应或者熟视无睹,就足以让罪恶膨胀了。

        但终究有一些人会站出来的,武明侯和他的龙蛇部队,就是这样一群人。

        许仕平,也可能会是这样的人。

        而秦朗,他不会站出来,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那种光辉的英雄。他是毒宗传人,而毒宗的人,最擅长的不是下毒,最擅长的是“以毒攻毒”、“以毒制.毒”。

        所以,秦朗会在暗处,更毒、更狠的方式来对付那些真正的罪恶分子。

        一旦下定决心,秦朗便不再手软。

        之前秦朗收拾石啸天,便是“以毒攻毒”、“以狠制狠”,他相信今天的教训石啸天一定会毕生难忘的。

        今天的教训石啸天的确是毕生难忘,从鼎盛茶社出来的时候,石啸天简直如同丧家犬一样狼狈,不过俗话都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因为狗一旦被打了,肯定会到主人那里去告状的。这不,石啸天离开鼎盛茶社之后,立即就给阮小川打了一个电话,用十分沉痛的语气叙述了他今天的遭遇,然后请阮小川一定要为他出这口气。

        此时的石啸天,就跟受了欺负的小孩子找家长哭诉一样。

        “行了——”

        阮小川听石啸天的哭诉,很是不耐烦地打断,“我说老石,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提拔你吗?那是因为你跟我一样,身上都有一股江湖习气。我们警务系统的官员,跟其它系统不一样,我们时常跟江湖人士打交道,所以有一点江湖习气没什么。不过看看你现在,你还有半点江湖人的样子吗?被几个江湖混混给搞了,你就只有找我告状的本事了?”

        “不是……阮厅,我当然恨不得将这帮混混全都搞死,但是今天连你也选择退让,我不知道这些家伙的后台,哪里敢随便出手。”石啸天这话,一下子就暴露了他的真正企图。他这一番哭诉、告状,无非就是想要从阮小川口中知道陆青山、秦朗这帮人的真正后台。石啸天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毫无疑问他心头肯定是想报仇的,但作为一个官员,他首先想到的不是报仇,而是对方的后台究竟有多大,如果对方的后台足够大,大到他石啸天根本惹不起的话,那么他就只能忍了。因为他石啸天毕竟是官员,不是混混,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尊严和面子,而是头顶上的帽子——乌纱帽。

        “你想知道这帮小混混的真正后台?”阮小川冷笑了一声,“我也想知道。不过,你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这帮小混混的后台肯定不一般,今天是肖厅阻止我了我的行动,不过我可以肯定这不是肖厅的主意。”

        肖厅长,名叫肖光华,是平川省公安厅的一把手,但这人是一个老干部,一向奉行中庸之道,以前对于阮小川的决定一向都是支持,想不到这一次居然阻止了阮小川的计划,这就让阮小川有些不解了。毕竟肖光华是快要退休的人,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没道理会跟他阮小川较劲。所以,阮小川推断得出,在肖光华背后应该还有大人物。

        但是因为隔了一个肖光华,那就变成了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了,阮小川暂时也不清楚究竟是谁在跟他较劲。

        听见阮小川如此说,石啸天立即颓败了,能够被阮小川视为“泰山”的存在,那肯定不是他石啸天能够惹的,甚至连怨恨对方的资格都没有了。从现在开始,石啸天已经开始在内心暗暗告诫自己:“为了今后的前程,忘记今天发生的事情吧。升官发财,远比报仇更重要。”

        “石啸天,你是不是后悔了?”阮小川忽地问了一句。

        “没有,绝对没有!”石啸天连忙表态,“我是阮厅您一手提拔起来的,我怎么会后悔替您办事呢。我刚才只是在想,既然阮厅都觉得棘手的人物,那我就暂时不能想报仇的事情了。”

        “报仇的事情,的确暂时不能想。不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旦这帮小混混的后台没了,不用你动手,我也会让他们生不如死的。况且,他们倒霉的日子肯定不远了,不妨告诉你一句——你以为真是我对卧龙堂这帮小混混感兴趣么?”

        听了阮小川最后一句话,石啸天瞬间就明白了。看来阮小川之所以让石啸天去“招安”卧龙堂这帮小混混,并非是阮小川自己的意思,而是他背后还有更大的人物。听了这话,石啸天不禁有些激动,虽然阮小川背后的大人物跟他半根毛的关系都没有。但激动之后,阮小川却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这些人大人物为何要对区区一个卧龙堂如此感兴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