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11章 出现变化
  • 正文 第311章 出现变化

    作品:《少年医仙

        看到叶中俊的车子飞出了高速公路,秦明和唐三都认为一切轻松搞定了。www.lingdiankanshu.com

        两人选择最近的出口,将车子驶出了高速公路,然后唐三和秦朗互换了位置。尽管唐三说这是因为秦朗没有驾照的缘故,实际上却是因为唐三有些害怕,秦朗开车实在太狂野了,唐三实在不想重蹈叶中俊的覆辙。

        下了绕城高速公路,唐三将车子驶入了一个修理厂中。

        当然,这一辆车子是不需要修理的,只不过是因为唐门的人需要将这车辆回收回去,因为秦朗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这辆车子短期之内当然就不能在安蓉市出现了。

        至少,不能以这样的颜色和车牌再度出现了。

        “想不到杀人竟然这么简单。”

        将车子留在了修理厂,秦朗和唐三两人乘坐出租车返回了酒店。到了房间之后,秦朗才发出了这样一句感慨。

        “简单?”唐三哼了一声,“有钱当然简单了!如果你有钱,复杂的事情都会变得很简单;如果你没钱的话,简单的事情都会变得复杂。比如,如果你没有给钱向唐门买消息,没有给钱租车,你以为事情会这么简单?其实,只要有钱的话,还有更简单的,你甚至都不需要亲自出手,完全交给专业杀手来做,你一点风险都不用担,这不是更简单么。”

        “听你这么说,好像也有些道理啊。”秦朗微微点头。

        “废话!我们这些专业人士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让复杂的事情变得足够简单。”唐三哼了一声,“是你自己,将简单的事情变复杂了。”

        “我知道,只要有钱,请杀手这种事情的确很简单。不过你应该承认,有些事情,杀有些人,还是自己动手比较舒坦,你觉得呢?”

        唐三仔细想了想,同意了秦朗的观点:“没错,亲手杀才会有快感,如果让别人代劳的话,就像是看梦A.V片一样,你心头幻想着自己在上片中的**,但实际上却是别人在代劳,最后获得真正快感的也不是你自己。”

        “没错,你这么分析就显得专业了。”秦朗笑了笑,取出先前就已经冰镇过的啤酒,打开了两瓶,递给了唐三一瓶,然后两人用瓶子碰了碰,算是庆祝今天的行动圆满顺利。但是唐三这一口酒刚喝到喉咙就喷出来了,让他喷酒的是一条短信息——

        目标活着!

        叶中俊居然没有死!

        “他居然还活着!他怎么就没死呢!”看到这个消息之后,秦朗郁闷地感叹了一句,然后再补充了一句,“他必须死!”

        “废话!这是必然的!我们两位亲自出马,如果他都不死的话,我以后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专业杀手了!”唐三哼了一声,“妈的,当真是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那么凶猛地撞击,这厮居然还没死!”

        “唉,多么完美的‘意外事故’,想不到因为做得太完美了,连老天爷都跟我们过不去,给我们来一个‘意外惊喜’。不过,24消失的实时信息服务应该还没有结束,看来我们还需要策划一次‘意外死亡’,我就不相信这一次他还能活着!”秦朗说完,将手中的一瓶啤酒喝了一个底朝天。

        唐门的实时信息很快就反馈回来了,叶中俊所住的医院、病房号甚至包括叶家给他配备的保镖数量等全都囊亏在信息当中。

        这一次秦朗和唐三只是简单商量了一下,就前往叶中俊所在的医院了。

        因为秦朗开始发现,无论是多么周密和完美的计划,都很难达到一个绝对完美的结果。如果现实都能按照计划一丝不苟地进行,叶中俊早就应该是一个死人了,而不会还呆在安蓉市骨科医院五楼的外科特护病房之中。

        此时,叶中俊已经术后清醒过来了,尽管身上有好几处地方骨折,但却没有性命之虞,此时叶中俊的父母正在病房外面和医生谈论他的病情。

        “医生,我儿子的情况究竟怎样了?”叶中俊的母亲问道。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医生说道,“手术很成功,而其他不是已经清醒了么。”

        “这个……医生,他虽然清醒了,但是他清醒之前居然在说梦话似的,说他是被一只螳螂给害的,一只螳螂向他复仇、索命……”叶母担心地说。

        “刚才手术的时候,他也说过类似的话。”医生皱眉说,“难道他很怕螳螂么?”

        “我儿子怎么可能怕这东西!”叶中俊的父亲哼了一声,“会不会是他脑子被撞了,你们没有仔细检查么!”

        “叶总,我们怎么可能这么大意,我们给叶少爷做过脑部CT的,确信他脑子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大脑是非常神秘和敏感的部位,我也不能完全确信他的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况且,人胡言乱语的时候,也不一定就是脑子受到了撞击,也可能是因为别的原因,比如受到了什么刺激之类。”医生分析说。

        “螳螂——该死的螳螂!”就在这时候,病房里面传来了叶中俊的尖叫声!

        叶中俊的父母和医生赶忙冲进病房,但是却没发现病房里面有什么螳螂,于是叶母安慰说:“中俊,这里没有什么螳螂,你别害怕。”

        “有!刚才就在窗户外面,你们没看到吗!”叶中俊脸上显现出惊恐之色,“真的,一只红色的螳螂,就像是鲜血一样红,它就在窗户玻璃上盯着我……挑衅我,之前在高速路上也是它……对,就是……它又来了!”

        “儿子,别担心……没事,妈在这里,谁也不敢向你索命!”叶母安慰地说。

        叶父皱眉道:“中俊,你可是我们叶家的男人,怎么可能被一只虫子吓成这样!”

        “爸……那不是普通的虫子,它是索命地冤魂……没错,我记得那一次我撞了一个人,那血就那么红——”

        “住口!别胡说八道!”叶父高声打断了叶中俊的话,然后将医生叫到了门外,“我这儿子怎么回事,是不是麻醉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