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27章 天灾人祸
  • 正文 第327章 天灾人祸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和赵侃回到学校的时候,居然赶上了下午最后一节课。www.lingdiankanshu.com

        只是,当他们两人进入教室的时候,却发现教室里面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外面的暴雨已经停歇了,但教室里面却似愁云惨淡。

        秦朗询问了一下身旁的洛滨,这才知道原来班上有一位女同学的父亲失踪了,他父亲是在江边采沙船上工作的工人,被大浪给卷走了,生死不明。

        所谓失踪,其实谁都知道多半已经死亡了。

        秦朗也知道,先前的那一阵洪水当真十分厉害,就算是会游泳的人,在那样的大浪之中,恐怕都难保不出事。

        而且,几分钟过后,跟那位女同学关系较好的同学收到了一条短信息,已经证实那女同学的父亲尸体在下游被发现了。

        这个消息让教室里面有些乱哄哄的。

        最后一节课本来是自习课,此时却变成讨论课。

        班上的学生干部已经开始讨论是否要去探望一下这位女生,是否应该为这位女生在全校范围进行募捐,毕竟这位女生的家境本来就不好,而且又遇上了这样的悲惨事情。

        而此时,秦朗和洛滨却是异常地安静和沉默。

        洛滨之所以沉默,是因为她发现此时的秦朗异常地安静和沉默,似乎完全没有被教室里面发生的事情所影响。

        “难道他是一个冷血的人?”洛滨在心头想到,但是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念头,因为她知道秦朗应该不是这样的人。所以片刻之后,洛滨问了一句,“秦朗,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以前听过的一句老话。”

        “什么老话?”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人埋。”秦朗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洛滨微蹙黛眉:“你怎么有这样的感慨呢?”

        “因为我知道,这一次溃坝并非天灾。”秦朗一声叹息。

        “什么!”洛滨惊呼一声,因为她从新闻上看到的内容,没有一个字提及到这是一次人为造成的灾难。

        “小声点!”秦朗提醒洛滨降低音量,“看似一场意外事故,实际上却是有人故意搞出来的灾难。”

        之前秦朗已经和吴文祥沟通过了,吴文祥已经初步的证据表明有人故意在上有堤坝炸开了一道口子,只不过因为人没有抓到,目前自然没办法认定是人为破坏。而且,吴文祥凭借官场的直觉感觉这是一次蓄意的破坏行动,目的就是要他承担责任。

        因为死亡人数在十人以上,就算是重大事故了,地方官员必须要承担一定责任。而吴文祥刚被任命为一把手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这自然会对他的政治前途造成很大影响的。

        而吴文祥之所以将这个消息告知秦朗,显然是怀疑这事是叶家搞出来的,因为目前吴文祥的对手就是叶家的人,而且也只有叶家的人,才能在平川省肆无忌惮地干这种事情,因为叶家黑白两道都有人!

        吴文祥告诉秦朗这个消息,一方面是让秦朗警惕一点,小心叶家的报复;另外一方面,是希望借助秦朗的江湖渠道,查一查搞破坏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如果能够将这个人找到,或者会对局面有所帮助。

        而秦朗在接到这个消息之后,就已经让韩三强全面发动人手去找这个人的踪迹了。对于秦朗来说,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叶家派来的,如果真的有人干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那么这个人就该死!

        “秦朗,你是有人故意搞破坏?”洛滨似乎不太相信竟然会有这么丧心病狂地人存在,“干出这种事情的人,简直就不是人啊!而且,伤害无辜的老百姓,对他有什么好处!”

        “任何世道下,受伤的总是无辜的老百姓。”秦朗的语气有些悲凉,“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杀人放火金腰带,这个世界总是坏蛋过好日子,好人总是受罪。”

        “你究竟在说什么啊,我怎么有些听不懂。”洛滨有些抱怨地说。

        “我是说,今天发生的灾难事故,只是因为有些穿着金腰带的人需要这么一场事故而已。而沈小夏的父亲,就是无辜的牺牲品。”秦朗长叹了一声。

        就在这时候,新任班长何舟拿着一个本子走了过来,向秦朗和洛滨说:“我们正在给沈小夏家筹款,我们计划在全学校募捐,不过当然是从我们班开始。申明一下,自愿捐献,多少不论啊。”

        何舟的本子上面,记录着捐献人的名字和捐款的数量。因为都是学生,所以大部分都捐了几十块,多则一两百。

        “我们两个的名字不用写。”秦朗说道。

        何舟微微一愣,显然没想到秦朗竟然这么干脆地拒绝了捐款,毕竟之前每个同学都有所表示,最少的也捐了二十元。

        说实话,何舟对秦朗真是有些鄙夷的。

        而且,关键是秦朗将洛滨也拉上了,这是否表明洛滨也不打算募捐了?

        “没错,我们不打算募捐。”秦朗向何舟说道。

        这会儿何舟总算是听明白了,尴尬地划掉已经写下的一个“秦”字,然后愤然地向旁边的同学继续去号召募捐去了。

        “你这家伙究竟干嘛啊?”何舟走了之后,洛滨低声问秦朗。

        “没什么。”秦朗说,“我就是觉得没必要搞募捐。你不是鼓捣了一个助学基金么,而且刘志江的款项应该也到位了吧,如果沈小夏家真的遭遇不幸,那就拿出三十万给她吧。只是在学校募捐,杯水车薪而已。”

        “杯水车薪,也是大家一个心意啊。”洛滨说。

        “我又没让大家不表示心意。”秦朗说,“我只说我没必要募捐,只是让你启动助学基金就行了。”

        “一个基金当然有管理规范的,我只是管理人,资金使用方面,我还需要跟刘先生的代表进行商议的,又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洛滨提醒秦朗说。

        “你说了就算!”秦朗心说刘志江既然把钱拿出来了,理所当然就不能干涉这钱怎么花。不过,秦朗知道洛滨是一个很理性的女生,凡事都讲究管理规范,所以他只能补充一句,“大不了这钱我个人掏,这总算没问题了吧。”

        “这样当然没问题。”洛滨说,“只不过,你这样做是不是显得太阔绰了?而且,别的同学会怎么看你?”

        “我只管做该做的事情,哪管别人是什么看法。”秦朗毫不在乎地说,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我在乎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