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30章 最后一道关卡
  • 正文 第430章 最后一道关卡

    作品:《少年医仙

        “这是怎么回事?”见象和尚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南北,他已经很多年了没见过外人了,更没见过女人,女人这种生物对他来说都成了非常遥远的存在了。www.lingdiankanshu.com见象和尚虽然是佛宗弟子,却是半路出家,并非真阳之身,尝过其中滋味,自然特别怀念。何况,他已经数十年没有碰过女人,甚至连见都没见过。

        而且,眼前这女子打扮十分妖艳,简直比他以前见过的怡红院姑娘还要开放,上面可以清楚地看到乳.沟,下面的短裙本来就很短了,但是却还开了岔,简直都可以看到最隐秘的地方了。

        见象和尚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把持不住,就在犹豫的时候,那女子伸手在他胸前一推,见象和尚便倒在了床上,他还没有回过神来,那女子已经骑坐在了他的身上了,顿时见象和尚便把持不住了,一下子将腰间的浴巾都给顶开了。

        “呀!~”

        这按摩的女子不由得惊呼一声,虽然她也曾经给一些老人家服务过,但是很多老人都已经是强弩之末,这地方只能稍稍动弹一下,哪像这老头子,简直龙精虎猛,比那些年轻人还要精干。

        惊讶之后,按摩女子媚声媚气地说:“老先生,你要额外的服务,可要加钱哦。哎呀,你这眼睛怎么是绿色的,难到你还带了美瞳?”

        “好!”见象和尚这会儿已经是如箭在弦,不得不发了,哪里还管那么多,将腰肢一挺,精准无比地破开了按摩女子的底裤,直捣巢穴。

        “想不到这老头子居然是一个急色鬼!”这按摩女子心中暗道,口中却禁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之声,这老头子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没想到这方面的“功力”却非常深厚。

        但是,这按摩女子刚呻.吟了一声,忽然间就口吐白沫,嘴唇发紫,一下子就从见象和尚的身上歪了下去,直接滚落在地板上。

        见象和尚刚进入大欢喜的状态,没想到一下子就结束了,看到这按摩女倒在地上,见象和尚也慌了,他知道这女子是中毒了,正要用内劲给她逼毒,却听见窗口出发出一声冷哼。

        “行啊,见象和尚,我看你还真是贱像啊!就这么短时间,你这老家伙就跟按摩女搞上离开,你还真是会跟新时代接轨呢!”秦朗冷笑着将偷来的衣服丢给了见象。

        “主人……我,我也不知道为何,忽地内心欲.望大作,把持不住,我想应该是心魔作祟,幸亏主人及时出现……不过,还请主人给她解毒。”见象解释说。

        秦朗再次冷笑一声,将一枚解毒丸放入了这女子的口中。

        随后,秦朗才接着说:“我想应该是你脑子当中的两条傀儡虫在作祟吧,这会儿那两条傀儡虫在你的脑子里面搞得欢,可能也影响了你。”

        “没错,是的,应该就是这样,我还以为是心魔作祟呢。”见象老和尚汗颜道。

        “我就是随便一说,你还真的就接上了。”秦朗鄙视道。

        见象一脸尴尬,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算了,我就知道你这老和尚也不是什么善类,而且你是男人,受不住这种诱惑那也是很正常。只不过,你是毒人,跟这女子胡搞,你这不是要她命么。”

        秦朗说着,用手去把了一下这女子的脉,然后用一种古怪的笑容看着见象和尚,“见象和尚,你的语气真是不错啊,当真是毒人碰上了毒妇。”

        “毒妇?主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女子有性.病——也就是所谓的花柳病,你这老家伙也不想想,这种不正规的按摩店,能有什么好货色。”

        “什么……花柳病!”见象和尚大惊。

        “放心,你本来就是一个毒人了,花柳病这种病毒恐怕对你也没用。”秦朗淡淡一笑,“行了,这女子不会死的,我们走。”

        “这个……主人,老仆想请您帮个忙。”见象和尚忽地说道。

        “说吧。”

        “老仆想请主人治好她的花柳病。”见象和尚叹道,“我跟她好歹也做了一场露水夫妻,作为一个女人,得了花柳病以后怕是痛不欲生,主人精通医理,应该有办法救治她的吧。”

        “想不到你这老和尚还有这样的想法。”秦朗说道,“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你,我留一个药方给她,不过她愿不愿意治疗,那就是她的事情了。”

        说完,秦朗拿起房间里面的便签纸,写下了一个药方,放在了这女子的胸前的衣服中,这样她醒来自然就会看到,至于她相不相信这药方,那就是她自己的造化了。

        从小旅馆出来的时候,秦朗不仅换了一身衣服,连这张脸也换了,随后秦朗和见象上了出租车,随着车流缓缓地向城边上行驶去。

        一路上,秦朗都可以看到有不少的人在“检查维修”下水道井盖,司机报怨地说:“市政这些人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忽然对全城的下水道进行检修,说是为了预防洪水的时候,井盖脱落而造成伤亡,好像今天哪个城市发洪水,有几个人掉入了没井盖的下水道淹死了……但是这么搞,交通完全瘫痪了。”

        预防洪水么?

        秦朗心想叶家的人果然高明,居然还能找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不过,现在秦朗已经逃之夭夭了,只要出了安蓉市,跟老毒物汇合了,他就应该安全了。而现在,叶家和六扇门的人,肯定都还以为他还在下水道里面藏猫猫呢。

        秦朗的分析没错,这一路上虽然车比较堵,但是却没有受到警察的盘查,当然即便是有警察盘查,以秦朗现在的容貌,这些警察也看不出来,而且秦朗用了掩盖自身气息的药物,即便是警犬也无法将他找出来。

        总之,现在秦朗感觉是天高任鸟飞了,只要出了安蓉市城区,他就安全了。

        至于马真勇,有老毒物去安排了,秦朗自然也不用担心。

        今天在安蓉市,一进一出,简直将叶家的人耍得团团转,这让秦朗心头感觉很爽。

        而且,今天叶家的军火交易也被唐门中人破坏了,今天对叶家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至于叶家死去的人,就当是他们为炸水坝死去的无辜者偿命吧!

        秦朗的心情变得轻松起来,上了前面的立交桥,可以直通高速公路了,这一趟旅程似乎可以画上句号了。

        只是,那立交桥的下面有几辆警车停在哪里,应该是例行检查,这大概是秦朗出城的最后一道关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