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94章 美丽归来
  • 正文 第494章 美丽归来

    作品:《少年医仙

        听见这声音,秦朗的脑子当中条件反射地出现了九鼎山上那“凤姐回头”的一幕。www.lingdiankanshu.com没办法,这印象实在太深刻了,简直就是刻骨铭心啊。

        但是听见这姑娘称他为“我的男人”,秦朗心头还是泛起了一种荒唐的感觉。

        循声看去,果然那魔宗少女出现在他的视野当中了。

        一抹淡绿的身影,恍若丹青水墨,异常地养眼。

        今天她看起来的确很养眼,因为她带着一个白色的口罩。没错,是口罩而不是面纱,这一点有些破坏古典美的感觉,但秦朗认为她带着口罩不错,很有美感。

        在秦朗看来,凤姐这样的“美女”带着口罩是比较好的,免得出来吓人。

        不过,这女子关键时刻出现,还是让秦朗内心之中有些感激。

        秦朗知道,至少今天不用拼命了。

        峨眉派的道姑盯着少女,冷冷道:“你这女人休要嚣张,你究竟是什么来头,难道你不怕我们峨眉派么!”

        “姑奶奶是魔宗宗主的女儿,在我眼中峨眉派算个鸟!”少女说话还是这么奔放。

        听见“魔宗”之名,道姑和灰衣僧人脸色都不禁变了,如果只是一般的魔宗弟子,他们或者还可以喊出“除魔卫道”的口号,但是眼前这少女竟然是魔宗宗主的女儿,那么他们绝对不敢对其动手。

        否则的话,魔宗宗主震怒,峨眉派绝对是抵挡不住的!

        魔宗,虽然是邪魔外道,但好歹是宗字辈的,这些年来虽然屡次被佛宗、道教围剿,但是魔宗道统一直都在,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魔宗的厉害了。峨眉派想要跟魔宗对抗,那简直就是找死!

        “怎么,不敢跟姑奶奶动手了?老女人,不敢跟姑奶奶动手的话,就带着你的小白脸滚蛋吧!”少女直接称这道姑为老女人,这可是绝对的挑衅了。

        道姑果然脸色大变,怒火冲天,如果是别人的话,她今天一定会怒而杀之,但是面对这位魔宗少女,道姑恨得咬牙切齿却是无可奈何:“好!魔宗,我记住了!不过,你们这些邪魔外道,自然会有正义之士来对付的,总有一天,江湖之中又会出现围剿魔门余孽的事情!到那时候,本姑娘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老女人,滚吧!否则姑奶奶今天连你的姘头一齐杀了!”少女浑身杀气腾腾。

        “我们走!”道姑怒喝一声,带着叶傲天和灰衣僧人胡中生离开了。

        秦朗虽然恨不得将这三人斩杀,但是他知道一旦涉及到武玄层次的战斗就超出了他的掌控,既然是超出掌控的事情,那还是不要去做的好。

        “谢谢你,姑娘。”秦朗向这魔宗少女感谢道。

        “王八蛋秦朗!你还称姑奶奶为姑娘,你是不是连本姑娘的名字都不知道!”魔宗少女发飙了,而且她似乎非常地不高兴。

        想想也是,秦朗好歹跟人家定亲了,但是却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说起来这件事情简直就是荒唐绝顶了。

        当然,这主要是因为老毒物,老毒物跟秦朗安排的这一门婚事,压根儿就不是为了给秦朗找个媳妇儿,而是为了魔宗的功法,这一点是无庸质疑的。所以,老毒物甚至都不关心这魔宗宗主的女儿长什么样子,多大年龄,反正只要是个姑娘,可以跟秦朗定亲就行了。

        但是仔细想想看,问题还是出在秦朗自己身上,他也压根儿就没问老毒物,跟自己定亲的这姑娘究竟叫什么名字。

        “姑娘……你别生气,事情是这样的。我知道我师父和你父亲商议了这一门亲事,我之所以不知道你的名字,是因为我没问。我之所以没问呢……嗯,是因为我不想从旁人口中知道你的名字,我觉得当面问你名字,这样会比较好点。”秦朗同学撒谎的时候,原来也可以显得这么诚恳。

        听了秦朗如此诚恳的谎言,少女的脸色果然缓和了许多:“那好,你给我记好了,本姑娘的名字叫——任美丽!”

