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45章 什么是强势
  • 正文 第345章 什么是强势

    作品:《少年医仙

        车辆到了指挥所门口,司机出示了证件之后,卫兵立即行礼放行。www.lingdiankanshu.com

        当车辆到了支队指挥部的门前,武警支队的主要领导已经在楼前等着了。

        为首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大校军衔,腆着一个大肚皮,不像是一个革命军官,倒像是一个**官员,而且颇有些牛皮哄哄地感觉。

        秦朗哪里知道,这些武警支队的支队长的确是牛皮哄哄,尽管他们只是正团级干部,但是在地方可是掌握实权的大人物,配有专车、勤务兵,而且还有许多地方上赋予的特权。如果不是今天有郑颖纹来这里的话,这位支队长恐怕根本就不会亲自接待。

        其余四个人,一个中校,两个少校,都是四十来岁年纪。

        “许夫人,您这么晚了还来我们这里检查工作,实在是太辛苦了。要不然这样,今天晚上您现在我们招待所凑合住一晚,明天才检查和指导我们的工作如何?招待所条件是艰苦了一点,但是凑合一晚上应该没问题的。”支队长上前,热情向郑颖纹说道。

        支队总部的招待所,可是四星级的配制,而且接待领导还有专门的贵宾房,说是条件艰苦,只不过是谦虚罢了。

        “鲁团长,谢谢你的盛情,不过你知道我今天晚上的来意。”郑颖纹之所以称呼支队长鲁连祥为“鲁团长”,这是因为以前鲁连祥目前是正团级待遇,而且以前在部队也当过团长。称呼他为“鲁团长”也没错,而且“鲁团长”总比“鲁支队长”听起来好听。

        所以说,说话是一门艺术,对于官场中人尤其如此。

        郑颖纹是上级,照理说没必要照顾鲁连祥这些人的感受,但是她却注意到了这一点,这自然会让鲁连祥觉得心里舒坦。

        与人方便,就是与自己方便。

        郑颖纹一向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她认为鲁连祥也应该知道如何做人。

        但是,郑颖纹却猜错了,因为鲁连祥居然用为难地口气说道:“许夫人,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军委纪委的赵传磊同志。赵传磊同志专程来到平川省,就是为了调查洛海川师长的违纪问题,我们支队只是从旁协助。所以,这件事情上我是做不了主的,希望您能够理解。”

        听了鲁连祥这话,郑颖纹心头顿时火了,但是她的城府非同一般,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地说:“鲁队长的意思,这是要让我们今天晚上白跑一趟了?”

        从“鲁团长”变成了“路队长”,称谓的变化足以说明了郑颖纹此时内心的感受。

        鲁连祥也听出了郑颖纹的不满,顿时有些紧张起来,赶忙解释说:“许夫人您误会了,你们可以先在这里住下,我跟赵同志商量商量,看看是否请示上级,然后在第一时间给您回复,您看——”

        “许夫人,请您多多理解啊,我们这也是按规定办事。”那个中校军官这时候终于开口了,但是他的语气并没有多少恭敬成分,这也许是因为他是来自中央军纪委的军官,所以心里面理所当然将自己视为“钦差”,因此有一种所谓的优越感。

        宋文茹也没想到,连郑颖纹居然都在这里吃了“闭门羹”,心头又开始焦急起来,正要打算说几句软话,却听见郑颖纹说道:“要请示上级是不是,鲁支队长,你的上级是平川省武警总队的总队长陈传业,他跟我是党校同学,关系还不错,要不要我给他请示一下?”

        鲁连祥一听郑颖纹这么说了,顿时软了下去,赶忙说道:“许夫人,不用了……不用了,这时候陈领导也应该休息了。您瞧瞧,我之前也说过了,我这只是一个协助跑腿的,赵同志代表军纪委,洛师长的事情,还是他说了算。”

        鲁连祥哪里敢真的将郑颖纹给得罪了,所以连忙推卸责任。

        赵传磊仗着自己是钦差的身份,自然有几分硬气,肃然道:“许夫人,这个是我们军方的规定,请您多多理解,不要让我们为难,也希望您不要干涉军务。”

        赵传磊后面这一句话,就有些上纲上线了。

        郑颖纹的脸色终于沉了下去,显得很不高兴:“这么说来,你是铁了心不让我进去了?洛师长现在还不是罪犯,只是跟老婆女儿见见面,这也叫干涉军务?赵同志,我们现在就进去看望洛师长,是打算怎么办?”

        郑颖纹摆出了非进去不可的样子,然后将目光投向了鲁连祥。

        鲁连祥哪敢真正开罪郑颖纹,除非他真的不想在平川省混了,于是赶忙侧让。鲁连祥以让,他的下属当然就让开了。这么一来,就剩下一个赵传磊了。

        赵传磊见鲁连祥退缩,黑着脸说道:“鲁支队长,别忘了你们是军人,你们应该坚持原则的!”

        “赵传磊!你他妈在发什么疯!你在得瑟什么!许夫人之前就跟我沟通过了,你凭什么拦她,你是不是连老子的面子都不给……你要给老子讲规定是不是……信不信老子立马撤了你!”就在这时候,赵传磊忽地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而这声音却是从郑颖纹的手机里面传来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郑颖纹已经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而这个号码的主人正是赵传磊的顶头上司,军纪委三处的的处长陈立胜。

        要知道,郑颖纹之所以有底气来这里,就是因为之前许仕平已经跟陈立胜沟通过了。许仕平虽然不是军方的人,但是并不代表他在军方没有熟人,没有自己的势力,而陈立胜就是许仕平的一位老朋友了。只是这一层关系,赵传磊自然不可能知道,他还以为自己真是“钦差”,可以不将地方官员放在眼中,谁知道郑颖纹一个电话,就让他从“钦差”变成了“废物”、“饭桶”。

        陈立胜本来就是军官,这些人在部队里面呆久了,脾气自然很火爆,所以教训人也十分火爆,甚至有几分野蛮、粗鲁,但真正的军人就是这样,该战就战、该骂就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