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23章 唐正刚
  • 正文 第323章 唐正刚

    作品:《少年医仙

        中年人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对这一只青蛙进行灭口,目光落在了唐三身上:“小三,这就是你的那位朋友?”

        “是的,刚叔。www.lingdiankanshu.com”唐三的语气比较恭敬,因为坐着的这个人叫唐正刚,论辈分也算是唐三的师叔,而且唐正刚是唐门嫡系的人。

        “年青人,坐。”唐正刚向秦朗说道。

        秦朗没有客气,果然大大咧咧地坐在了唐正刚对面。

        唐三是晚辈,自然不好意思在唐正刚面前坐下。

        坐下之后,唐正刚并没有让人给秦朗倒茶,而是向秦朗问道:“这么说,是你打伤了犬子?”

        “犬子?噢,原来那天准备暗杀我的人,就是你儿子啊。”秦朗轻轻点头,“如果你儿子那天真的想暗杀我,那么打伤他的人,应该就是我了。”

        “你的修为,本来伤不了他。”唐正刚说,“年青人,冤冤相报何时了,犬子现在中了奇毒,我相信你应该有解药吧。”

        “有解药。”秦朗点头。

        “那解药在哪里?”唐正刚问。

        “我身上。”秦朗说。

        “那么,请留下解药。”唐正刚说。

        “留下解药也可以,总得有个梦说法吧。”秦朗平静地说,即便是面对唐门的人,秦朗也没有丝毫退缩。

        “年青人,你要什么说法?”唐正刚皱眉说。

        秦朗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拿起了桌子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自嘲地说:“没有人倒茶,我只能自斟自饮了。”

        “年青人,唐门中人泡的茶,你敢喝么?”唐正刚的话若有所指。

        就算是唐三,也向秦朗打了一个眼色:唐门的人精通下毒,这是江湖中人众所周知的事情。所以,即便是唐门的人请人喝茶,恐怕也没有人敢喝,谁不怕中毒啊!

        秦朗没有犹豫,也没有回答唐正刚的话,而是直接将面前的茶一饮而尽,然后说道:“茶不算是好茶,但是泡得很有味道。”

        唐正刚眼中闪过几丝欣赏之色,微微颔首:“有胆识的年青人可不多见,青年人,你高姓大名。”

        直到秦朗喝下了这一杯茶,唐正刚才真正将秦朗看作一号人物,所以才主动询问秦朗的名字。

        “我叫秦朗。”秦朗平静地说,“茶水无毒,想不到唐门的人竟然善于泡茶。”

        “唐门的人,可不只是擅长暗器和杀人。”唐正刚平静地说,“既然茶已经喝了,不知道小先生的解药呢?”

        “解药可以给。但是一杯茶就要换我的解药,恐怕太简单了。”既然唐正刚喜欢摆谱,秦朗也就陪着他摆谱,反正到时候毒发身亡的不是秦朗,而是唐正刚的儿子。

        “你要知道,我们唐门的茶,也不是那么容易喝到的。”唐正刚皱眉说,“况且,你应该知道,我今天能够让你喝这一杯茶,已经算是给你面子了。”

        “给我面子?”秦朗的语气变得有些冷了,“如果这就算是给面子的话,那么唐门的面子,或者说你的面子也太大了点吧!”

        “唐门的面子,本来就大!”唐正刚霍地站了起来,眼光向窗外一瞥,然后一点寒光从他指尖飞出,只听见嗖地一声,刚才还在外面呱噪的那一只青蛙终于别灭口了。

        四周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唐正刚鼻孔中发出一声轻哼:“年青人,你应该也是江湖中人吧,我相信你的师门应该告诉过你,我们唐门中人都不太好惹吧!”

        “唐门的暗器功夫是不错。不过杀一只田鸡是吓唬不了我的——毒奴,给我上!”

        秦朗的话一出,他背后原本就跟死木头一样的冯魁忽地动了起来,浑身释放出一股狂暴的气息,使得唐正刚心头都不禁生出一股危险的念头,正要打算出手抵御冯魁的突袭,却看到冯魁居然从窗户上跳了下去,直接扑入了河水之中,扑腾了几下之后,很快又蹿上了二楼,重新回到了秦朗身后。

        此时的冯魁,全身都是水,但是他的手中却拿着一只死掉的青蛙。

        青蛙的身上,插着一个大约三四厘米长的钉子。

        这只青蛙刚死,但是白嫩的肚皮都变成了青黑色,显然是中毒了。

        唐正刚不知道秦朗此举的用意,正在纳闷的时候,却听见秦朗向冯魁说:“这么新鲜媚美味的东西,就赏给你享用了。”

        啪!

        冯魁扯掉了青蛙尸体上面的拿一根钉子,然后直接将这一只死青蛙丢入了口中,嘎嘣嘎嘣地嚼了起来,就像是在吃什么绝世美味一样。

        看到这场面,唐正刚旁边站着的两位青年都快受不住了,脸色相当地难看,其中一个甚至都开始干呕了。

        唐正刚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冯魁出手的时候,唐正刚就已经确信秦朗旁边这个“木头人”居然是一个内息境界的好手了,而且关键是这个老头子对秦朗的命令没有丝毫违逆,甚至秦朗让他吃中毒的死青蛙他都丝毫不介意,而且还吃得津津有味。

        在唐正刚看来,秦朗带来的这个老头子肯定是一个“神经病”,但是正常人往往会畏惧疯子。对于疯子的畏惧,不光是普通人才会有,连习武者也同样如此,而且会功夫的疯子往往更可怕,因为这种疯子不怕痛、不怕死,当然是十分难缠。

        “只是,这个疯子刚刚吃了中毒的青蛙,他难道不会中毒么?”唐正刚在心头嘀咕道,照理说面前这个老头子是应该会中毒的,但是看他吃得津津有味地样子,哪里有半点中毒的征兆。

        而且,秦朗接着的话很快证实了唐正刚的猜测:“我这个老仆人就喜欢吃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觉得比山珍海味都好吃。平常的时候,他都喜欢吃毒蛇、蝎子什么的,今天偶尔吃到一只青蛙,也算是打牙祭了。好了,唐先生你也不要再皱眉头了,我也不想跟你继续进行这种深奥的谈话方式了。我就直接开门见山吧。首先,你儿子作为杀手,受人钱财与人消灾,他要杀我们无可厚非。不过,杀人者恒杀之,所以他被我所伤,并且中毒了,那也是活该。而你,或者说你们唐门,无法为他解毒,所以只能求助于外人,通过唐三找到了我。所以在我看来,是你有求于我!”

        唐正刚的脸色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