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84章 要有改变
  • 正文 第584章 要有改变

    作品:《少年医仙

        “这小子——”

        电视前面的宋文茹看到这一幕,口中只说出了这三个字。www.lingdiankanshu.com

        宋文茹的语气有些复杂,居然隐约透出一股对秦朗的欣赏,因为秦朗这个小痞子居然敢在电视节目中甩叶景汶的耳光。要知道,这个叶景汶之前虽然是宋文茹的下属,但是一直都试图取代宋文茹的厅长之位,所以实际上算是宋文茹的政敌。

        另外,叶景汶的背景也很不简单,使得宋文茹一直对他有几分忌惮,据说叶景汶跟平川省那个“叶家”有着一些联系,并且得到了叶家嫡系人马的支持,所以才能一路高升上来。这一次叶景汶卯足了气力,就是要趁此机会将宋文茹扳倒,哪知道偷鸡不着蚀把米,叶景汶不仅未能如愿以偿,反而被秦朗当众羞辱,而且他的那些贪污受贿的事情也被秦朗抖到了网上,并且省纪委已经介入了,不用说叶景汶这一回是死定了。

        秦朗不仅为江雪晴洗脱了作弊的嫌疑,而且也扭转了他殴打监考老师好的不良形象,更是连消带打地将叶景汶也给弄下台去,这手段可不是一个普通中学生能有的,所以即便是宋文茹,对秦朗的手段也是有几分佩服的。

        “妈,你是觉得这小子不错?”洛滨听见母亲说出这么一句话,忍不住问了一声。

        “还行吧。”宋文茹说道,“我承认我之前看错了他,看来他的能力不仅仅局限于做一个小医生,如果以后他能从政的话,估计应该有些前途。”

        “我恐怕他是不会选择从政的。”洛滨呵呵笑道。虽然洛滨不了解政治斗争,但是她也知道母亲的麻烦应该随着叶景汶的双规而消失了,另外秦朗的麻烦也应该迎刃而解了,毕竟现在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是有正义感的,在得知王同达和叶景汶的真实面目之后,必然很多人都会认为这两人该打。

        “小冰,你也不要高兴太早。”宋文茹道,“这个秦朗虽然有些本事,但是锋芒毕露、喜欢出风头,关键是我看他是一个花心萝卜。你看这一次作弊,他不是为了给那个叫江雪晴的女生出头么。”

        “妈,江雪晴是他朋友。而且,你不觉得那个老师太恶心了吗,居然污蔑一个考生作弊,差一点毁了别人的一生呢。”洛滨反驳道。

        “我知道,他打抱不平是没错的,我只是提醒你,不要被人欺骗了感情,那种感觉会很痛苦的。”宋文茹提醒洛滨道。

        “人家知道了。”洛滨轻哼了一声,显然不想跟母亲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

        “行了,那我也不多说了。”宋文茹转移了话题,“对了小冰,这一次你准备选择哪一个学校,是华清大学还是京大?专业方面考虑好了没有。”

        “我没想去华清和京大,我觉得华南联大就不错了。”洛滨说道。

        “胡闹!”宋文茹不悦道,“华南联大虽然也是重点大学,但是怎么跟华清和京大比?以你的成绩,难道还没有足够的信心考上华清和京大?”

        “我是觉得华南联大也不错,至少离家挺近的不是。”洛滨说道,“要是我在华南联大读书,以后随时都能看到你不是。”

        听洛滨这么说,宋文茹的语气稍缓:“小冰,之前你错过了去哈佛念书,这只能算是你运气不好。但是,华清和京大,你一定要去的,你知道我们很多人都盼望着你能考上最好的大学呢。当然,以后上了华清和京大,你要继续努力,争取去世界一流的大学留学,妈妈相信你有这个能力。”

        洛滨点了点头,内心却长叹了一声,她虽然有这个能力,但是却并不代表她喜欢母亲这样的安排,考上名牌大学,去世界一流大学留学,虽然可以带来一时的风光,但也只是一时风光而已,她需要的不是这一时片刻的光环,更何况她其实不想远渡重洋去留学。在洛滨看来,虽然国外名牌大学的师资力量的确更好,但只要想学习猛,甭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一样,甚至在一本、二本还是三本,本质上都没有多大的差别。

        不过,洛滨知道她是无法说服自己的母亲,所以她也就放弃了说服工作。

        ******

        结束了电视采访之后,秦朗就接到了郑颖纹的电话。

        郑颖纹竟然在这时候邀请秦朗去她那里一趟。

        毫无疑问,郑颖纹应该也看到了电视节目。

        秦朗稍微犹豫了一下,答应了郑颖纹的邀请,几分钟过后,秦朗就看到小卫开车来接他去去省委大院了。

        秦朗隐约猜测到这一次应该不是郑颖纹想要见他,而应该是许仕平才对。

        因为今天晚上秦朗上节目,牵扯到了平川省政治格局的一些变化,郑颖纹对这些变化没多大的兴趣,真正感兴趣的应该是许仕平才对。

        到了目的地,秦朗敲门之后,发现开门的是许忆北。

        许忆北对秦朗的印象不错,毕竟秦朗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开门之后她就向秦朗竖了竖大拇指:“不错,秦朗!敢在考场殴打禽兽监考老师,你真是胆大!”

        “许姐你过奖了,我那也是被惹火了。”秦朗谦虚道。

        “听说你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不过,那个江雪晴还不错,什么时候带她一起来玩。”许忆北倒是有些八卦。

        “北北,你让梦秦朗进来说话啊。”许仕平的声音在屋子里面响起。

        “知道了,就怕在你面前,秦朗都不敢开玩笑了。”许忆北道。

        “我难道有那么可怕?”客厅当中,许仕平穿着一套家居服,手中正在看一份《平川周刊》,似乎这个八卦报刊有什么吸引了他。

        秦朗没想到许仕平居然会穿着休闲的家居服,不过换了一身衣服之后,许仕平看起来的确是平易近人许多了。

        许仕平见秦朗在注意自己的着装,放下手中的报刊笑道:“这都是北北的主意,他说我平时在外面当领导,在家里面就不准当领导了,所以规定我在家里面必须穿家居服。不过,我发现她这个主意不错,换了一声衣服之后,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多了。可见,改变旧习也不是坏事情啊。”

        最后一句话,许仕平若有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