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18章 如果谈不拢
  • 正文 第318章 如果谈不拢

    作品:《少年医仙

        “你回来就好。www.lingdiankanshu.com”

        但秦朗坐到座位上的时候,洛滨向秦朗说了这么一句话。

        听起来像是在关心秦朗,但是洛滨的语气和神情,流露出来的关切之意却有似乎不是那么浓烈。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为了确信这一点,秦朗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是。”洛滨轻轻摇头,“上一堂是生物课,陶老师向你的座位上看了至少有十次,而且她的目光充满了担心。所以,你现在回来了,她应该放心了。”

        秦朗先是愕然,然后说道:“这个……洛滨同学,老师在讲台上,站得高看得远,目光扫视整个教室,你怎么就觉得她是在看我呢。”

        “直觉。我的直觉很准。”洛滨淡淡地说了,“你应该告诉她你一切安好才是。”

        “安好?这个词语是不是太文青了?”秦朗呵呵一笑,“我说洛滨同学,你不会是……嘿……”

        “嘿什么?”

        “你不会是吃醋吧?”秦朗低声笑问道。

        “你觉得可能么?”洛滨轻哼了一声,“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了,我们之间只是纯善的友谊了,我也看清楚了你花心萝卜的本质了,也不会向你投入一丝一毫的超友谊感情,所以我怎么可能吃醋。”

        洛滨的语气很冷静,甚至冷静之中带着几分冷漠。

        秦朗知道不能继续开玩笑了,因为这个事情本来就不适合用来开玩笑,于是他正色地说:“其实,陶老师和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什么都没想。”洛滨的目光继续放在手中的小说书上,她轻轻地拨弄了一下几缕散乱的头发,“对于我来说,师生恋并非不可接受的事情。”

        秦朗暗暗松了一口气。

        但洛滨接着却说了一句:“但是我不能接受你跟师生恋扯上关系!”

        秦朗一时间傻眼,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何?”

        “因为我不喜欢。”洛滨给出了一个简单而直接地答案。

        说这话的时候,洛滨眉头紧蹙。

        秦朗看得出来,这一次洛滨是真的生气了,或者说是真的吃醋了。

        也许,是因为洛滨已经确信了她以前的猜测,确信了秦朗是喜欢陶若香的。或者说,她确信了陶若香是喜欢秦朗的。

        女人的直觉真的很可怕。

        这种可怕的直觉让秦朗在洛滨身边如坐针毡,他感觉到气氛无比地压抑。

        幸好在这时候,上课铃声忽地响了起来。

        整整一上午,秦朗都有些心绪不宁,因为旁边的洛滨完全变成了“洛冰”,几乎就没怎么跟他说过话了。

        这让秦朗同学心里面十分郁闷:“不是说我们之间只是纯善的友谊了么,既然是纯善的友谊,你又不排斥师生恋,为什么要对我板着脸呢?为什么不替我高兴呢?”

        当然,秦朗这样的想法,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告诉洛滨的。

        一上午的课程总算是熬过去了,秦朗正打算去抢午饭,这时候洛滨终于开口叫住了他:“怎么,你想抛下我一个人去吃饭?还是你已经佳人有约了?”

        “如果你跟我一起的话,那就是佳人有约了。”秦朗笑了起来。

        “既然早就约定好了,那么中午你当然要陪我去抢饭了。”洛滨哼了一声,“还愣着干嘛,赶快冲啊,我可不想去食堂窗口排长龙!”

        秦朗不知道洛滨是否真的不生气了,但这一刻他是愿意跟洛滨一起去抢饭的。

        ******

        午饭过后,赵侃找到了秦朗,告诉秦朗陆青山已经三天没来教室了。

        “这有什么关系,就算他三十天不来教室,孙博也不敢开了他。”秦朗笑着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赵侃说,“陆青山不是和叶家的人在谈判么,我是替他们担心。另外,我也提醒你,如果谈不拢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早点做准备。”

        “做什么准备?”秦朗看赵侃一幅神经兮兮地样子,忍不住问了一句,“我是说,你要准备什么?”

        “当然是准备跟叶家的人开战啊,跟卧龙堂开战啊!”赵侃觉得秦朗这个问题好像有点白痴似的。

        “开战?”秦朗笑了笑,“你打算投入多少人去开战?”

        “这个……当然是所有人。”赵侃说,“叶家的人这么多,简直是人多马壮,恐怕我们要把所有的人都调动起来,包括刘志江的人……”

        “行了,赵侃同学……赵大军师!”秦朗打断了赵侃的话,“停止你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吧,陆青山和叶家现在谈的事情,可是真正的帮会大事,而不是街头的地痞流氓争地盘。所以,这不是几把砍刀就能摆平的事情。如果真的这么简单,哪里还需要谈。”

        “我这不是担心谈不拢么。”赵侃嘿嘿一笑。

        “你不用担心谈不拢。”秦朗也笑了笑,然后用肯定地语气说,“因为双方肯定谈不拢。就算谈拢了,那也是假的。”

        “别说得这么深奥行不行?”

        “你是不是诗歌社的社长么,对你说话当然要文艺点。” 秦朗打趣说,“其实很容易理解,叶家好不容易才有今时今日的地位,他们是不可能拱手相让的。尤其是,他们绝对不允许陆家的人,再度出现在他们头顶。”

        “既然这样,那还谈什么?”赵侃不解地问。

        “拜托了,赵侃赵大爷,你好歹也是我们几个人当中的‘智囊’,我怎么感觉你功夫不行,怎么智囊也变成‘酒囊’了呢?难道你今天中午没吃饱饭、低血糖的缘故?之所以要谈当然是因为双方都需要谈一下,哪怕是不可能达成结果的谈判,这就像是一切所谓的‘和谈’一样,明知道最后都是需要武力来解决的,但是双方都要为和平而做一下最后的努力。”秦朗感觉赵侃这厮有时候聪明,有时候却又比较猪头。

        “这个解释很精辟。”赵侃赞了一句,然后又道,“不对啊!既然迟早会开打,那你为什么不让我早点做准备呢?”

        “因为你的准备,都是无意义的。”秦朗平静地说,“我刚才就跟你说过了,这是真正的帮会大事。所谓真正的帮会,自然是不同于普通的地痞流氓,所以你的准备格调当然也不能局限于地痞流氓之间的争地盘。”

        “说得倒是高深,那你究竟有什么准备?”赵侃反问道。

        “我没什么准备。不过,我知道叶家一定会输。”秦朗肯定地说。

        “为什么?”

        “你喜欢叶家的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