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71 独自面对
  • 正文 第371 独自面对

    作品:《少年医仙

        六扇门,自古以来都是依托朝廷而存在的强大组织,此时秦朗总算是领教到了他们的高效率和能耐。www.lingdiankanshu.com

        对于普通人,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接触甚至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神秘的组织存在,因为六扇门不是为普通人服务的,六扇门不是警察,他们虽然也扮演着执法者的角色,但是他们执法的对象不是普通人,而是江湖人士。

        一旦有江湖人士危急国家或者危急到国家重要人物的安全,六扇门的人就会行动起来,然后展现出它强大的实力,将这些江湖人士彻底镇压。

        侠以武犯禁。

        六扇门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而秦朗在昆城做的事情,显然就触及到了六扇门的逆鳞,所以六扇门立即显现出它的威力,开始调查“凶手”的来历,并且开始对主要交通枢纽进行排查,因为按照六扇门的逻辑,一旦有人干了这么大的案子,往往都会立即选择离开作案地点,那么火车站、机场显然就是重点排查的对象。

        而秦朗和老毒物所在的这一列车,显然就处于六扇门的排查之中,并且秦朗和老毒物成为了六扇门怀疑的对象。不过老毒物见机得快,这位六扇门的捕手还未现身,老毒物就已经感知到了他的存在,并且成功地将其引开了。

        老毒物引开了这个卖盒饭的中年人,自然是不希望秦朗暴露。

        老毒物自己在六扇门中肯定已经有“案底”了,但是秦朗没有,老毒物也不希望秦朗被六扇门盯上,因为老毒物不想六扇门的人知道秦朗是毒宗传人。一旦秦朗的真正身份暴露,无论是六扇门还是江湖的其它宗门,恐怕都不会对秦朗太友好的。

        老毒物离开之后,秦朗也就开始思索着如何应对了。

        在思索的时候,秦朗已经离开了这一截车厢。

        之前那个卖盒饭的中年人,秦朗不用担心他,因为秦朗相信这个人一定会被老毒物耍得团团转,根本就不可能分心来对付他。现在,秦朗要担心的是车上的这些乘警,还有一些潜在的威胁,也许六扇门在这一列火车上还有别的人,秦朗必须做出万全的考虑,否则一旦落入六扇门人手中,那么秦朗的任何秘密恐怕都保不住了。

        因为秦朗相信,六扇门的人在审讯犯人方面,肯定是非常专业的。一旦被他们抓住,除非是死,否则肯定是保不住秘密的。

        刚才发生的事情已经从侧面向秦朗证实了六扇门的强大。

        秦朗已经连续穿过了两个车厢,这时候他透过玻璃门看到前面一截车厢里面有几个乘警正向这边快速走来,于是秦朗迅速地闪进了洗手间里面。

        进入洗手间之后,秦朗飞速地换了一张“崭新”的面孔,然后走出了洗手间,跟这几个乘警擦肩而过。

        看这几个人行色匆匆地样子,秦朗猜测他们应该是去追捕自己了。之前那位卖盒饭的中年人虽然没有向秦朗动手,但是想必已经向别人传递了信息,所以自然有人来抓捕秦朗了,只是那位卖盒饭的捕手肯定也想不到,秦朗并不是这么容易被抓住的。

        跟几个乘警擦肩而过之后,秦朗并没有就此安心。

        这一列车上的人并不多,秦朗相信这些乘警完全可以通过查票的方式或者别的办法将他排查出来,毕竟秦朗和老毒物两人都没有买票,这一列车上等于是凭空多出他们两个人,如果是在平常的时候,一列火车多两个人少两个人都没有人去理会,但是现在六扇门的人已经插手,别说是多了两个人,只怕是多了两只苍蝇,他们都会查得清清楚楚的!

        果然,秦朗刚刚避开几个乘警,却没想到那几个乘警居然去而复返,又开始向秦朗这边追了过来。

        毫无疑问,这几个乘警应该是得到了什么线索,似乎已经认定了秦朗。

        秦朗快步向前走去,试着摆脱这几个人,但是他还未摆脱这几个乘警,却看到前方又有三个乘务人员和一个乘警向他走了过来。

        两面夹击么?

        秦朗哼了一声,再度闪入一个洗手间中,并且将这个洗手间的门闩插死、扭弯,这么一来,外面的人想要打开洗手间的这个门,可就不仅是一点半点的时间了。

        砰!砰!砰!砰!砰!

        秦朗刚钻入洗手间,就听见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我们是乘警,例行检查,麻烦你开门!要不然的话,我们就要强行闯入了!……再重复一遍,我么是乘警……”

        外面的乘警开始冲着洗手间喊话了,秦朗没有从洗手间里面出来,倒是将对面洗手间里面一个中年妇女给吓了出来,她看到这么多乘警围着一个洗手间,忍不住嘀咕道:“这是干嘛啊,上个厕所都这么大阵仗!”

        一个乘警瞪了这个妇女一眼,然后又开始冲着秦朗所在的洗手间喊话:“你要是再不出来,我们就要强行破门了!”

        里面依然没有开门。

        几个乘警交换了一下眼色,其中一个比较壮实的乘警冲着洗手间的门猛地踹了过去,

        砰!

        卫生间的门发出一声轰响,但遗憾的是这道门并未给这位乘警面子。

        毕竟乘警只是乘警,他不是习武之人,还没有这么大的力量可以一脚让卫生间的门变形。这个乘警露出尴尬的神情,然后向身后的人说道:“谁有工具?赶紧把门砸开!”

        砸门的声音引起了不少乘客的关注,很多人都在纷纷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这些乘警却没有跟旅客们解释什么,他们找来了一些钳子、锤子之类的工具,敲打了十几分钟时间,才将卫生间的门弄开,但是当卫生间的门打开之后,这些乘警却不禁傻眼了——

        卫生间里面已经没有人了。

        卫生间的小窗户上面还挂着一根衣服拧成的简易绳子,看样子刚才躲在卫生间里面的这个人已经逃离这一列火车了。

        “报告——目标已经逃离火车!大致位置在……”

        一个乘警拿起对讲机向上级报告结果。

        此刻秦朗伏在火车的车顶上面,就如同一只四脚壁虎,稳稳当当地贴在车顶上,之前那个乘警的话,被秦朗听了一个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