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95章 揣摩培元液
  • 正文 第595章 揣摩培元液

    作品:《少年医仙

        毒宗之中,关于异虫和异兽的记载其实不少,但主要都是各类异虫和异兽的模样、能力的记载,但对于异兽和异虫修行的事情,提及却是不多,因为异虫和异兽本来就难以捕获,而且异虫本身就有各种不凡的能力,所以根本无法确定它们究竟是与生俱来的能力,还是修行获取的能力。www.lingdiankanshu.com

        但是秦朗跟这血螳螂几乎是“朝夕相处”,所以对于血螳螂的变化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血螳螂吮吸了半支绿神培元液之后,很快就产生了变化,且不说它外观的变化,就是血螳螂身上的那一种气势,就变化得十分明显。

        锋利!

        如宝剑刀锋般锋利!

        在秦朗看来,现在这血螳螂的锋利刀足,恐怕轻松地就可以斩开动物或者人的骨头,甚至连钢铁似乎都能划开。

        两把刀足,就好比是两把锋利的宝刀。

        此时,这血螳螂向秦朗高高地扬起了它们的刀足,似乎在向秦朗显示它的能力。另外,似乎它对秦朗也有几分感激之意。

        虽然损失了半支绿神培元液,但是让这血螳螂的能力进一步提升或者进化,对于秦朗来说也算是歪打正着的一种收获。

        对于秦朗来说,他最感兴趣的其实不是毒宗的各类毒药,而是功夫修行和各种毒虫、异虫的培养。关于这一点,老毒物甚至有些责怪秦朗“不务正业”。

        但是秦朗却并不这么看,他认为毒宗大部分的毒药既然都来自各类毒虫,那么便应该在毒虫的培育方面下功夫,提升这些毒虫的毒性,同时提升对毒虫的利用。

        既然淬炼毒药的大部分材料都来自毒虫,那么进一步提升毒虫的毒性,兴许也就可以提升毒药的毒性。

        不过,对于秦朗在这方面的“研究”,老毒物并不怎么支持,因为老毒物觉得秦朗应该循序渐进,首先要继承毒宗的衣钵之后,才谈得上创新和别出心裁,所以他觉得秦朗应该先学他教给秦朗的那些东西,只有把这些东西学透之后,接近或者达到他的水平,秦朗才有资格谈什么创新。

        但是,绿神培元液无意中造成了血螳螂的“进化”,却让秦朗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在秦朗看来,血螳螂的这一次提升显然是绿神培元液的功劳,这也就意味着一些灵药的确是可以干涉异虫的进化状况,通俗的说,就是可以提升异虫的修为,或者说是“点化”异虫或者异兽。

        江湖传说之中,一些异兽、异虫通灵性,所以得到了一些高僧大能的“点化”。

        被“点化”之后的异兽或者异虫,似乎就“开窍”了,在修为方面往往会突飞猛进。

        但是,所谓“点化”都只是江湖传说而已,就如同传说有动物或者植物成精一样。成精的动物或者植物,在传说之中是可以变化成人的,但是谁又真正见过呢?就算是老毒物,也没有看到过真正变成人形的“妖精”。

        但秦朗也并不是一位地否认那些光怪陆离的江湖传说,因为传说往往也是从现实中发生的事情演变而成的。

        比如所谓“点化”异兽或者异虫,其实就是大幅提升异兽或者异虫的修为,亦或者是给这些异兽、异虫传授一种适合它们修行的功法,使得异虫异兽的修为大增,而它们的灵智也会随之提升,自然也就更加具有灵性。

        看来,无论动物还是人,只要修为提升了,灵智也会随之提升。

        这血螳螂吸收了绿神培元液之后,修为提升,身体杂质进一步得到淬炼,不仅气势比之前更强大了,而且看起来也更有灵性了。

        “真是没想到,这绿神培元液竟然还有这样的效果。不仅对习武者有用,居然对血螳螂这类异虫也有用。看来,我要尽快弄清楚这绿神培元液的配方和效果,再加以改进,专门用来培养毒虫或者异虫的话,恐怕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渐渐地,秦朗豁然贯通,脑子当中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这天晚上,秦朗基本上没有睡觉,一心研究这绿神培元液的奥妙。

        天亮的时候,秦朗已经有了一些心得,对这绿神培元液的成分和效果也比较清楚了,虽然只剩下半支药液了,但秦朗不需要为自己注射药液,只需要用银针蘸上少许的药液,然后刺入自己的皮肉之中,凭借他的无相毒体,就能够大致推测出这种药液的配方和效果。

        所以,武明侯虽然没有将配方赠送给秦朗,但是秦朗如今已经对这种药液了解得七七八八了。

        天亮之后,秦朗去看了黄冲的情况。

        黄冲已经连夜做了外科手术,处理了一些外伤、内伤。关键的是,黄冲已经注射了绿神培元液,秦朗想从他身上看一看这种药液的效果。

        秦朗来到病房的时候,黄冲已经醒转,他向秦朗说道:“小神医,你这么早就来查病房了吗?多谢你了。”

        黄冲的精神很好,脸色也不错,看起来不像是刚经过了一场手术的人。

        “我算不上什么神医,如果不是你接受外科手术治疗和注射灵药的话,你不可能复原得这么快。”秦朗一边检查黄冲的身体状况一边说道。

        秦朗这话实事求是,作为华夏民族的人,秦朗虽然推崇中医,但是他并不认为西医就没用。相反,在秦朗看来,西医在外科手术方面的确是有很多值得中医借鉴的地方。

        “小神医,是您让手掌的伤势逐渐恢复,只是这一点就足以称神医了。另外,我知道自己中了密宗秃驴的毒功,如果不是您给我解毒的话,外科手术和灵药都救不了我。”黄冲感激地说,因为感觉到自己的经脉和五脏六腑似乎重新拥有了生机和活力,所以黄冲的心情似乎也不错了。

        秦朗仔细探查着黄冲的伤势恢复情况,对比昨天黄冲经脉和五脏六腑的受损情况,他对绿神培元液的功效越来越清楚了。

        之前,秦朗对这种药液的了解已经达到了七七八八,而现在却到了**不离十了。

        “秦朗,原来你在这里,黄冲没事了,你去看看我父亲吧。”武彩云这时候找上了秦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