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78 人命最重要
  • 正文 第378 人命最重要

    作品:《少年医仙

        “很多人都认为,学游泳最好的办法,绝对不是站在岸上学习,而是将不会游泳的人直接扔进水池,在水中多扑腾几下,很容易就学会游泳了。www.lingdiankanshu.com反之,在岸上呆着训练的人,总是很难学会游泳的。老毒物,我知道你的想法,你就我这么一个真传弟子,所以不想我还未成长起来就被人斩杀了,是这个意思吧?”

        “哼!你知道老子良苦用心就对了!”老毒物冷哼了一声。

        “你老人家的良苦用心我怎么不知道。你经常这么跟踪我、偷窥我,不就是担心我被人斩杀了么。不过您老放心,既然我是你老人家挑选的传人,又怎么可能轻易被人给斩杀了。另外,我觉得置身于江湖斗争之中,肯定比隐匿山间修行进展来得快。所谓压力越大,动力也就越足嘛!”

        “你小子,说得倒是头头是道。”老毒物哼了一声,“如果你没有那些妇人之仁,老子也能放心不少,但是你这小子,偏生有妇人之仁,我早就说你会出事的。结果现在看来,老子的判断果然没错,如果不是妇人之仁,如果不是去寻求所谓的正义,你的身份怎么可能有暴露的危险——不过,现在再说这些也没意思了,既然你小子已经惹出了麻烦,老子也不能看着你出事。”

        老毒物看样子也是刀子嘴豆腐心,虽然他的语气有些幸灾乐祸,但却不能看着自己的徒弟倒霉,因此他收起了那些取笑的话,开始给秦朗出主意了:“既然你那位姓马的朋友已经落入叶家的人手中,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将你的名字吐露出来了,这个是迟早的事情。叶家的人,必然也有逼供的高手。不过,有一个办法可以避免你暴露。”

        “别卖关子了,赶紧说。”秦朗催促道。

        “直接给叶家的人打电话,让他们用你朋友来换证据。”老毒物老奸巨滑地说,“叶家的人,最关心的是他们的罪证,只要你肯拿出罪证去换马真勇那小子,他们必然会答应的,而且也没有必要在对马真勇进行逼供了,那么你的身份暂时就不会暴露。”

        秦朗的目光亮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老毒物这个主意真的不错,用证据去换马真勇,这不仅可以保全马真勇的性命,而且还能保住秦朗的身份之谜。正如老毒物所说,叶家的人关心的是他们的罪证,只要他们拿回罪证就行了,至于这份罪证究竟是谁拿的都不那么重要了,因为一旦叶家的人拿回了这些证据,他们必然会杀人灭口的。

        其实,老毒物这个主意并不复杂,按道理秦朗也应该想得到才是,只是秦朗和马真勇一样,都非常看重这些证据,毕竟这些证据是马真勇冒死弄到手的,而且洛海川也因此被软禁、审查,好不容易弄到手的东西,怎么可能拱手送回给叶家的人!

        而且,之前马真勇用暗语提醒秦朗,这是摆明了宁愿牺牲性命也要保全这些罪证。马真勇是真正的军人,有荣誉感的军人,所以他不耻叶家这些“军人”的所作所为,而且他知道自己已经凶多吉少了,所以才下决心牺牲自己保全这些罪证。

        秦朗也是因为太看重这些东西了,所以才没往这方面想,但此时听老毒物说起来,秦朗这才意识到这个主意真的不错,而且在秦朗看来,罪证再重要,也没有马真勇一条命重要。

        天地间的正义,是应该惩恶扬善。但是为了惩戒坏人,却要牺牲好人的性命来保全坏人的罪证,即便是日后坏人得到法律制裁,但是为了惩戒一个坏人,却牺牲了无数好人的性命,这真的值得么?

        显然不值得!

        秦朗的内心虽然没有老毒物那么黑暗,但是他也知道即便是再重要的罪证,也不值得马真勇这样的真正军人用自己的性命去换,所以秦朗接受了老毒物的主意——

        跟叶家的人交换!

        秦朗再次拿起手机,拨通了马真勇的手机号码。

        ********

        此时,安蓉市郊区,平川省军区的一个秘密地下基地中,叶家的人正在对马真勇进行严刑拷打,负责拷打的人,正是平川省军区赫赫有名的人物,号称叶狂人,是平川省军区的“兵王”。

        叶中石今年三十六岁,作为士兵,这个年龄似乎稍微偏大,但因为叶中石从小习武的缘故,所以现在他的身体状况正处于人生的最巅峰,拥有非常强大的战斗力。叶中石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五,长得非常壮实,浑身肌肉凸显,典型的虎背熊腰,随便一站,便让人觉得他的身体之中蕴藏着狂暴的力量,绝对是杀人机器一样的恐怖存在。

        马真勇也算是特种兵中的佼佼者了,但是跟叶中石比起来,无论体形还是气势,都差了好大一截。而事实上,这一次马真勇之所以这么快就被叶家的人抓住,便是因为叶中石亲自出手了,叶中石号称是平川省军方的“兵王”,不仅功夫高明,而且非常擅长追踪、野战等等手段,更重要的是,同样作为特种兵,叶中石对马真勇非常了解,所以有针对性地马真勇进行了围捕,果然一击凑效了。

        此时,叶中石冷冷地看着被捆绑在木桩上的马真勇,冷哼道:“马真勇,你好歹也是个军人,我看你是一条汉子,本来想给你个痛快,但是你却不让老子痛快,看样子你是铁了心要尝一尝老子拷问的手段了!”

        “叶中石,有什么手段你使出来就行了……我马真勇不是孬种!”马真勇虽然遍体鳞伤,但是口气却还很硬。

        “马真勇,没想到你这么讲义气,还不肯将你的同伙招出来。不过没关系,就算是你能撑过老子的拷问,你也撑不过药物的作用。你是特种兵,当然知道有些药物可以让你吐出内心的秘密,等你的身体被我们摧垮之后,我们再给你注射这类药物,很容易就能摧垮你的意志,到时候你不仅会把我们想知道的东西全部吐出来,而且事后还可能变成白痴,何苦呢?”叶中石拨弄着手中的皮鞭,继续对马真勇进行心理攻势。

        “老子变成白痴更好!变成了白痴,就算是你打我、杀我,我也不会有痛苦,不是更好么!嘿……叶中石,真想不到你们叶家竟然做出了卖国的勾当,简直是侮辱你们的先人!”

        “放屁!你懂什么!看来你挨的鞭子还不够——”

        叶中石正要对马真勇施展暴力,就在这时候,马真勇的手机响了起来。

        马真勇的神情有些紧张起来,他不知道这个时候还有谁会给他联络,但无论是谁,这个时候联络显然都不合适。

        “是刚才那个电话!”叶中石旁边,已经有人开始对手机信号进行追踪分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