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72 路遥知马力
  • 正文 第372 路遥知马力

    作品:《少年医仙

        “逃离火车?”秦朗在心头冷笑了一声,如果逃离火车的话,他怎么返回夏阳市,难道走路回去么?秦朗可没有老毒物那么变态的能力,如果是老毒物的话,就算是不乘车,恐怕也有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变态能力。www.lingdiankanshu.com要是秦朗的话,虽然能够跑得比普通人快一点,但是可不敢跟车马较劲。所以,秦朗怎么可能轻易离开火车。之前在卫生间的小伎俩,轻易地骗过了这几个乘警,秦朗心头还是有些小得意的。

        当然,这几个乘警被骗过也并不意外,因为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秦朗自己,看到这样的情况,也必然会认为对方已经离开了火车,因为作为一个逃犯,屁股后面有警察追赶着,当然是巴不得逃跑得远一点,那么冒险离开火车,当然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殊不知,秦朗却反其道而行,来了一个出其不意的做法。

        最危险的地方,有时候也就最安全。

        只要这些乘警以为秦朗已经离开了火车,那么接下来秦朗的处境反而比较安全。

        秦朗换了一件黑色的t恤,然后从车顶跑向了火车尾部,这一列火车的尾部几节车厢是卧铺,因为安蓉市和昆城之间就几个小时的车程,所以乘坐卧铺的人并不多,尤其是非节假日的时候,卧铺车厢里面的人更少。

        秦朗悄无声息地钻入了一个硬卧车厢当中。

        车厢里面的灯光不算强烈,因为人少,显得比较安静。

        秦朗刚从窗户中爬进来,就听见车厢里面有人压着嗓子说道:“乖乖,要不然我们在这里‘来一发’?”

        “来你个头!”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你真是忒不要脸!这里可是在火车上!”

        “就是在火车上,才刺激嘛!而且我已经看过了,这里没有别人。”男人的声音继续响起,“我们不禁要在火车上做,以后有钱了,我们还要去飞机上做——那叫‘一日千里’,懂不懂?”

        “噗嗤~”女人听了这话,笑了起来,不过笑声很低沉,显然是在压抑着自己的笑声,“你真是没个正经的!那你说,在火车上做那事,叫什么呢?”

        “这叫‘路遥知马力,日久知人力’。”男人邪笑道,“火车上时间这么长,日久了,你就知道我比马还有力。”

        说着,那男人似乎已经开始上下其手了,而那女人似乎欲拒还迎。

        片刻之后,车厢里面就想起了一阵低沉、压抑的呻吟声,秦朗躺在卧铺的上位,他没有偷窥,却也知道对方跟他只隔了几个铺位。

        呻吟声,肉肉的撞击声和一些奇怪的声音连同火车的运行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支奇特的小夜曲,悠悠扬扬地飘荡在夜空之中。

        火车在夜色中奔驰着,秦朗安静地躺在卧铺上层,开始修炼他的无相心法,这是秦朗每天晚上的必修课,无相心法是无相毒功的一部分,秦朗每天服用毒药,是为了激发身体吸纳和释放毒素的能力,无相心法则是对精神力的修行,因为秦朗的身体越强大,也就越需要强大的精神力来驾驭这个身体。否则的话,如果秦朗不能完全驾驭身体,岂非就变成了一个无差别攻击的毒人了,不小心碰了一下别人,就会造成对方中毒,那岂非太可怕了?不仅可怕,而且真要是那样的话,秦朗立即就会江湖中人的公敌,很快就会被联合斩杀的。

        之前经历过了精神层面的攻防,秦朗对精神力的修行有了很多的了解,当他的心神完全沉静下来的时候,他开始感觉到耳边的那些“小夜曲”开始逐渐地远去,然后终于完全“消失”,秦朗完全做到了“充耳不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

        差不多三个小时之后,秦朗自然而然地“醒”了过来,因为火车已经进入了夏阳市境内,秦朗已经准备下车了。

        停止了修行之后,那一对小情侣的声音再度传入了秦朗耳中。

        “不会吧?”秦朗不禁骇然,感觉自己的认知似乎都被颠覆了。

        三个多小时了,他们居然还在战斗着?

        难道真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力”?

        但是,一下子持续了三个多小时的人,他还算是人么?恐怕真是骡马都比不上吧。

        就在秦朗诧异之际,那小对情侣终于消停了,秦朗不禁摇了摇头,心说那女人应该被折腾得受不了吧,但就在这时候,却听见那女人幽怨地说:“怎么又停了……人家还没到呢……还说什么路遥知马力,休息了一个多小时了,五分钟又没了……”

        “没关系……我再休息一个两个小时,咱们又可以来了。”那男人喘着气说道,“火车上,有些紧张……不过有了这经验,以后在飞机、轮船上的时候,我们就对了,嘿~”

        “旅客朋友们,火车正驶入夏阳站,请要下车的旅客朋友们做好准备……”

        这时候,喇叭里面响起了火车停站的提示。

        秦朗从上铺翻身下床,准备下车了。

        “谁——”

        听见了秦朗下床的动静,那个男人警觉性地问了一句。

        “当然是搭车的乘客。”秦朗平静地说道,“走了,祝你们玩得愉快。”

        秦朗洒然走出向了车厢出口。

        片刻之后,才听见那女人报怨地说:“讨厌!你还说没人呢!”

        “肯定是睡在上铺的,管他呢——他走了,这会儿就真的没人了,等我抽支烟,我们再来一次。”

        “你去死!”女人恨恨地说。

        秦朗有惊无险地下车,到达的了夏阳市。

        从夏阳市车站出来,已经是深夜了。

        这时候夜空之中风声呼啸,“呜呜”地响,就如同万千鬼魂在呜咽一样。看这样子,似乎要下一场暴雨似的。

        秦朗望着漆黑的夜空,听着呜呜地风声,隐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一次按照洛海川的安排,秦朗前往昆城和雷军义见面,结果一个照面,秦朗就把雷军义给干掉了,而且事发不久,秦朗就被六扇门的人给盯上,事情的演变完全超出了秦朗之前的计划,也超出了他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