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24章 谁是谁的机缘
  • 正文 第424章 谁是谁的机缘

    作品:《少年医仙

        此时秦朗默运无相心法,就是要让自己的鲜血变成剧毒,对于身具无相毒体的人来说,自身就是最强大的武器,也是最强的毒物,现在秦朗虽然无法动弹,但是他依然具有强大的攻击性,依然是最毒的毒药!

        咕嘟!咕嘟!

        这老和尚连连吞了秦朗几口鲜血下去,这鲜血本应该是最美味的,但是正如秦朗所想的那样,他的鲜血可不是那么容易消化的。www.lingdiankanshu.com这老和尚虽然是一个毒人,但却是后天炼成的毒人,跟秦朗的无相毒体相比,仍然是天壤之别,所以他吸了秦朗的血,那便等于是饮鸩止渴!

        “呜呜!~呜呜!~”

        果然,这老和尚喝了秦朗几口血之后,顿时发出一阵痛苦的悲鸣,秦朗的鲜血对于他来说,那简直就是穿肠毒药,他可以无视钻山鼠、金剪蛟的毒,但是吸了秦朗的鲜血,却根本无福消受。虽然毒人对于痛楚的感知很弱,但是这种痛楚来自他的肠胃、来自他的内脏,可谓是钻心之痛,即便是这毒人,也是承受不住的!

        悲鸣之中,这老和尚终于放开了秦朗,这让秦朗得以喘气,并且迅速地远离了这老家伙,刚才对于秦朗来说,就像是从鬼门关上转悠了一圈,而且还是最最恐怖的鬼门关,因为他险些就被这老和尚给吃了!

        “施主……施主,救我……”

        就在这时候,秦朗的脑子当中忽地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这里没有其他人,哪来的声音?”秦朗心头不禁一惊,不过他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并未被吓住,而是将目光落在了这个毒人身上。

        这个毒人口中依然在悲鸣,难道这声音是他发出来的?

        “施主……是我,求你救我,让贫僧得以解脱。”这声音果然是毒人发出来的,但是却不是从他的口中发出,而是他精神力!他的意念!

        “难道这老怪物的修为不止是通玄,而是超越了通玄境界,达到了‘武玄’的层次?”秦朗心头再度骇然,秦朗曾经听老毒物讲过精神力的事情,并且亲自体会到老毒物的精神力进入自己脑子当中的情形,所以他对这种情况并不陌生。

        遇到这状况,秦朗第一时间稳住自己的心神,免得被对方影响,然后才向这老怪物说道:“让我救你,你刚才还想吃我来着呢!莫非,你真的以为我可以像佛一样——舍身喂鹰不成?我要是有那样的觉悟,早就加入你们佛宗了。”

        “施主……我的神智一直都被脑中的傀儡虫所控制,直到刚才喝了施主的血,毒性将那傀儡虫都镇压住了,我的神智才得以清醒了一些,所以只有施主才能救我,恳请施主大发慈悲,若是你救了贫僧,贫僧一定感恩戴德。”这老和尚非常诚恳地说道。

        “让我救你?唔,我要怎么救你呢?”秦朗问道,“万一你清醒过来,将我杀了或者吃了怎么办?”

        “施主放心,贫僧怎么可能是这种忘恩负之徒,施主也是习武者,而且我看你似乎会用银针,此时这傀儡虫被毒气所伤,我感觉到它的位置就在脑部的百会穴附近,你将银针刺入百会穴之中,便可以制住它,贫僧就能得到解脱了,必定对你感激不尽。”老和尚说道。

        “百会穴吧?嗯,我倒是知道位置的。”秦朗说道,“只是,头部穴位必须要小心谨慎用针,你说你的脑子当中有傀儡虫?这傀儡虫是什么东西啊?”

        秦朗当然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傀儡虫是什么东西,秦朗比谁都清楚。只不过,这个老和尚来历很诡异,在完全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情况下,秦朗可不会装烂好人。对于佛宗,秦朗知之甚少,但是每逢秦朗提及佛宗的时候,老毒物时常都会说一句:

        “秃驴都该死!”

        秦朗不知道老毒物之所以如此评价佛宗是否因为他跟佛宗有过节,但是面对佛宗的人,秦朗还是要小心一点,毕竟他是毒宗,是佛宗和道教眼中的邪魔外道。所以,就算是害人之心,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这老和尚脑子当中为何有傀儡虫,秦朗感觉这事十有**跟毒宗有关系,但是现在他并不说出来,而是乘机套话。

        “哦,你可能不知道,这傀儡虫吧,是一种毒虫,会寄生在人体脑袋中,让人痛苦无比,但是正好施主你的毒性压制住了它,所以恳请你将它杀死,让贫僧得到解脱。”老和尚一副诚恳地样子,语气很像是得道高僧。

        不过,秦朗却知道这老和尚撒谎了。什么出家人不打诳语,看来都是假的。这老和尚自然清楚傀儡虫能够干什么,但是他却故意不告诉秦朗。

        只是这一点,秦朗就可以肯定这老和尚并非什么真正的得到高僧。

        但是秦朗并没有表露出来,装着微微惊讶地样子:“想不到还有这样的虫子?唔,是百会穴吧,你确定?不会给你产生不利影响?”

        “不会!不会!施主你快点动手吧!”老和尚竟然显得有几分着急了。

        “那好,我就用针了。”秦朗说。

        “好!好!”老和尚有些激动地说,神情不像是解脱,倒像是逃脱。没错,就像是从一个囚牢中逃脱的感觉。

        秦朗将三根银针同时刺入了这老和尚百会穴附近,片刻之后说道:“大师,你脑袋中的虫子,应该已经死了吧?”

        “唔……我看看,好!好!好!”老和尚连说了三个好字,因为他终于感觉不到脑袋中这只虫子的存在了,他终于解脱了!

        “既然大师的顽疾已经解除了,那我也就告辞了。”秦朗准备离开这里了。

        “施主请等等。”老和尚笑着说,“施主替我解了这顽疾,贫僧应该好好感谢施主才行。”

        “不用了。”秦朗说道,“我们在这里萍水相逢,那也算是一个缘分,佛门之中不是讲究机缘么,我想这就是我们所谓的机缘吧。”

        “没错,的确是机缘,但不是你的机缘,而是我的,嘿嘿……”老和尚忽地笑了起来,笑容显得阴森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