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35章 没有零钱
  • 正文 第335章 没有零钱

    作品:《少年医仙

        一辆劳斯莱斯轿车停在了七中门口附近,引起了许多人的围观。www.lingdiankanshu.com

        秦朗回到学校的时候,一下子就看到了这一辆豪车。

        与此同时,这一辆豪车的主人也看到了秦朗,所以他快步走下了车,然后向秦朗走了过来。看到这人,秦朗不禁皱眉,但还是停住了脚步。

        这人是唐正刚。

        脾气很臭的唐正刚。

        秦朗知道这老家伙找自己干嘛,但是他真的不想和这老家伙照面了。

        其实,唐正刚也不算太老,其年龄不过五六十岁的样子。只是,唐正刚实在太喜欢倚老卖老了,所以在秦朗看来,他真的是老了。

        “秦先生——”

        唐正刚叫住了正准备转身的秦朗,他知道秦朗这厮是故意转身的,但是想到儿子命在旦夕,唐正刚虽然功夫高强,却也只能在秦朗面前低头,“秦先生,我今天的来意,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吧?”

        “我又不是你老人家肚子里面的蛔虫。”秦朗淡淡地说了一句,心说你这老头子既然要低头,就赶紧把头放低,别逼着老子把你的头往下按。

        “秦先生,你知道,我是为了犬子中毒的事情,我这是向你——求解药来了。”唐正刚终于说出了那一个“求”字,这辈子活了数十年,唐正刚大概是第一次用“求”这个字,所以连语气都有些变调了。

        秦朗心说这都是你这老家伙自找的,要知道秦朗根本就没打算跟唐门的人结怨,并且做好了打算,做一个顺手人情给唐三,让唐三将解药交给唐正刚。谁知道唐正刚这厮不识抬举,居然在秦朗面前装.逼,想要让秦朗给他低头认错,甚至是磕头认错,再乖乖地献上解药,结果就造成了秦朗愤然离开的局面。

        秦朗离开之后,唐正刚果然是遭遇了他老婆的怒火,甚至也遭遇了其他亲友的怒火,因为每个人都觉得唐正刚昨天的做法简直是愚不可及。因为唐正刚那位受伤的儿子,可是唐门的核心弟子,不到四十岁就有内息境界的修为,日后在唐门必然大有前途,如果就这么因为唐正刚的骄傲自大而死亡的话,那就太不值得了。

        被老婆和亲友抱怨一通之后,唐正刚昨夜辗转难眠,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有些愚蠢,虽然他很想看到秦朗向他磕头认错,但既然对方不愿意,并且手里面还拿捏着儿子的性命,这样的骄傲实在没有多少意义。因此今天一早,唐正刚就来找秦朗了。

        “唐先生这是要向我‘求’解药啊。”秦朗平静地说,“昨天我主动登门,如果先生能够用这态度说话,事情早就解决了,这又是何苦呢?”

        “秦先生你答应了?”唐正刚说道,“那就请上车吧。”

        “我答应了?”秦朗故意纳闷,“我什么时候答应了?答应了你什么?”

        “你……你刚才不是说——”唐正刚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刚才秦朗并没有真正答应他要做什么。

        “我刚才说你这又何苦呢?”秦朗故意叹息了一声,“昨天我去你那里,已经准备好了解药,也准备将解药交给你。但是没想到,你拒绝了我的好意,并且让我很伤心,所以我离开的时候,直接将解药丢进了雨中。”

        “你——”唐正刚双眼瞪得跟铜铃似的,似乎真的要杀人了!

        秦朗知道唐正刚这老家伙是内息境界的高手,现在冯魁没有在屁股后面跟着,不宜跟这老家伙动手,所以秦朗接着又说:“不过,解药虽然让雨水冲没了,但还是可以重新配的。只不过,需要一点时间,还需要一点钱。”

        “你要多长时间?多少钱?”唐正刚拳头捏得啪啪地响,压制着想要一巴掌拍死秦朗的冲动。

        “两百万!十个小时时间!”秦朗这会儿算是看明白了,就算是他将解药给了唐正刚,也肯定换不回这老家伙的感激。既然如此,索性狠狠地宰一下这老家伙。反正这老家伙不是开劳斯莱斯么,想必宰他两百万也不会太心疼的。

        唐正刚也知道秦朗这是典型的敲竹杠,但此时他实在不想面对秦朗,因为他觉得再多呆一分钟,他都有可能直接将秦朗给拍死在这里,所以他直接取了一张现金支票给秦朗,然后冷冷地说:“十个小时之内,希望你做好解药!”

        “当然,到时候我还亲自给你送过去。”秦朗淡淡一笑,转身走入学校。

        到了教室之后,秦朗将这一张现金支票递给了洛滨。

        洛滨当然知道这是现金支票,只是一看上面的数目,直接就傻眼了,然后直勾勾地盯着秦朗:“你拿这么多钱给我干嘛?”

        “这不是捐款么。”秦朗平静地说,“你不是说从你的助学基金里面拨款还需要走程序么,我就说捐款的钱算我的——我是这样说的吧。”

        “好像你是这么说过。”洛滨点头,又看了看这一张支票,“只是,这里可是两百万的支票,而不是二十万啊!”

        “我知道这是两百万。”秦朗说,“但我真的没有零钱。”

        洛滨对秦朗直接无语,就算是洛滨家境殷实,但是也不可能将两百万当成是一个小数目,把三十万当成是“零钱”来看待。如果不是因为跟秦朗熟悉,洛滨真的怀疑秦朗这小子给她两百万的支票是不是别有用心。

        “秦朗,你哪来这么多钱?”洛滨说,“我知道你的保全公司最近运行不错,但是你们公司刚成立不久,各方面开支也挺大,你不可能有这么大的盈利!”

        “唉,我实话告诉你吧,这是我刚得到的不义之财。”秦朗知道洛滨精明,所以懒得跟她撒谎,免得白白浪费自己的脑细胞。

        “你居然拿不义之财做好事?”洛滨对秦朗真的很无语。

        “就是因为是不义之财,所以才拿出来做善事。你难道没听说过么——不义之财,用之有理。这意思就是说,但凡是不义之财,随便怎么用都是有道理的。”

        “这话——真没听过。”洛滨说,“你原创的么?”

        “嘿……算是吧。”秦朗笑了笑,“这个你就不不懂了。很多有钱人做善事,都是用的不义之财,因为他们这样做是为了求一个心安。马克思曾经说过,金钱的出现就是肮脏的。所以,你根本不用管这钱是怎么来的,只管心安理得去用就是了。剩下的钱,就存入你的助学基金账号吧,反正你管理着,我很放心的。”

        “我不放心!”洛滨哼了一声,“你难道不知道么,来历不明的钱进入助学基金,如果以后被人查了,别人还以为我的助学基金是帮人洗钱呢。告诉我,这钱究竟是怎么来的。”

        “这么麻烦?”秦朗说道,“我帮一个有钱人解毒,敲诈了他两百万,谁让他开劳斯莱斯在我面前晃呢。”

        “我晕死!”洛滨真的直接无语了,“这是真的?如果是真的,你这当医生也太赚钱了吧。”

        “当医生本来就赚钱。”秦朗说,“你看国外的医生,有的甚至连私人飞机都有了,我也要尽快向他们看齐啊。总之,这钱你放心地用吧。今天你不是要作为同学代表之一去探望沈小夏么,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我真是被你给**了!”洛滨终究还是将这支票收了起来。反正,就当是帮秦朗花掉这些不义之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