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84 受伤的唐门中人
  • 正文 第384 受伤的唐门中人

    作品:《少年医仙

        唐正刚这老家伙,想不到拍马屁的功夫也是炉火纯青,什么医术超凡、当世无双、妙手回春等等张口就来,秦朗明知道对方是奉承自己,但这时候也不好生气,只不过秦朗此时一心向着救回马真勇的事情,哪有闲情逸致去管唐正刚的叔叔死活,正要准备拒绝唐正刚,却听见唐正刚又道:“秦先生,这一次叔父是中了东洋鬼子伊藤家族的秘制毒药,如果我们唐门解不了这毒,治不好叔父的话,恐怕会让这些东洋鬼子暗暗得意,所以务必请秦先生帮忙,我们唐家愿意付出重大的酬劳……”

        “等等,你说你的叔父是中了东洋鬼子的毒?”听见“东洋鬼子”这四个字,秦朗顿时就上心了,秦朗不算是真正的愤青,但是秦朗绝对不喜欢日.本人,反正在秦朗看来,日.本人就是一个变态而狂妄的民族。www.lingdiankanshu.com

        对于日.本人,秦朗的观点只有一个:死的日.本人,才是好的日.本人。

        很多时候,秦朗听到日.本这两个字,都会觉得不舒服,不过让他更不舒服的是,国内居然还有不少人试图亲日,完全忘记了曾经的家国耻辱。

        所以,此刻听见唐正刚的叔叔竟然是被东洋鬼子打伤的时候,秦朗就改变主意了,能够跟东洋鬼子过招的人,那就是值得去救的。

        “是的,叔父是被伊藤家族的暗器所伤。”唐正刚说,“如果秦先生肯帮忙的话,我们唐家必定是感激不尽……”

        这件事情唐正刚之所以如此上心,一方面是因为受伤的是他的亲叔叔,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这个叔叔是他们这一脉的中流砥柱,如果这一次变成残废、功夫全无的话,对于他们这一脉在唐家的地位、权力影响也非常大。

        “既然这样,我就去看看吧。”秦朗说,“不过,我必须在今天晚上赶回夏阳市。”

        “秦先生您放心,我们距离夏阳市不到一百公里的路程,我这就安排人来接您,请问您的位置是?”

        “让你的人到三江大桥的桥头来接我就行了。”秦朗并不轻易暴露自己的藏身位置。另外,为了稳妥起见,这一次秦朗将冯魁这个毒奴也带上了。

        十几分钟过后,秦朗到了三江大桥的桥头,唐正刚派来的人已经在桥头等着了,这是一辆黑色的路虎车,秦朗上车之后,车子迅速驶向目的地。

        如今夏阳市四周的高速公路已经四通八达,半个小时之后,秦朗就到达了目的地——明海湖风景区。

        不得不说,唐门这帮家伙真是懂得享受,所以这帮杀手不仅开豪车、而且还住高档别墅、过奢侈地生活。不用说,明海湖风景区临湖的几栋位置最佳的别墅,肯定都落在了唐门这帮家伙手中。

        不过,作为杀手,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态度也没错,诚如唐三所说,杀手过的都是刀口是昂舔血的日子,当杀手的很少有人会去存钱,因为说不准哪一天就一命呜呼了,人死了钱没花完,这种事情的确有些悲哀。

        所以,唐三说唐门的人,很多人其实都是负资产,欠银行一屁股债务。不过,这个世界很奇怪,往往都是穷人在拼命地存钱,而富人却是在拼命地贷款,存钱的人过苦日子,借钱的人过的都是好日子。

        这不,唐门的这些人,过的日子还真是惬意。

        但是对于躺在床上等死的唐银虹来说,他的舒坦日子已经到头了。唐银虹便是唐正刚的叔父,虽然是叔辈,但唐银虹实际上比唐正刚大不了几岁,而且唐银虹的功夫修行更深,所以更加不易衰老,看起来和唐正刚相差无几。

        但是现在,唐银虹看起来却十分苍老,有一种日薄西山的悲凉。当然,此时别墅窗外只有月亮,连落日都没有了。

        唐银虹接了一个暗杀任务,目标是日.本某家族的大人物,虽然成功斩杀对方,但是却被伊藤家族的高手用剧毒暗器击伤,唐银虹偷渡回国之后,已经毒发,并且毒素已经从后背渗透到内脏、脊柱,唐门的用毒高手都已经束手无策了。唐门的“郎中”可以保住唐银虹一条命,但是却无法保住他的功夫,甚至唐银虹的余生都只能在椅子上或者床上度过了。

        秦朗下车的时候,唐正刚亲自站在门口迎接,随后在唐正刚的引领下进入了唐银虹的房间。此时房间里面,就只有唐正刚、唐千元父子。至于冯魁,则是站在门口,纹丝不动,就像是一尊雕塑似的。

        “正刚,我的伤势我清楚……咳咳……你也不用再给我找什么医生了,我这身功夫,算是被东洋鬼子给废掉了!草……他大爷的,想不到老子一辈子……刀尖上舔血,到最后居然被东洋鬼子给废掉了……真是不甘心啊!”唐银虹的语气带着愤怒,还有不甘。

        “叔叔,您别胡说,这位是我专门请来的杏林高手,医术超凡脱俗,他一定有办法给你解毒疗伤的!”唐正刚又吹捧了秦朗几句。

        “噢,他就是你请的郎中?”唐银虹将目光投向秦朗,似乎有些不相信。以秦朗这种年纪,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杏林高手、医国圣手,甚至连边都沾不上。

        “叔叔,您千万不要小看了秦先生!”唐正刚担心自己的叔叔得罪了秦朗,赶忙说,“上一次千元的身体,就是他调理好的。”

        “唐千元中的毒,是我下的。”秦朗平静地说。

        唐银虹露出诧异地神情,然后轻轻地点头:“能施展这样地奇毒……想必医术也是有些火候……既然如此,就劳烦先生了。反正,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咳咳~”

        “秦先生,那就请你给叔叔诊治了。”唐正刚恭敬地向秦朗说道。

        “嗯。”秦朗微微点头,开始查看挪动唐银虹的身体,查看他的伤势。

        唐银虹的伤势在背后,其伤口只有铜钱大小,深入肉中大概有两寸,但是这伤口四周,却有碗口大小的腐肉,这一团腐肉发黑发臭,即便是屋子当中的檀香都掩盖不住,居然还引来了一只苍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