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17章 关键一步
  • 正文 第317章 关键一步

    作品:《少年医仙

        吴昊彻底服了。www.lingdiankanshu.com

        他是被疼痛折磨得服了的,因为他觉得这一辈子受的痛苦加起来都不如刚才那十来秒钟时间内所遭受的痛苦。

        现在,吴昊终于明白为何胖子和黄毛如此害怕秦朗了,甚至怕得将之前偷到手的东西都挨着退还回去,因为对方太恐怖了!

        没错,就是恐怖!

        吴昊也是一个习武者,功夫已经练到了“招式”这一重,他知道现在真正的习武者已经很少了,而事实也是如此,所以吴昊顺理成章地成为了铁蜈蚣帮的大当家,控制了几条铁路线上的“生意”。吴昊一直认为现在的江湖道上已经没多少高手了,就算是有几个高手,肯定也不会跟他有多少交集。但是现在,吴昊知道错了,秦朗的功夫显然已经到了“易筋”的境界,而且手段也比他高明太多了。

        幸好,吴昊也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所以见识了秦朗的恐怖手段之后,立即就服软了,答应老老实实地向秦朗交“过路费”。

        “这就对了。”秦朗微微一笑,向胖子说,“既然你们老大愿意交过路费,你们到手的东西也不用退了。另外,每年的过路费减一半。”

        “减一半?”吴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秦朗这会儿已经彻底压制住了他,没有提高过路费就算不错了,想不到居然还肯降低他们的过路费,这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秦朗明白吴昊心头的疑惑,平静地说:“我不在乎你们交多少‘过路费’,但是你们必须知道,夏阳市是我的地盘,而不是别人的。”

        听了秦朗这话,吴昊总算是明白了——秦朗要的不是钱,而是认同和敬畏。

        事实上,吴昊现在已经对秦朗充满了敬畏。

        尽管手指头还有些红肿,但那种无法形容的痛苦已经远离了他,吴昊郑重地点头:“秦先生放心,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你明白就好。”秦朗笑了笑,“都是江湖同道,我想日后应该会有求助于吴大当家的地方,到时候还希望大当家给个方便。”

        “好说。只要秦先生开口,吴某肯定会尽力的。”吴昊做出了承诺。

        刚才的交手虽然只发生在顷刻之间,但吴昊的确明白了很多东西,也明白了秦朗刚才已经手下留情了。吴昊感觉秦朗也许不敢要了他的命,但完全可以轻松地废掉他一只手,甚至是废掉他整个人。

        吴昊和胖子离开之后,唐三才向秦朗说道:“我说秦朗,你真是奸诈啊,你对吴昊这样的人,也搞什么恩威并施啊。”

        “你居然看出来了?”秦朗呵呵一笑。

        “我只是比较清楚你的处事手段。”唐三说道,“你总是喜欢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如果要我来处理的话,交手的时候我就直接削掉他一根指头,轻松就解决问题了。”

        “那是你的处事手段,我可学不来。”秦朗笑了笑,“更何况像吴昊这样的人,总有一天能够用得上。”

        “没意思。”唐三摇了摇头,“还是快意恩仇地好,一刀站下去,一了百了,哪像你这样,想得太多了!”

        “你有唐门,当然不用想这么多。”秦朗平静地说了一句,目光投向窗外深邃的黑夜之中。秦朗知道,他的背景实际上比唐三还强,但遗憾的是,他的背景根本不能彰显出来,否则不但不能给他带来好处,反而会将他置于死地。

        所以,相对于唐三,秦朗必须考虑得更多。

        ******

        第二天,秦朗睡了一个懒觉,差不多九点才起床。

        九点钟起床,其实也不算很晚,但是对于高三的学生来说,这种行为简直就是“罪大恶极”,简直就是“人神共愤”,要知道现在很多同学可是早上四五点钟就起床开始奋战了呢。

        但即便秦朗干了这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也不会遭遇什么惩罚,因为班主任孙博已经彻底放弃了秦朗,甚至孙博直接对秦朗采取了无视的态度,反正在孙博看来,老子惹不起你,我能无视你。

        所以说,即便是秦朗睡懒觉,也不用担心老师来查房。

        睡到自然醒之后,秦朗这才好好地洗漱一番,吃了点东西,这才准备神清气爽地去上课。

        在前往教学楼的途中,秦朗接到了吴文祥的电话。

        “小秦,谢谢你。”吴文祥的语气很虚弱,但是却洋溢着兴奋和欢乐。

        “谢我做什么?”秦朗疑惑道。

        “这个……我迈出了关键的一步!”吴文祥含蓄地说出他升官了。尽管从二当家变成大当家,级别并未发生变化,但这的确是吴文祥政途上迈出的非常关键的一步。而吴文祥能够走出这一步,显然是因为他的苦肉计演出成功了。

        吴文祥能够如愿以偿地成为夏阳市的大当家,其一是因为这苦肉计,秦朗给他提供了一种毒药,让他看起来中毒状况十分严重,但是却不会毙命,以此来洗脱他受贿嫌疑,并且制造有人故意想害死他的假象,引起许仕平震怒,从而将这笔帐算在叶家头上;其二,叶中俊派黄浪去对付陶若香被抓,这件事情自然也传入了许仕平的耳中。两件事情合在一起,终于彻底激怒了许仕平,在最后的时刻撤销了叶锦承的任命书,委任吴文祥成为夏阳市的书.记。

        可以说吴文祥之所以能够成功上位,秦朗当真是功不可没。

        “那恭喜吴市长,不吴书.记了。”秦朗在电话中笑道。

        “等我出院了,请你吃饭——对了,听说黄浪死在看守所了。”

        “他当然要死。”秦朗平静地说,“这个家伙干的那些事情,死十次都足够了。更何况,只有他死掉了,你的大老板才会认为叶家是要杀人灭口。”

        “你……好手段。”吴文祥是政客,说话一向很含蓄,而且寓意很深,“好手段”这三个字,代表着他知道黄浪的死都是秦朗一手安排好的。

        “那就改天吃饭吧。”这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秦朗当然不会亲口向吴文祥说黄浪是他提前就下毒的,只因为他不想黄浪这样的人继续留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