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44章 冰山一角
  • 正文 第344章 冰山一角

    作品:《少年医仙

        “没错,他只是我的好朋友。www.lingdiankanshu.com”洛滨轻轻咬着嘴唇说道。

        “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话,这也挺好。只是,妈是过来人,我一眼就看出秦朗这小痞子对你的非分之想。”

        “妈——他不是什么小痞子!”洛滨似乎有些生气。

        “好。看在今天晚上是他在帮忙的份上,妈就不说他是小痞子了。”宋文茹说道,“但是,妈妈可以肯定地说,他对你肯定是有非分之想的。男女之间,哪有什么真正的朋友,你妈妈阅人无数,如果连他这点心思都看不穿的话,那也不必在职场上混了。”

        “妈,不管你怎么看待他,反正在我心头,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值得信赖的人。而且,他也没有让我失望过。小时候,你们为了工作,老早就把我丢在幼儿园里面,却不知道幼儿园哪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天真,虽然事情过去了很久,但我还是清楚地记得,当时在幼儿园的时候经常被别的小孩子欺负,如果不是秦朗的话,我幼年的记忆肯定是痛苦而灰暗的。”

        “那时候,你没有告诉我们啊。”宋文茹说道。

        “那时候胆子小,即便是被欺负了,也不敢告诉你们。因为老师也警告过我们,小打小闹的事情不要告诉家长,免得给她惹麻烦。所以,这些事情你们并不知道。”洛滨接着说,“而且,后来你还打了秦朗一耳光,是不是?”

        “只是轻轻打了一下。”宋文茹说,“因为这小痞子当时居然敢亲你!”

        “那时候不过是玩家家酒而已,我们都那么小,你觉得会有什么不纯洁的想法和行动么?倒是你那一巴掌,动机有些不单纯。这些年来,我一直没说这事,因为我认为你对秦朗的那种莫名敌意终究会消失的,但可惜的是,你还是这么仇视他,哪怕是他曾经救过我的命——妈,你就不能对他客观一点么?”

        “阿嚏——”

        这时候,秦朗忽地莫名其妙地打了一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心想莫非是哪位美女在念我不成?

        “怎么,感冒了?”一旁的郑颖纹说道,“虽然你也是医生,但也要注意身体啊,这眼看可就要高考了,身体要是垮了,可就划不来。”

        “谢谢郑阿姨您关心,我的身体可是好得很。”秦朗笑了笑,“倒是您和许书.记,日理万机的,才要小心身体呢。不过,看你的气色,胃病应该调理得差不多了吧。”

        “日理万机?我又不是总理夫人,哪有那么忙。”郑颖纹呵呵一笑,“不过感谢你的药方,我这胃倒是好多了。”

        “日理万机,也有机会!”

        “别瞎说!”郑颖纹哼了一声,“你这小子——洛滨真的是你未来的女友?”

        “真的。”秦朗点头说,“我跟洛滨,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你说她不做我的女友,是不是太亏了?”

        “又瞎说——你跟洛滨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郑颖纹说道,“那我怎么没听说过呢?”

        “我说的是真的。”秦朗一本正经地说,“我们在幼儿园的时候就认识了,而且那时候关系特好,你说这是不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感情呢?”

        “真要是你说的这样,那的确算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了。”郑颖纹笑了笑,但是她的目光何等老道,自然是查无遗漏,“你和洛滨的关系真的这么好的话,怎么我看宋厅长对你有些不待见呢?”

        “郑阿姨,你这都看出来了?”秦朗心头暗呼厉害,这郑颖纹不愧是省委书.记夫人,这察言观色的功夫果然是非同一般。

        “当然看出来了。”郑颖纹说,“要不然我让你坐我的车干嘛。”

        “其实,也不算什么。你可能不知道,宋阿姨不仅对我不待见,而且小时候还扇了我一个耳光呢,我现在都记忆犹新。”秦朗平静地说,语气之中没有丝毫的报怨。

        “不会吧?那你应该恨她吧,怎么还会这么用心地帮她呢?”郑颖纹疑惑道。

        “她扇我耳光也是应该的。”秦朗笑了笑,“因为当时我好像是亲了洛滨。”

        “什么!你那时候多大啊?”郑颖纹惊讶地说。

        “我那时候刚上幼儿园不久。”

        “不会吧?刚上幼儿园,你就知道去占女生便宜了?”郑颖纹笑了起来,“看来你果然是一个坏小子呢!不过,宋文茹也是,她跟一个小孩子动手,实在不应该。”

        “没关系,那一耳光其实不算疼。”秦朗笑了笑,“遗憾的是,我不知道当时究竟有没有亲到洛滨,因为我怎么都想不起那时候亲她的那种感觉了。”

        “你那时候还是个小屁孩,知道什么,挨了一巴掌,自然吓得什么都忘了。”郑颖纹笑道,“你不记仇,这很好。”

        “嘿……要是以后洛滨成了我女朋友,我就不记仇;要是成不了,我就记仇了。”秦朗笑着说,“我可不是那么大度的人呢。”

        “你真是一个有趣的小伙子。”郑颖纹呵呵一笑,觉得秦朗这小家伙实在挺有趣的。

        郑颖纹和秦朗闲聊了一阵之后,车子驶入了德宁市市区,然后径直去了德宁市武警支队的指挥部。

        中国武警部队是受国务院和军委的双重领导,所以可以说他们是警察部队,但也可以说他们是军方部队。但毫无疑问的是,武警部队和军方的关系一向都是非常密切的。

        在平川省内,叶家在军方拥有很强的话语权,这个是无庸质疑的,因为叶家毕竟出了一位开国的老将军,而且叶家本来就是在平川省一带发迹的,可谓是根深蒂固,这些年叶家在官场逐渐崛起,很多人似乎都忽略了他们的军方背景,却不知道这些年来叶家在军方的影响力丝毫没有减弱。

        洛海川今天的遭遇,就是最好的证明。

        洛海川在八四三军有很强的影响力,但叶家的人直接将他弄到德宁市武警部队来隔离审查,洛海川真是一点办法都使不上。

        如果不是秦朗找到了郑颖纹帮忙,恐怕洛海川的结局已经显而易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