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81章 唇枪舌战
  • 正文 第581章 唇枪舌战

    作品:《少年医仙

        下午,洛滨返回了安蓉市,在安蓉市的家中等到母亲回家。www.lingdiankanshu.com

        大约晚上八点多时候,一脸疲惫的宋文茹才返回家中。

        洛滨给母亲准备了湿毛巾,并且给母亲泡了一壶普洱。

        这个时候的洛滨,完全就是一副乖乖女的模样,这是因为洛滨知道母亲现在的处境,知道她今天过得肯定不容易。

        宋文茹洗漱了一下,坐在了洛滨旁边,但她身上的疲惫之色却没有被洗掉,不过她仍然慈爱地摸着洛滨的头发问道:“小冰,本来今天你考试结束,我应该去接你的。但是,妈妈这边实在是有些事情耽搁了。”

        “妈,对不起,是我给你惹了麻烦。”洛滨一脸的歉意。

        “没事,这只是官场上的斗争,以后你有一天就会明白了。”宋文茹叹息了一声,“也许我和你爸,都不适合官场吧。”

        就在今天下午,宋文茹接到了省纪委官员的召见,调查有关高考考题泄露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情的影响极其恶劣,省纪委方面要求宋文茹给出一个说法来。另外,鉴于这件事情的恶劣影响,宋文茹已经暂时被停职了,至于具体的处分是什么,要等事情最终调查结果。

        “妈,都是我不好。”洛滨伏在母亲的大腿上,低声抽噎。

        父亲洛海川暂时被监禁,现在母亲宋文茹又被停职,洛滨的心头的确有些不舒服。

        尤其是这一次,洛滨觉得是因为自己牵连到了母亲。

        “好了小冰,妈妈经历的风浪太多了,这一次不过是小事情而已,你就不用担心了。”宋文茹轻描淡写地说,她显然是为了安慰女儿,“我们看看电视吧,反正你高考已经结束了,也应该轻松一下了。”

        宋文茹用遥控器打开电视,谁知道刚好是平川卫视一台,且正在播放晚间新闻评论节目,而这个节目正是关于这一次殴打监考老师、作弊的一系列事情。

        “妈,别换台——”

        宋文茹正要换台,却被洛滨给阻止了,“反正都要面对的,就看看这些人说什么吧。”

        “还能说什么,无非就是捕风捉影、胡乱抨击呢。”宋文茹说道,不过却没有换台,大概她也觉得女儿说得不错,这件事情总是要面对的。

        节目中,那位“受害人”王老师正在接受主持人采访:“王老师,作为这一次事件的受害人,你怎么看?”

        “我只想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高考面前,任何一个考生也是人人平等,绝对不能允许有特殊、特权存在!”

        王老师一副义愤填膺地样子,“我当了几十年的老师,高考监考十几次,平时监考数百场,从来没有被学生打过。我找到七中的领导给一个说法,谁知道他们竟然要包庇这个学生,我找到夏阳市教育局,结果教育局的领导居然还说我不识大体。那时候,我不禁在想,我是不是要放弃自己的坚持,遗忘这一次屈辱?但是,在我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大声说‘不!’。那时候我才意识到,如果我选择妥协,那就等于是向特权妥协,是向罪恶妥协!作为一个拥有数十年教育经验的灵魂工程师,我绝不能这么做,绝不能妥协!”

        王老师的演讲功底还不错,而且这一番话事先肯定是打过草稿的,王老师显然是有备而来,简直是声情并茂,将矛头指向了“特权”和“罪恶”的代表——秦朗和宋文茹。

        “王老师,我理解您的坚持。作为一个普通老师,想要给自己维权,的确也是一件很艰辛的事情。但是,您有勇气将这些黑幕公诸于众,所以您是一个真正的勇士!”女主持人恭维了一句王老师,然后接着问道,“那么王老师,您对秦朗这个学生怎么看?”

        “我觉得,这个学生简直无可救药,甚至他早就应该被学校开除才对。据我所知,这个学生经常旷课,平时成绩也不好,这种学生简直就是害群之马,能在七中这样的重点中学上学,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另外,这个学生的品德简直也是极其败坏,我这么说不是对他有偏见,而是实事求是。我们谁都知道,高考的考场是很严肃和神圣的地方,而这位同学居然能够在高考考场干出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另外,作为监考老师,也算是老师,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位同学连一点起码的尊师重道都不懂,难道不是道德败坏到极点么?在这里,我想请问一下七中的领导,你们为何能够容忍这么一个害群之马呆在七中呢?”王老师对秦朗不予余力进行抨击。

        “我对王老师的遭遇深表同情。现在,我们再听听平川省教育局的领导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今天晚上我们有幸请到了平川省教育局的领导——教育局副厅长叶景汶先生,请问叶厅长,您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主持人向另外一位嘉宾问道。

        叶景汶大约四十五岁左右,看起来比较老成,而且很有官架子,他用地道的官腔说道:“作为教育系统的人民公仆,在我们平川省教育系统内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感到十分痛惜。首先,我代表教育系统的官员向王老师表示歉意和钦佩,如今这个年代,更需要您这样不畏强权的斗士。另外,我想谈一下关于高考试题泄密的猜测。很多网友都在猜测和质问,这一次不是高考试题泄密了,是不是有人利用职权以公谋私。我想说的是,高考试题的监管绝对是十分机密,但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无论多么健全的制度,都无法约束一颗贪婪的心,所以我们并不排除有人以权谋私,并且这件事情纪委方面已经在调查了,我们一定会给关心这件事情的民众一个满意的交代!不管涉及到谁,只要是违纪了,我们一定严惩不贷!”

        叶景汶这番话说得正义凛然,最后一句更是暗有所指。

        电视前的宋文茹看到叶景汶如此,心头很是不爽,她知道这个叶景汶大概已经准备将她取而代之了,否则也不会如此嚣张。

        一旁的王老师喝了一口龙湖山泉,似乎跃跃欲试,因为按照之前采访的安排,这个时候主持人会继续对他进行提问,并且问题答案他都准备好了。

        但就在这时候,让王老师意向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主持人居然加入了一个“新环节”,她忽地说道:“刚刚接到信息,当事人秦朗来到我们电视台了,现在就在演播厅外面,让我们听一听这位当事人的想法。”

        看到秦朗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的时候,洛滨不禁有些吃惊了。

        而宋文茹却陷入了沉思之中,她似乎隐隐察觉到了一些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