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54章 怎么都是混
  • 正文 第454章 怎么都是混

    作品:《少年医仙

        “媲美天龙的力量?力可降龙?”

        看见见象和尚充满憧憬的表情,秦朗却是有些不太相信,他知道虽然有些武学是用“降龙”、“伏虎”之类的词语来命名的,但是伏虎还比较现实一点,想要降龙、伏龙的话,那基本上就是吹牛了。www.lingdiankanshu.com因为即便不是习武者,也知道龙是华夏传说中的强横生物,腾云驾雾、施云布雨,媲美神灵。而要伏龙、降龙,也必然要有媲美神灵的能力才行,一个习武者想要伏龙,那怎么可能?

        “这个……老仆也只是听说而已,毕竟即便是佛宗之人,也没有多少人有资格修炼伏龙桩,老仆也没有练过。但是,关于伏龙桩的传闻却是真的,我想有朝一日主人习武有成,必然也会拥有龙力在身!”见象和尚不忘小小地拍了秦朗一记马屁。

        “龙力在身……呵,希望如此吧。”秦朗笑了笑,脑子当中浮现出电视、电影中那些变态、夸张的降龙功法,举手之间将房屋甚至山峰都摧毁,虽然他知道这些都是虚假的东西,但毫无疑问秦朗内心深处也幻想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但现在的事实是秦朗只能想想作罢,什么伏龙之力对他来说实在太遥远了,他也不指望着真的能够伏龙,只要能够将这个社会上妖孽、鬼怪统统斩杀就行了。

        *****

        晚上六点半,“失踪”了一周的秦朗悄然出现在教室当中。

        秦朗的出现并未引起太多人的关注,因为现在已经到了高考的冲刺阶段,很多人都在拼命了,甚至都不关心自己的死活了,哪里还会关心别人是否存在。

        秦朗本以为洛滨会在教室里面,还想着跟她解释两句,但是秦朗却失望了,洛滨根本就不在教室,而且听赵侃说洛滨好像也有几天没来教室了,赵侃还开玩笑地说他以为秦朗和洛滨两人私奔了呢。

        洛滨几天都没到学校了?

        秦朗心头隐约有些担心了,难道是因为洛海川的事情么。洛海川虽然被关押了,但是既然有许仕平过问了,相信即便是叶家,也不敢太过分地针对洛海川,所以秦朗觉得洛海川的处境应该不用太过担心,而且秦朗相信洛滨的母亲宋文茹也应该会明白这一点。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洛滨没有去学校呢?

        就在秦朗疑惑的时候,陶若香却步入了教室中,原来今天的晚自习是她负责值守。

        陶若香走进教室的时候,自然也留意到了秦朗的存在。

        或者说,这几天陶若香一直都在留意秦朗什么时候会出现,因此当秦朗出现的时候,她的眼睛自然就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

        因为是自习课,陶若香是不用讲课的,她只需要坐在讲台后面维持一下纪律,偶尔解答一下学生的疑问就行。

        而现在学生们都忙着高考冲刺,自然不会再破坏课堂纪律了,而且都会对破坏课堂纪律的人集体鄙视。所以,即便是赵侃这样的人,如今上晚自习的时候也不敢跟人高谈阔论了,就算是他自己想玩,也不会去影响别人了。

        陶若香说了几句“大家认真学习”之类的话后,就将秦朗叫到了教室外面,并且直接把秦朗叫到了教师休息室中。

        教室休息室中白天人不少,但是晚自习就没几个教师在这里休息了,现在就剩下陶若香和秦朗两个人。

        进入休息室之后,陶若香就用苦口婆心地语气向秦朗说道:“秦朗同学,请你诚恳地告诉老师,你是否已经彻底放弃了学业,准备破罐子破摔了?”

        “谁说的?我什么时候说要放弃了,我还准备考上华南联大呢!”秦朗一本正经地说,就如同他第一天见到陶若香,在她面前说出这样的豪言壮语。

        “华南联大!你还好意思说!”陶若香板着脸孔,“就你现在这状态,你连华南联大的三本都考不上!你看黑板上面的高考倒计时没有?只有区区二十天时间了,你知道不!我知道你有本事,你会功夫,你会医术,但是你想过没有,高考在你的人生中也许就这么一次,但是却可以影响和改变你的一生。即便是你本事再大,也需要一个平台来释放,现在这个社会还是非常注重学历和资历的,如果你没有一个正派大学的毕业证,以后即便是你有出息了,这也可能会成为你的软肋,被人看不起……”

        秦朗洗耳恭听着,因为他知道陶若香这些话肯定已经憋了好几天了,如果不让她发泄出来的话,她肯定不会好受。

        所以,秦朗等到陶若香说完之后才说了一句:“我以后准备吃江湖饭了,所以就算是没有正派大学的学历,相信也不会受人鄙视的。”

        “什么,你就准备混黑.道了?这就是你的人生终极理想?秦朗,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陶若香果然是一脸的失望之色,“你知道吗,你能够使唤黑.道的人,让他们对你产生敬畏,那是你的本事;你如果你要变成黑.道人士,我认为那是一种堕落!”

        “陶老师,你这么激动做什么。”秦朗微微笑道,“我说自己准备吃江湖饭,又不是混黑.道。黑.道,只是江湖的最底层,而我要做江湖的顶层人物,掌控黑.道却不限于做一个黑帮人士。陶老师,这就是我的选择。另外,我也没打算就放弃学业的。”

        “那你所谓的江湖饭,究竟是什么?”陶若香似乎一头雾水,在她看来别人口中的“混江湖”那就是“混黑.道”,因为很多街头小混混都是这么说的。

        “具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对了,你看这个——”

        秦朗将一张办公桌上面的装饰小塔托在了手掌中,“如果这一座塔是江湖的话,我的目标是塔尖,而陶老师你所说的黑.道,在最下面的一层,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你少跟我胡扯!”陶若香哼了一声,“甭管你混黑.道还是混江湖,那都不是正途,你就算是不为自己的将来着想,你也为你父母想想看啊,你父母可是真正的知识分子,难道他们不会介意你混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