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73 打破束缚
  • 正文 第373 打破束缚

    作品:《少年医仙

        现在仔细想想,还是老毒物说得对,他还是低估了叶家的实力,同时对于正义和邪恶的理解力也太过片面了。www.lingdiankanshu.com老毒物说得没错,想要通过所谓的正常渠道来惩戒邪恶,实在太困难了,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掌握着制裁权的人,其中不少就是邪恶之徒。诸如雷军义这样的人,也许不在少数,想要指望着这些人“伸张正义”,机会实在太渺茫了。

        官场之中并非没有包青天、宋提刑,只是这样的清正的人物实在太少了,秦朗将希望寄托在一些当权者的公正廉明上面,本身就有些可笑。如果这一次跟雷军义见面的不是秦朗,而是别人,比如马真勇等,他们不知道雷军义的本来面目,而且必定坚信洛海川的判断,那么这一次见面必然是凶多吉少,并且最大的可能就是被人干掉,辛苦得到的证据也将落入叶家人的手中。

        看来,这个世界依然是坏人可以为所欲为,而好人想要伸张正义,却是难于登天。

        喀嚓!

        一道闪电划破夜空,雷声大作,风声更猛了,似乎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下车的乘客们,此时都到售票厅中等候,因为都预感一场暴雨即将来临了,所以在暴雨来临之前,自然是应该呆在可以避雨的地方。

        但这个时候,一个人却信步走出了车站,走入了雷电交加的夜晚之中。

        这个人就是秦朗。

        因为从这一刻开始,秦朗不想再被愚蠢的规则所束缚了,正如老毒物所说,所谓规则都是强者和上位者指定的,从这些规则诞生开始,就已经自然而然地向上位者倾斜了。而且这种事情屡见不鲜,比如一些当权者贪污亏空国家资产数亿甚至数十上百亿,也很少被判处死刑,而一些偷盗银行、有钱人的小偷,可能因为数十万上百万的金额就被判处死刑。大家都信奉着同样一部法典,但却可能遭受截然不同的审判, 没有所谓的公平的存在,因为掌管着这一部法典的人,他们同样是当权者也是上位者,自然会将公平的天平向他们这一方倾斜的。

        秦朗手中明明有叶家犯罪的证据,却是伸冤无门;雷军义本应该替洛海川伸张正义,但是他却偏偏出卖了洛海川。如果不是有老毒物的提醒,如果不是秦朗机灵的话,为了让这正义得到伸张,恐怕秦朗已经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这是愚蠢的行为!

        忽然间,秦朗觉得老毒物的说法是对的,他拿着证据去找雷军义,根本就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因为他是在用自己的命去换取正义的审判。不,不是换,而是赌!因为只差一点,秦朗就将自己的性命都给输了。

        “好!既然已经有了证据,既然伸冤无门,既然无法靠执法者伸张正义,我便自己动手!”

        此时此刻,秦朗的心头已经下定了主意。与其用自己性命去冒险换取正义的制裁,倒不如自己动手去制裁。叶家的人,可以调动军队,可以动用武警,可以买通高级官员,想要通过正常的渠道伸张正义,简直就是九死一生,因为在这个领域,叶家的人拥有强大的先优势。所以,秦朗决定不在遵循这种愚蠢的规则了,他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达到目的,彻底击垮叶家。

        狂风继续呼啸,雷电继续肆虐着,但诡异的是,众人意料中的暴雨却迟迟未到。

        火车站里面,很多人正在犹豫着是否要离开的时候,秦朗已经回到了学校宿舍当中。

        回寝室之前,秦朗给老毒物打了一个电话,老毒物告诉秦朗他已经返回了平川省,六扇门的那个捕手也被老毒物轻松地摆脱了,这当然是必然的事情,因为老毒物的功夫本来就比那个捕手高出很多,如果不是老毒物故意隐藏了实力,那个捕手连跟老毒物交手的机会都没有。老毒物之所以这么做,其目的就是为了给秦朗打掩护,老毒物的身份可以暴露,甚至不怕暴露,因为老毒物没那么容易被人干掉。但是作为毒宗传人的秦朗不同,一旦他的身份暴露,六扇门容不得秦朗,江湖很多宗门也容不得秦朗的存在,因为很多江湖势力都不愿意看到一个重新强大起来的毒宗。

        甚至也包括了唐门,即便是唐门,也不想看到毒宗强大起来。

        这一次通话,老毒物没有提醒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也许是老毒物认为,有了这一次的经历之后,秦朗应该知道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和想法了。

        事实也是如此,经过了这一次的事情,秦朗的思想的确有了明显的转变。

        在宿舍里面休息了两三个小时,就已经天亮了。

        宿舍里面的人陆续起床用功学习去了,就剩下赵侃这厮还在酣睡。

        秦朗也起床了,却不是用功学习英语和数理化,而是照例去了学校后山学习功夫。昨夜风雷肆虐,但最后却只洒了一场小雨,树林当中到处都是风雷肆虐过后的树枝、落叶,不过昨夜的风雷显然没有对山林中的生物造成多少影响,此时的山林依然鸟声虫鸣不断,一幅生机勃勃的景象。

        秦朗在山林中练了一个多小时的拳脚,练功完毕之后,秦朗感觉自己神清气爽,脑子也灵光了很多。

        于是,秦朗给了陆青山和赵侃打了一个电话,约他们两人在学校外面的馆子吃早饭。

        当秦朗已经点好了东西,这两人才匆忙赶过来。赵侃不必说了,这小子肯定是在寝室里面睡懒觉;至于陆青山,他旷课的频率比秦朗还高,最近显然还忙着对付叶家、收复卧龙堂的事情。

        两人到了之后,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赵侃——智囊同学,你怎么看起来不像是智囊,而像是酒囊饭袋呢?”秦朗向赵侃说,“你以为我请你们两个吃早饭,就只是吃早饭这么简单?”

        “我擦!不吃早饭,作为智囊的我,脑子怎么转得动。”赵侃将一个肉包子塞了下去,才接着说,“看在这包子味道不错的份上,你可以向我这个智囊请教问题了。”

        “智囊同学,我有叶家卖国的罪证,你说要怎么处理,给我出个好主意别吧。”秦朗看着赵侃认真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