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59章 问道青城
  • 正文 第559章 问道青城

    作品:《少年医仙

        吱呀~

        道观门半开,小道士将叶世卿一个人请了进去。www.lingdiankanshu.com

        其余的人,自然只能在外面等候。

        无论叶世卿的地位何等显赫,但是在这些世外高人面前,的确也没有多少优势可言。更何况,现在是叶家有求于人。

        在小道观的客堂中,叶世卿见到了他想要见的人。

        这是一个老道士,头发胡须全白了,手上还拿着一个雪白的拂尘,看不出他究竟有多少年岁,但是白发和红润的脸色形成鲜明对比,给人一种白发童颜的感觉。

        这种人,一看就让人觉得是修道有成的真人。

        “你是叶老将军的后人?”水晶真人一看叶世卿,似乎就知道了叶世卿的身份。

        叶世卿点了点头:“我是叶世卿。”

        “嗯,你也是一个有气运的人,看来应该是叶家的核心人物。”水镜真人瞥了一眼叶世卿道,“不过我观你眉宇之间有黑气笼罩,想来最近一定遇到一些烦心之事,既然你今天有求于我,看在叶老将军当年的情分上,贫道可以为你指点迷津。”

        “既然真人已经知道我来历,我就直说了。”叶世卿道,“今日前来,我是想请真人出面,说动青城派高手下山,助我叶家收复属于我们的江湖势力。”

        “你所说的江湖势力,是指卧龙堂吧?”水镜真人平静地说道,“据我所知,当年老将军是卧龙堂的堂主,后来带领众人起义,成为开国将军,这也算是一段佳话了。”

        说到这里,水镜真人语气一转,“不过——想必你也知道,卧龙堂以前可不是姓叶的。既然如今陆家的人已经拿回了原本属于他们的东西,我看你也不用强求了,且当是物归原主罢了。”

        “原来真人对江湖中的动静很清楚啊。”叶世卿说道,“不过,真人说物归原主这话,且恕我不能认同。当年我叶家起义革命,那是占着天地大义的名分,叶家的前辈能够成就大业,也算是众望所归,我叶家统领卧龙堂,那也是顺应大义的事情。而如今天下太平,陆家的人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搞事情,那分明就是为了一己之私搞破坏,于当今和谐社会的大局很不利啊!”

        叶世卿不愧是军事家、政治家,这一番话说起来当真是“大义凛然”。如果是别的人,或者会为叶世卿这一番话而打动,但是水镜真人,道号“水镜”,便是指心如水镜,可以看破一切镜花水月而得真实。所以,水镜真人怎么可能为叶世卿这话而打动,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何为大局?何为大义?成王败寇才是千古不变的真理。你赢了,就占了大义;你输了,那自然就没有占着大义。”

        水镜真人一句话,果然道破其中玄虚。

        当年叶家的人是胜利者的一方,自然也就可以用大义、大局、忍心、天下这些词语来粉饰当年叶家的所作所为,当江湖中人忘记他们叛帮、残害陆家后人的事实。但是现在,叶家的人已经输了一句,还好意思谈什么大局、大义呢?

        毫无疑问,如今陆青山成为了哥老会的新帮主,那么在帮众的眼中,叶家的人已经成为了忘恩负义、乱臣贼子一样的存在了,哪里还有所谓的大义?况且,对付陆家后人,残杀哥老会的元老……这些所作所为,哪一点能够跟大义沾上边呢?

        “水镜真人,听你的意思,好像是不打算帮我们叶家了?”叶世卿的语气有些不满了,“据我所知,你们青城派的人,好像也有人受伤了吧?”

        “没错。不过,我只是青城派的客卿。”水镜真人道,“客卿,不需要参与门派的争权夺势,只管潜心修行。所以,门派之间的恩怨,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叶先生,你如果想要用激将法的话,对贫道说没什么用处,你应该去前山找青城派的门主才是。”

        水镜真人这已经对叶世卿下逐客令了。

        但叶世卿好不容易找到这老道士,怎么可能无功而返,说道:“真人。你虽然是修道之人,但是也应该知道知恩图报的道理吧,当初既然你欠了我们叶家的人情,就应该知道终究有还人情的一天。如果知恩不报,恐怕对真人的道心也有影响吧。”

        “哼!”水镜真人冷哼一声,“官场中人,果然是势利之徒。也罢,既然当年我欠老将军一个人情,今天就还给他后人了。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很简单,杀了陆家后人和他的狐朋狗友!卧龙堂,必须回到我叶家人的手中!”叶世卿的脸上泛出狰狞之色。

        “不行!”水镜真人坚决道,“我在这山中清修数十年,好不容易从江湖血仇中摆脱,换得自在随心,我岂能为你叶家胡乱杀人?何况,当年我虽然欠了老将军一个人情,蒙他照顾,使得我俗家哥哥的妻子儿女得以活命。不过,我上山之前,也多次为他效力。要说还这人情,应该也还得差不多了。如果是其它忙,举手之劳,我也不会拒绝。但是,你让我下山去胡乱杀人,那却不行!”

        “不行?”叶世卿冷笑一声,“你觉得人情已经还得差不多了,是吧?那这些年来,我们叶家对你的后辈照顾了几十年,却又怎么说呢?当年你哥哥的那些后人,也算是你的后辈吧,如今他们一个一个丰衣足食,那也算是得到我们叶家的照顾。怎么,这一笔账难道不是人情帐么?真人你可以餐风饮露,难道你想拒绝我的要求,而让你的后人们一下子从丰衣足食的日子转入要饭的或者是阶下囚?”

        叶世卿不愧是政客,他知道如何给自己添加谈判的筹码。

        “你敢威胁我?”水镜真人的语气开始转冷。

        “我本来提出了双赢的建议,可惜真人之前不接受,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叶世卿叹道,“江湖事江湖了。你也知道,我虽然手握大权,但卧龙堂的事情毕竟是江湖上的事情,我只能借助江湖上的势力来彻底了结跟陆家的恩怨。真人,你若是答应我的要求,这依然是双赢的结果。”

        叶世卿说出这话,威胁的语气更浓了。

        水镜真人冷冷地盯着叶世卿,眼中的杀气越来越浓:“你虽然大权在握,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匹夫之怒血溅五步!”

        言下之意,水镜真人现在如果出手对付叶世卿的话,恐怕没人能够阻止得了。

        “真人你可以匹夫一怒,但是你的后人,却不是血溅五步,而是血流成河!”叶世卿的语气也转冷了,“你也应该听说过一句话——一将功成万骨枯!你莫非以为,作为将军的我,还不敢杀几个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