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67章 赢了赌约
  • 正文 第467章 赢了赌约

    作品:《少年医仙

        “哼!不就是吹箫么!谁不会啊!”

        秦朗哼了一声,吹响了虫笛。www.lingdiankanshu.com所谓术业有专攻,在这方面秦朗绝对是专业人士,这虫笛的声音顿时将少女的箫声给压制下去了,血螳螂嗖一声就飞到了秦朗的肩膀上,并且冲着少女挥动着两只刀足,以表示它的强烈不满。

        异虫就是异虫,这血螳螂食用了毒宗秘制的虫粮之后,已经隐约有些通灵了,知道向人表达它的情绪了。

        “忘恩负义的小畜生!姑奶奶要捏死你!”少女看到血螳螂彻底“叛变”,恨不得将其活活地捏死。

        当然,这少女哪里知道,血螳螂自从跟了秦朗之后,便过上了食色性也的日子,吃着上好的虫粮,而且秦朗练功的时候,这血螳螂便可以在附近找一些“姿色”不错的母螳螂戏耍,自然是乐不思蜀了。

        而以前这血螳螂跟着这少女的时候,哪有机会到外面“快活”,这少女根本不会给它“出轨”的机会,更何况还有一只碧玉螳螂,俨然是一只“母老虎”,完全将血螳螂吃得死死的。如果不是为了寻求自由快活,这血螳螂哪会离开原来的主人。

        嗖!

        就在此时,少女的那一只碧玉螳螂居然也向着秦朗飞了过来,并且落在了秦朗的另外一个肩膀上面,显然是抵挡不住秦朗虫笛的召唤。

        “你……我的碧玉螳螂!”少女大惊失色,想要将碧玉螳螂夺回来。

        但就在这时候,人影一闪,见象和尚拦在了秦朗面前。

        “阿弥陀佛!”见象和尚一脸庄严地说道,“女施主,既然输了赌约,便应该愿赌服输,怎么能反悔呢。”

        “老和尚,你给让开!”少女急道,不管怎么说,她也要将这碧玉螳螂夺回来,所以直接就对见象和尚动手了。

        不过,见象和尚何等修为,这少女哪是对手,三招两式就将这少女的进攻给化解了。

        “老和尚!你居然以大欺小!”少女怒道,“赶紧给我滚开,否则我叫来帮手,就算老和尚你修为踏入武玄层次,那也只能躺在这里!”

        少女这话看似威胁,但秦朗相信她有这个能力。

        这少女的年龄似乎比秦朗还小一两岁,但功夫却已经突破了锻骨,由外转内,似乎达到了养气的地步,而且连老毒物都想要秦朗去抱大腿的人,不用细想都知道她的来头很大。

        所以,秦朗当然不可能让见象和尚伤到她,平静地说道:“姑娘,这老和尚说得没错,愿赌服输。既然你输了,就应该兑现之前的赌约。否则的话,你今天怕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你……你真是好卑鄙!”少女怒道了极点,恨不得将秦朗掐死。

        从小到大,这少女何曾被人如此欺骗、耍弄过。她知道这血螳螂就是她的血玉螳螂,但是偏偏此时她却收不回去,而且连碧玉螳螂都落入对方手中,的确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你也别气恼。你放心,这碧玉螳螂我会还给你。”秦朗一本正经地说,“你的东西,我是不会夺走的。不过,按照刚才的约定,你应该让我带走我朋友了吧?”

        “好!好!好!秦朗……我本来以为你是一个会听话的耙耳朵,没想到你这么狡猾!不过你给我记着了,姑奶奶的便宜没这么好占的!那个陆青山,就在那边的山崖下——”

        少女用手指了一个方向。

        “多谢!你的碧玉螳螂还给你。”秦朗用指头轻轻一弹,碧玉螳螂顿时向着少女飞了过去,而秦朗则闪电般射出了亭子,向着少女所指的方向而去。

        面对这么一个长相惊天动地、脾性更是古怪的少女,秦朗真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呆。

        “秦朗……我一定会报仇的!”亭中的少女跺脚道。

        这时候雨仍然在下,但是雷电的威势却小了很多。

        在山林中穿梭了一阵,秦朗果然看到了山崖下方的陆青山。

        陆青山被困得像个大粽子似的,情形十分狼狈。

        不过,秦朗一眼看到的不是陆青山的狼狈,而是他浑身的悲伤和沮丧。

        失去了至亲,失去唯一的亲人,这对于陆青山来说,的确是人生最大的打击。

        甚至,侯奎云逝世的消息,比陆青山失去父母还要痛苦。

        因为陆青山失去父母的时候年纪还小,而他却是被侯奎云一手培养大的,爷孙两人之间的亲情,自然是非同小可。

        “秦朗……”

        看到秦朗到来,陆青山只说了两个字,便已经泣不成声。

        “陆青山,男儿有泪不轻弹。”秦朗将陆青山身上的粗大麻绳解开,“逝者已矣,现在你应该想的是如何报仇雪恨,如何完成你爷爷和你父辈、祖辈的理想!”

        “秦朗……都是我没用,我要是有用的话——”

        “陆青山!”秦朗大声喝道,“不要这么娘们儿行不行!你不会连报仇的勇气都没有了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你干脆死了算了!你自己想想看,你父母死在叶家的人手中,你爷爷现在也死在叶家的人手中,如果你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了,你还配做陆家的子孙?你对得起去世的爷爷?”

        “秦朗……这都是我没用,才导致了这一次的惨败!我不仅对不起爷爷,还对不起那些支持我们的元老们。留在平川省的几个帮会元老,也遭遇不测了!”陆青山一脸的悲哀和颓然之色,“全完了……根本无法跟叶家抗衡了。”

        “陆青山,事情没那么遭,至少你还有我这个兄弟支持。另外,就算是这一次失败了,大不了从头再来。还是那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但是……”

        “没有但是!”秦朗沉声道,“我们这就回去准备,商议如何报仇雪恨!”

        “好,报仇雪恨!”陆青山眼中的悲伤终于被愤怒和仇恨驱散了。

        有时候,仇恨也可以让人坚强。

        “陆青山,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你们会如此惨败?”风雨渐弱,秦朗和陆青山一同下山,问起了当时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