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55章 江湖之流
  • 正文 第455章 江湖之流

    作品:《少年医仙

        “是混江湖。www.lingdiankanshu.com”

        “少打岔!都一样!”陶若香哼了一声,“秦朗,也许我不是一个称职的老师,而且很快我就不会当老师了,但至少现在我还是你的老师,而且我认为你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学生,我实在不希望你误入歧途的!”

        陶若香这番话的确苦口婆心,她知道秦朗有不少本事,知道秦朗医术、武术造诣都不凡,所以她希望秦朗的前途也能无量,而不是“葬送”在黑.道的路上。陶若香是华南联大政法学院刑侦专业毕业的,她学习过太多关于黑.道的案例,每一个案例的结果都是黑.道枭雄被警方击毙或者是死刑、无期徒刑,她知道秦朗的手段不凡,但是在她看来,秦朗的手段再厉害,走上了黑.道之后 ,也就是成为一个黑.道枭雄而已。而在华夏这个国度,无论多么厉害、多么强大的黑.道,在国家机器面前都只是蝼蚁而已。

        在华夏,无论多么强大的黑.帮,都是不可能和国家机器抗衡。

        纵然秦朗成为一个超级黑.帮的魁首,到最后下场也是非常可悲的。

        陶若香几乎可以预见这一点。

        “陶老师,我不是狡辩,而是你对江湖的认识实在太片面了,我不得不对你普及一点关于江湖的知识。在普及江湖知识面前,我先要纠正你的看法——那就是并非所有的江湖人士或者黑.帮人士都是非正义的。比如,我们平川省叶家的那位开国将军,他就是江湖人士,并且曾经是江湖帮派卧龙堂的堂主,后来参加了革命,身份也从江湖人士变成了大将军。在往以前看,蒋介石也曾经混过青帮;更早一点,朱元璋当年也是所谓的‘黑.道人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无论是黑.帮人士也好,江湖人士也好,是蛇便只能伏于草莽中;是龙者,终究会一飞冲天的。”

        秦朗同学不愧是善辩人士,这一番话让陶若香都有些吃不消,她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道:“你所说的这些人,那都是极少数!你想想看,平川省的黑.帮多少人,但是却只出了一个开国将军,亿万分之一的几率而已!一将功成万骨枯,这话你应该听说过吧!”

        “呵呵……没错,一将功成万骨枯。不过,我肯定不是那一万根骨头之一。”秦朗笑了起来,笑容自信而轻松。

        看到秦朗这样子,陶若香真是恨不得一拳头轰在秦朗这张欠揍的脸上,但是她毕竟不是一个暴力老师,所以她只能晓之以理:“秦朗,你知道我是刑侦专业毕业的,我对目前的黑.帮形势十分了解。我不防告诉你吧,在我们国家,虽然的确存在大大小小地黑.帮,但是这些黑.帮表面上看似风光,实际上却受制于地方的一些权贵官员,说难听一点,很多黑.帮都只是政府官员豢养的狗而已,所谓狡兔死走狗烹,一旦这些黑.帮失去了利用价值,很快他们就会被牺牲掉,那些看似风光无限的黑.帮魁首,顷刻间就成为了阶下囚。秦朗,你难道想成为这些人豢养的走狗?”

        “我秦朗顶天立地,怎么可能给人当狗!”秦朗哼了一声,“陶老师,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才会跟我说这些推心置腹的话。只是,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我不是要当黑.帮老大,我是要当江湖上层人物。真正的江湖上层人物,不是官员的走狗,而是恰恰是放过来的,完全截然不同的!”

        “能将官员当成那啥,走狗?你认为这可能么?”陶若香当然不会相信的。

        “你不得不相信。”秦朗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可以给你举例。”

        “举例?好啊,我倒是想要听听你的举例。说啊,说几个例子给我听听。”

        “比如佛宗。佛宗旗下的少林寺,你知道军政系统有多少官员都直接或者间接地跟少林寺有关系么?如果少林寺的情况还不够明显的话,藏区密宗的情况就最明显了。在藏区这一片号称净土的地方,你知道是什么力量在真正影响着这一片土地么?你知道为什么历朝历代,包括现在为止,藏区的活佛称号的册封,连国家的最高层都会过问么?”

        江湖势力,以佛宗和道教为尊,秦朗所举的例子,不过是佛宗势力的冰山一角而已,因为佛宗的真正影响力,甚至已经超过了华夏版图,当然道教也是如此,他们的影响力,绝对不仅仅局限于整个华夏。

        也许有些官员可以将黑.帮当成是他们的走狗,想利用就利用,没利用价值就直接干掉,但是绝对没有任何官员可以掌控整个佛宗、道教,因为这样的庞然大物根本就不是一个或者几个官员可以掌控的,反之倒是有不少的官员成为了佛道两教的“信徒”,甘愿为其所用。

        其实,不止华夏如此,国外也是如此。即便是号称世界上最有权势的美国总统,也绝对不可能将基督教的教皇变成他的走狗,因为即便是在美国,基督教的信徒肯定比总统的拥护者要多很多。至于伊斯兰教,那就更不用说了,整个中东地区的很多国家都是伊斯兰教直接控制的。

        陶若香是一个聪明人,她当然知道秦朗所说的都是事实,只是她用不相信的语气向秦朗问道:“佛宗、道教,那自然不必说了,在我们华夏中国有数千年的历史,你将它们跟江湖黑.帮混为一谈,似乎不妥吧?”

        “不妥?混为一谈?”秦朗淡淡一笑,“无论佛宗、道教今天有多么崇高的地位,都无法改变它们也是江湖一份子的事实,自古以来,和尚、道士、尼姑,也都是江湖人士之一。陶老师,你之所以这么认为,无非就是因为他们的实力比那些黑.帮强太多了,但是从本质上来说,它们之间没什么区别,都只是江湖一份子而已。所以,我如果混江湖,自然不可能成为任何人的走狗,也不会成为被人牺牲的炮灰,我会成为媲美佛道两宗主事人的超卓人物,成为江湖最顶尖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