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61 惩恶扬善
  • 正文 第361 惩恶扬善

    作品:《少年医仙

        “听你的意思,好像这个车站的生意都是你包揽了的?”秦朗问道。www.lingdiankanshu.com

        “当然。”吴昊说,“安蓉市最大的黄牛党就是我。每逢过节,大大小小的黄牛遍布城市,他们都只是给我打工而已。当然,每年都有一些小黄牛会‘阵亡’,落入警察的手中,这是方便铁道警察交差,他们每年打击黄牛总得有收获才行。而这些‘阵亡’的黄牛,都是不听话的人,或者想要自立门户的人。至于我这个老黄牛,当然不用去排队抢票了。”

        一路上,吴昊都没有问秦朗去云海省的原因,只是跟秦朗聊一些不着边的事情,这就是吴昊的聪明之处了,他知道哪些不该问,所以就闭口不问这些事情。

        在吴昊的帮助之下,在高铁开车前几十秒,秦朗以铁路工作人员的身份上了高铁,并且吴昊还专门叮嘱人给秦朗安排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座位。

        于是,秦朗就这样轻松地登上了前往云海省的火车。

        上车之后,秦朗换了衣服,不过他仍然将衣服和证件收入背包之中,打算到时候退还给吴昊,因为他知道这些真的证件、制服都不是那么容易搞到手的。

        有吴昊打过招呼,所以秦朗根本不用担心有人来查票,而且上车之后,秦朗还享用了一份营养午餐,并且居然还是免费的。

        吃过午饭之后,秦朗渐渐放松,昨天晚上折腾了一夜,秦朗决定好好休息一下了。

        距离昆城还有三个多小时的车程,秦朗打算好好休息一下,补充一下精力。毕竟昨天晚上,秦朗根本就没有睡觉。

        只不过,秦朗刚闭上眼睛,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在他的耳朵里面响了起来:“小子,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蠢事么?”

        这个声音老气横秋,这个声音十分地狂傲,秦朗知道这是老毒物的声音,也只有在老毒物的眼中,秦朗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愚蠢的。

        秦朗回头向车厢里面看了看,因为他知道老毒物必然已经在车上了。老毒物这种级别的怪物,他当然不需要借助任何渠道,只要老毒物愿意,他就可以轻易登上任何一列火车,甚至是飞机,因为秦朗已经将老毒物归为“非人类”了。这个定义不是贬低老毒物的意思,反而是一种推崇,这是说老毒物的实力已经超越了人类的范畴。

        因为现在不是节假日,高铁一般都坐不满,秦朗在车厢里面看了一阵,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眼神,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秦朗知道这就是老毒物,虽然他并不知道老毒物今天的造型为何如此“年轻化”。

        老毒物旁边有一个座位,秦朗很自然地坐在了老毒物的旁边,老毒物摊开手中的报纸,慢条斯理地说道:“小子,你知道你现在干的事情很无聊么?”

        “什么地方无聊了?”秦朗淡淡地说,“惩恶扬善的事情,我可不觉得无聊呢。”

        惩恶,当然是对付叶家,因为马真勇已经查出叶家的人干了一些极其罪恶的勾当;扬善,当然是解救洛海川,在秦朗看来洛海川应该是一个正直的人,而且洛海川敢跟叶家叫板,也算是同一阵营的人,秦朗理所当然要救洛海川。

        “惩恶扬善?”老毒物用不屑地口吻说,“什么是恶,什么善?你可要知道,我们是毒宗,在很多江湖人眼中,我们就是恶!所以你要搞什么惩恶扬善,你觉得有意思么?”

        “老毒物,你这么阴魂不散地跟着我,难道就是为了给我灌输所谓的善恶理论么?”秦朗哼了一声,“我心中的善恶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别人说了算,而是我自己说了算!所以,我说是去惩恶扬善,那就是去惩恶扬善!”

        “不错,这话听起来有些像是老子的传人了。”老毒物居然不以为杵,反而对秦朗狂妄的话有那么一点点欣赏,但随后却说,“虽然你这话说得不错,但老子仍然觉得你现在做的事情很愚蠢!而且是非常地愚蠢,如果是要惩恶扬善,哪里用得着这么复杂,你觉得是恶的,直接杀掉,杀一个干干净净;如果你觉得是善的,嗯,那就不杀,就是这么简单。而你现在,搞得像是千里伸冤,你觉得有意思么?”

        “的确没多少意思。”秦朗说道,“但是我必须这么做。我知道对于老毒物你来说,你根本不管什么善恶是非,根本不管他人死活,当然也不会在乎什么名誉了。但是对于不少人来说,他们珍视名誉胜过自己的性命。所以,扬善不仅要救人,而且还要保全善良人的名誉。洛叔叔是一个好人,而且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不能让他蒙受不白之冤。”

        “妇人之仁可!你什么时候放弃这该死的妇人之仁,你才能真正成为老子的弟子!”老毒物哼了一声,“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么?”

        “我怎么知道。”秦朗白了老毒物一眼,“我总感觉你是无处不在的,但每逢我倒霉、受伤的时候,指望着你支援一把,结果你总是不在。每逢我想安静的时候,你却像是苍蝇一样在我身边晃来晃去。”

        “小子,你少给我报怨了。你受伤的鸟事情,我当然不会管,因为我知道对方杀不死你,当然也就没必要出手。而我现在出现,当然是有出现的必要——因为我要告诉你,这一次你千里伸冤,实在是浪费时间。干脆我们早点下车,免得白跑一趟。”老毒物说。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秦朗说,“我手中有一些有力证据。而且,叶家的人非常紧张这些证据。”

        “杀人的事情,哪里需要什么证据。”老毒物淡淡地说,“你看他们不爽,直接杀一个干干净净就是了,找什么证据。难道你真的认为,这些证据就能够将叶家搞垮么?”

        “叶家的人很紧张,所以我认为这些证据对他们有足够的威胁。”秦朗肯定地说。

        “你是不是江湖人?”老毒物忽地问了秦朗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