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38章 继续敲诈(4更)
  • 正文 第338章 继续敲诈(4更)

    作品:《少年医仙

        “秦先生,请等等——”唐千元叫住了秦朗,用担心地语气问道,“秦先生,您刚才你叹气,那是什么意思?”

        “我叹气,是叹你病急乱投医;叹气,是叹明明你们可以早点得到解药,却偏偏要等到这个时候,这是何苦由来呢?尤其是病急乱投医,尽管是解毒药,但是这几种解毒药混合在一起,却对唐千元先生的身体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啊。www.lingdiankanshu.com甚至,可能会影响先生以后的修行。”秦朗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悲天悯人的表情,看起来真像是一个有德的医生。

        “什么!”唐千元和唐正刚同时惊呼一声。作为习武者来说,习武修行就是他们的命,如果这一条路出现了什么问题,那简直就是要他们的命!

        “这个……是我多话了。”秦朗说,“只是大家都是习武之人可,我也不想唐千元先生你今后的修行受到什么影响。当然,这些细微的问题你现在察觉不出来,只是到了将来,等你查出来的时候,怕就已经晚了。”

        “那……秦先生,您有什么办法没有?”唐千元虽然知道眼前这个小子是自己的仇人,但是却只能忍气吞声、低声下气地向秦朗请教。

        “这个……我是医生。你们也知道,医生诊疗的话,总不能白白出手。”秦朗这厮竟然还试图从唐千元和唐正刚身上收刮钱财。

        听到秦朗这话,连唐三都大吃一惊,心说秦朗这小子真是贪得无厌。但同时,唐三对秦朗又有几分佩服,因为秦朗这小子居然还能再次“敲诈”成功。

        秦朗之前小露了几手,说出了唐千元服用过的解药,这就让唐正刚和唐千元不得不相信秦朗所说的话。而且,事关武道修行的大事,唐千元自然不能半点马虎,所以哪怕是要花钱,他也只能认了。

        “秦先生,不知道你的诊疗费是多少钱?”唐千元问道。

        “我跟随师父学医的时候,师父曾经告诉我,我们的师祖留下一句祖训,叫着‘千金难求一方’,就是说我们这个流派的医道高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千金一方。当然,千两黄金是祖师爷的规矩,我们医术不如祖师爷,诊金当然也不敢跟祖师爷比肩。千金就算了……我看,一百万吧,我帮唐千元先生解除身上留下的隐患,保管不影响你以后的武道修行。”

        “一百万!好,只要能够解决隐患,百万就百万!”唐千元答应得非常干脆,一旁的唐正刚向他猛使眼色他都没注意到。

        “唐千元先生果然爽快。”秦朗笑了笑,然后拿起旁边的纸和笔,非常流畅地写下了一个方子,“这是一个排毒兼顾调理的方子,需要练服一个月,方能完全调理好你的身体。在这一个月之内,唐千元先生不能跟人过招,否则再出什么意外的话,那就真是无可挽回了。”

        唐千元点了点头,收下了方子。

        而秦朗也收了一张百万级的现金支票。

        当秦朗和唐三离开之后,唐正刚一掌拍在旁边的木椅上面,顿时整张椅子都变成了一堆烂木头。

        “这个小畜生!欺人太甚!”唐正刚怒道,“我一定要杀了他!”

        “父亲,就算是要杀他,也不是现在。”唐千元道,“我现在还未恢复呢。而且,只是一百万而已,就当时舍钱免灾吧。”

        “你不知道,这小畜生先前已经从我这里弄走了两百万!”唐正刚气得咬牙切齿,“若是不弄死这小畜生,老子真是咽不下可这口气!不过你放心,我会等你身体痊愈之后再动手,小畜生!”

        “什么!他之前还从父亲这里骗取了两百万?小子果然是该死!”唐千元冷冷道,但是他仔细想了想,“不过这小子医术真的很高明,居然能够看出我究竟服用了哪些药物,可比我们唐门的那些‘药罐子’强多了。”

        “可不是么,要是唐门的这些‘药罐子’能够给你解毒的话,老子也不用对那小子第三下气了,这小子的医术,我看简直可以跟药宗的那些人一较高下——”说到这里唐正刚忽地停了下来,脸上露出骇然、不可思议地表情,“难道这小子真是药宗的人!不可能……应该不可能啊!”

        “父亲,你说什么药宗?”唐千元疑惑地看着唐正刚。

        “你行走江湖的时间不如为父长,所以不知道药宗也很正常。你只要知道,我们江湖之中很多传闻之中的丹药,据说都是药宗炼制出来的。”唐正刚说,“药宗的人,很少在江湖上行走,不过但凡是药宗在江湖上行走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医术极其高明,而且身上有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灵丹妙药!”

        “灵丹妙药?莫非真的还有可以让人肉白骨、提升功力的灵药?”唐千元问道。

        “虽然不能肉白骨,但应该也相差不多,至于提升功力,的确也有这样的灵药。只是,这种灵药实在太稀少了,简直就是可遇而不可求。”唐正刚满面憧憬地说道。

        “父亲的意思——干掉他、夺走灵药?”唐千元问道。

        “不!”唐正刚连忙说道,“如果真是药宗的人,那就绝对不能动他!莫非你忘记了么,江湖谱上,一等宗和教。药宗的人虽然很少在江湖上行走,但好歹也是‘宗’字辈,绝对不是我们惹得起的!秦朗这小子,不仅医术非凡,而且他的下的毒连我们唐门的解毒高手都束手无策,十有**就是药宗的人了!这样的人,我们真的惹不起!”

        “什么!难道你打算放过这小子了?”唐千元道,“刚才你不是还说要干掉他么?”

        “此一时彼一时。”唐正刚说,“儿子,你的习武天赋比为父高,但是见识却还不够,所以这一次才会受伤受辱。你要记住,对于自己惹不起的人,千万不能去惹,千万不能去恨!如果这小子真是药宗的人,我们能够做的,就只能是巴结!”

        “如果他不是药宗的人呢?”唐千元说。

        “那就找机会干掉他!”唐正刚冷冷道。

        就在这时候,唐正刚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唐门的一个朋友打来的,说是恭喜唐千元成功解毒、恢复健康了,唐正刚应付了几句,但脸色却更加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