        “什么,任美丽,美丽?”秦朗没想到这少女的名字竟然如此“乡土”。不过,旋即想到这位任美丽一口土话,秦朗也就释然了。

        “没错!就叫任美丽!”少女哼了一声,有些不爽地说,“怎么,难道你觉得美女就应该叫什么梦瑶、曼雪、青筠、盈盈之类的名字?是不是这些名字一听就让你觉得是一个美女,然后你就会**蠢蠢欲动?”

        说实话,对于很对男人来说,都喜欢名字好听一点、诗情画意一点的女生名字,因为很多人总觉得人如其名,名字好听,多半人就漂亮。

        任美丽的这个名字,的确有些土气,肯定没有什么梦瑶、雪琪、雨烟之类的名字好听,这一点倒也是实话。

        不过,秦朗也知道在电影电视、小说中美女都是人如其名,名字好听人一定漂亮,但是现实生活中却并非如此,名字好听、声音好听的人,未必一定会是美女。所以,秦朗正色地说了一句:“我并不认为名字好听人就漂亮,比如罗玉凤,这个名字其实也挺不错的,但是其长相可不敢恭维。”

        也许别人不知道罗玉凤为何人,但是秦朗相信这个“任美丽”肯定知道,因为当初在九鼎山狮子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个任美丽就用凤姐的尊荣来吓了一下秦朗,让秦朗对她的影响极其深刻。

        果不其然,任美丽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那你觉得本姑娘是美女还是丑女啊?”

        “你戴着口罩,我怎么知道。”秦朗说道,“不过,现实和书里面往往都是反的。在书中戴着面纱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往往都是绝色美女,至于现实当中嘛,恐怕就不太好说了。”

        “你……你是说我不是美女!崽儿,你太过分了!”任美丽喜怒无常地说。

        “美女不会这么喜怒无常吧。”秦朗说道,“况且,在我看来,真正的美女不仅仅是容颜美丽,更关键是要心灵美。”、

        “打胡乱说!”任美丽一急,这方言就脱口而出了,“秦朗,你以为本姑娘不知道你们这些男娃儿的心思,你们这些男娃儿都是以貌取人,看到别个女娃儿长得乖,眼睛都不会转了。哪里还管别个是心如蛇蝎还是心地善良。”

        “别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任姑娘你肯定不是心如蛇蝎,否则刚才也不会救我了,对吧?”秦朗不觉得跟一个女生争吵有什么意义,所以他选择了退让,“任姑娘,谢谢你刚才施以援手。不过,我还有事情要做,暂时就不陪你了。”

        “好,你做事吧。”任美丽点了点头,“不过反正我没什么事情,我可以陪着你。”

        秦朗恨不得用板砖拍一下自己的脑袋,心说这个任美丽难到听不懂么,秦朗可不想跟这么一位魔宗大小姐、未婚妻带在一起。原因很简单,秦朗知道但凡是大小姐都不好伺候,何况还是魔宗的大小姐。

        “这个……我是去干杀人的勾当,太血腥的场面,你看多了不太好吧。”秦朗让自己的话尽量委婉一点。

        “没关系,你也知道我是魔宗的人,什么血腥场面没见过。”任美丽无动于衷,然后狠狠瞪了秦朗一眼,“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不过你放心,我在这方面是比较开明的,我可以容忍你有别的女人。”

        秦朗暗暗松了一口气。

        但任美丽接着又说了一句:“不过,你也要容忍我,容忍我看到一个杀一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