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511章 江湖战斗
  • 正文 第511章 江湖战斗

    作品:《少年医仙

        听秦朗说到生孩子的事情,任美丽脸上显现出几丝羞赧,毕竟她还只是一个小女生,虽然有些时候言语有些奔放,但实质上却截然不同。www.lingdiankanshu.com

        “行了,让你给我治痘痘,你怎么扯到了生孩子上面!当真是东扯葫芦西扯瓜!行了,赶紧给我把其它痘痘也弄走吧,以后我就不干涉你的自由了!”任美丽说道。

        “好。”秦朗要的就是任美丽的这句话,此时目标已经达到,秦朗也算是阴谋得逞了,也就不再多说,继续收拾任美丽脸蛋上的这些痘痘。对于很多医生来说,小痘痘看似简单,却是难以根治,究其原因就是因为这是各人的体质差异造成的,既然是先天造成的,自然就不是那么容易根治的。但是对于秦朗来说,任美丽的小痘痘就是胎毒、湿毒造成的,既然是毒素,管它是后天摄入的身体的毒素,还是从娘胎里面带出来的毒素,都可以被秦朗的无相毒体所吸收。

        只要吸收了任美丽体内的这些顽固的先天毒素,她脸上的痘痘自然也就消褪了,而且还是彻底根治。

        总之,秦朗的手指就如同是大画师手中的画笔,彻底将任美丽脸蛋上的“败笔”给抹除掉了,并且勾勒出一个丹青水墨画中的绝色古典少女。

        当秦朗的手指头离开任美丽脸蛋的时候,一个美丽的带着古典气质,如同水墨画中的美少女就显现在秦朗面前了。

        完美了!

        秦朗的心头禁不住感叹了一声,这个秦美丽的身段和气质本来就有一种古典美,这可能是因为她修炼了魔宗无上媚功的缘故,当然也可能跟她本身的先天条件有关。毕竟这丫头的母亲是魔宗宗主的妻子,必然是一个超级大美女。如今秦朗抹去了她身上的瑕疵,这丫头那种古典侠女,不应该是“魔女”的气质就当真呼之欲出了。

        刹那间,秦朗都有一种失神的感觉:这丫头就像是从古画中走出来的人物似的。

        “不错!没想到秦朗你这崽儿也还是点用处嘛!”

        任美丽一开口,顿时让秦朗从美丽的幻想中回到了现实,因为幻想中的绝色魔女,是不应该带着满口粗话、土话的。

        “好了,既然我帮忙解决了你脸上的痘痘,那我们之间的协议也就生效了。”秦朗郑重其事地说,“以后,你不能干涉我的自由了。”

        “我说秦朗,你能不能别像老太婆这样唠叨行不行?姑奶奶虽然是一介女流,但也算是一诺千金的人物!既然跟你有了协定,当然是不会反悔的。不过,如果我发现脸上的这些痘痘又死灰复燃的话,我们之间的协议立即作废,这一点你最好记清楚!”任美丽说道。

        “好!这个没问题!击掌为誓!”秦朗向任美丽伸出了自己的右掌。

        “幼稚!要不要拉钩啊?”任美丽哼了一声,没有跟秦朗击掌,直接转身走了。

        秦朗有些尴尬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掌,不过心情却是很好。

        非常地好。

        因为他总算是摆脱了任美丽的控制。

        这丫头实在太狠了,论身份她是魔宗宗主的女儿,就凭这个身份,秦朗也不可能强迫她如何如何;论实力,这丫头的功夫还在秦朗之上,所以如果她铁了心要把秦朗变成一个“耙耳朵”男人,恐怕秦朗以后的日子还真是难过。

        但现在好了,秦朗同学以自己的妙手回春的医术换来了珍贵的自由。

        “自由万岁!”秦朗在心头大呼一声,这才离开了练功的地下室。

        随后,秦朗到了客厅中,跟陆青山、赵侃说起了这几天对付叶家的事情。

        过了一阵,唐三也赶了过来。

        “秦朗,你书房里面玩游戏的那丫头是谁啊?看背影真是漂亮啊!美!忒美!”唐三进屋的第一句话,居然是称赞任美丽的背影。

        “唐三,那是秦朗的未婚妻,你就别想了。”赵侃打趣道。

        “未婚妻?”唐三恋恋不舍地将目光收了回来,然后摇头说,“可惜,可惜啊!朋友妻不可戏,既然是你秦朗的女人,我就不起什么贼心了。不过,我说你小子这桃花运也太好了吧,怎么身边全都是漂亮女生呢?”

        “哼!”就在这时候,书房里面传来一声冷哼。

        这一声冷哼自然是任美丽发出来的,表达了她心头对秦朗这些“风流韵事”的不爽。

        “说正事,说正事。”秦朗向唐三说道,赶紧转移话题,他好不容易“重获自由”,可不想让任美丽被唐三的话给刺激到。

        “好吧,说正事。”唐三说,“这几天我一共干掉了二十五个叶家的走狗,我是不是赢了?”

        “不好意思,我这边已经四十七个了。”秦朗淡淡一笑。

        “我草!这不可能!我才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唐三有些不服气。

        “你觉得我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面撒谎么?”秦朗微微一笑,“更何况,现在还不是分胜负的时候,五义堂、卧龙堂还有叶家,一个都没有垮,你还有大把的机会可以赢我。”

        “听起来是有机会——不过,今天我可没撞上一个叶家派来的狗。”唐三说道,“是不是叶家已经没胆量跟我们作对了?”

        “没胆量了?你觉得可能么?”秦朗摇了摇头,“这几天叶家损失不小,尤其是五义堂不仅损失了这么多人手,而且威严扫地。如今平川省的江湖上,关于这方面的传闻可不少,你觉得五义堂和叶家会善罢甘休么?”

        唐三和陆青山同时摇了摇头,谁都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没有结束,叶家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的。如今,秦朗和陆青山大约都可以肯定一点:五义堂肯定是叶家的走狗之一。打狗还得看主人,如今五义堂这一条“狗”被秦朗和唐三狠狠教训了一顿,甚至连叶家的叶傲天都被秦朗给打伤了,这件事情叶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而且,秦朗从老毒物那里得知,五义堂居然派人去对付他的父母了。当然,有老毒物亲自坐镇,就算是五义堂、卧龙堂倾巢而动,也不可能伤到秦朗父母一根汗毛的,所以叶家派去对付秦朗父母的人,全都死翘翘了,没有一个例外。

        这样做,也是给叶家的人一个警告,让他们知道做事的底线。如果叶家的人坚持去对付秦朗的父母,那么他们只会死更多的人,这是无庸质疑的。

        但秦朗相信叶家的不会那么愚蠢,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

        “你们几个,还商量个屁——叶家的人已经进入夏阳市了!”就在这时候,原本正在玩游戏的任美丽忽地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