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99章 不速之客
  • 正文 第599章 不速之客

    作品:《少年医仙

        “昨天有人跟我说过,当今社会差不多百分之五十的犯罪,都是直接或者间接跟黑.帮有关的,因为很多黑.帮份子本身都成了惯犯。www.lingdiankanshu.com另外,那些政客、富翁们要干违法的事情,基本上都不会亲自去做,所以他们就只能找黑.帮人士代劳。同样,一些江湖名门正派,他们如果要从事一些违法的生意买卖的话,同样不可能亲自操刀,也只能交给黑.帮人士去办,这样即便是出了问题,也不会名誉受损。”

        百分之五十的犯罪都跟黑.帮有关,这是武明侯告诉秦朗的分析结果。黑.帮,的确是江湖门派和普通人之间的中间地带,尽管很多黑.帮都没有资格上江湖谱,但是黑.帮却影响着整个江湖的格局,这确实不争的事实。

        如果谁能完全控制一个地区的黑.帮,那么就相当于控制了百分之五十的犯罪率。

        秦朗如果可以完全掌控平川省的黑道的话,那么也就有能力将平川省的犯罪率降低百分之五十,这一点连许仕平都比较认同,因为许仕平可是亲眼目睹叶家的人是如果利用黑.帮来敛财、影响平川省的政治格局的。

        不同的是,叶家利用黑道来干一些违法、敛财的事情,而秦朗却是要反其道而行之,用黑道来影响和改变底层社会,继而达到武明侯所说的消除“内忧”的目的。

        “秦先生,我实话实说啊,我们这些混黑道的,在很多人眼中都只是一群打打杀杀的亡命之徒,但是听你的意思,我们好像是要改邪归正了还是怎么的?”石建有些疑惑地说。如果是别的人说这些话,石建甚至都会嗤之以鼻,但是秦朗的功夫和手段摆在那里,石建不得不服,所以他是断然不敢对秦朗嗤之以鼻的。

        有实力就有话语权,别人不得不服。

        “你可以认为是改邪归正,不过我认为是适应时代。”

        秦朗正色道 ,“别看现在的黑.帮闹得欢,但是打打杀杀的事情肯定干不长久,难道石建你没有发现,虽然现在的帮派份子像雨后春笋一样不断地冒出来,日子过得潇洒,但是过不了多久,就会被人像割韭菜一样给铲除了。因为现在的黑.帮,往往都是被一些权贵控制着的,知道这些权贵是怎么看待他们一手扶持起来的黑.帮么?他们形容其为卫生巾——需要的时候用来堵漏,用过之后立即扔得远远的。很多帮派份子,被他们的保护伞利用过后,回过头来就会被狠狠地镇压,然后变成他们打黑、扫黄的政绩。”

        秦朗的话,句句说到了石建、韩三强这帮人的心头,他们在道上混的时候,都要努力跟自己地盘范围内的警察、官员搞好关系,给他们“进贡”,甚至帮他们解决麻烦,干一些违法的事情。但是这些警察、官员平时跟他们称兄道弟,但有时候他们为了自保,立即就翻脸不认人。

        所以,秦朗刚才的那一句话很有道理,对于这些权贵来说,黑.帮人士就如同是某些**官员的卫生巾,用过之后就会被扔掉,所以很难长久地存在下去。亦或者,当一个帮会壮大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就会被剿灭,然后变成了某些官员的政绩。想想看,石建和韩三强这些人都是在黑道上混了多年的人物,自然知道秦朗这话不无道理。

        黑.帮,打打杀杀一时爽,最后全都要进火葬场。

        别看现在跟某某官员关系处于蜜月期,双方称兄道弟,但是很可能转眼间就成为这位官员打击的对象,变成他的打黑政绩,亦或者随着这位官员的落马,跟他交好的黑.帮成员同样也会倒霉,不得善终。

        “秦先生真是深谋远虑。”石建心悦诚服地说,他心想难怪秦朗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本事,单单是见识已经超过了他们太多了。

        “秦哥,那我们应该怎么搞呢?反正只要你一句话,让我做什么都行!”韩三强立即表态,他跟石建不同,他是一路跟着秦朗混到了现在的地步,所以韩三强对秦朗的判断和能力没有丝毫的怀疑。

        秦朗干咳了两声,然后向韩三强道:“阿强,你也不用搞得跟宣誓似的,我这又不是让你去冒险,而是在尽量降低我们的风险。我之前都说过了,现在的黑.帮想要存在下去,就必须要适应时代,必须要进行漂白,不再从事任何违法的勾当。”

        “不再从事违法的勾当,那我们还算是黑.帮么?”石建很是诧异地看着秦朗。

        “难道你一定要将自己‘抹黑’才行么?”秦朗笑了笑,“漂白是必须的,而且漂白之后,我们帮会的组织依然还在,不过那时候已经不是黑.帮了,而是合法经营的公司。”

        “就跟我们的元平保全公司一样?”韩三强插了一句。

        “没错。”秦朗点头道,“不过,同样是打打杀杀,帮派之间的打打杀杀就是违法的了。但是保全公司的打打杀杀,却是为了保护客户安全的正义之举,是合法的。当然,保全公司只是一方面,我们还有很多手段可以赚钱,不一定非要靠收保护费、贩卖违禁品之类的过活。只要我们做的事情干净了,自然也就不用成天担惊受怕了。”

        “听起来似乎不错,但是这方面我们可没有经验呢。”石建说道。

        “经验都是搞出来的嘛。”秦朗笑了笑,“不过当务之急,是要将平川省的地下势力全都整合起来,我们必须要在平川省的黑道中拥有绝对话语权,这样才能实现我们的计划。”

        “这个好办——不听话的,全杀了!”唐三这时候说了一句。

        在唐三看来,但凡是解决不了的问题,他都是通过一种方式来解决——杀人!

        “目前我们已经掌控了安蓉市的地下势力,不过平川省的其余城市,差不多变成了诸侯割据的局面,对我们阳奉阴违,还有一部分人,看不清楚形势,依然在为叶家服务。”陆青山说道。

        “诸侯割据?这些人不过是丧家犬而已,也想当什么诸侯,简直就是找死!唐三说得没错,是应该杀鸡儆猴了。”秦朗说道。

        “你这么想就对了。放心,我会给你一个友情价的。”唐三呵呵笑道。

        就在这时候,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得到陆青山的允许之后,一个小弟进入了房间,然后向陆青山说道:“堂主,有人一定要见你——”

        “堂主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见的么!”石建冲着这个小弟喝道。

        “那个人……他是安蓉市警察局的副局长!”小弟有些为难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