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01章 又要旷课
  • 正文 第301章 又要旷课

    作品:《少年医仙

        “你又要旷课?”尽管陶若香对秦朗旷课行为已经习以为常,但是这并不影响她向秦朗表达自己的强烈不满,“你小子,这都什么时候了!高考已经近在咫尺了,你居然还想要旷课,你简直就——”

        陶若香话还未说完,嘴巴里面就塞了一根油条,秦朗笑嘻嘻地说:“陶老师,你这么生气干嘛,其实平心而论,我是非常不想旷课的,真的。www.lingdiankanshu.com只不过,有些时候我之所以旷课,都是因为我要做的事情,肯定比上课重要,至少对于我而言,肯定是比上课重要的。所以,陶老师,你就算不支持我,至少也要理解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话可不止是电视、小说里面说说而已,而事实就是如此。比如昨天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以为应该结束了,实际上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结束,因为罪魁祸首仍然逍遥法外,而且现在想必还活得非常潇洒。”

        “你是说那个叫叶中俊的人?”陶若香也想起了昨天晚上黄浪说的话,“说起来,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叶中俊。”

        “其实,我也不认识,但是他却是冲着我来的。”秦朗平静地说道,“其实,认识不认识都没关系,最重要的是他必须要为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

        “怎么?你这是要去报仇?”陶若香诧异地看着秦朗,“你都不认识他,也要去报仇?”

        “这是当然的了。黄浪固然可恨,但是这个叶中俊更加无耻!”秦朗冷哼一声,“所以他必将受到比黄浪更痛苦的惩罚。嗯,这个是必然的。”

        “但是……报仇这种事情会耽误你很多时间。关键是,现在也不是古代了,不是快意恩仇的年代了,无论你使用暴力还是故意伤人、杀人,都可能会将自己卷入进去,难道你不担心么?而且,如果因为这些事情坐牢,岂不是更划不来?”

        “没错,现在不是古代,但是现在的江湖,依然是快意恩仇的江湖。”秦朗迅速将油条和豆浆丢入肚子当中,然后起身说,“更何况,从昨天晚上开始,我就已经开始实行复仇的行动了。这一位叶家的三少爷,很快就会后悔惹上我这样的人了。”

        “秦朗——”陶若香叫住了秦朗,欲言又止,“小心点!对了,出门也小心点!”

        很显然,陶若香还是不想被人知道她留宿学生的事情,所以秦朗出去的时候的确非常小心翼翼,确信完全没有暴露自己的行踪。

        到了楼下之后,秦朗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陈进勇打来的,他的声音显得非常着急:“秦先生,请你马上到中心医院一趟吧,吴市长他……他可能中毒了,情况非常严重!”

        “中毒了?”秦朗的语气很平静,没有丝毫的诧异,“那医生现在应该在抢救吧……既然还在抢救,你就证明医院有把握嘛,你担心什么呢?我的医术是不错,但是不能什么事情都找我吧?我现在很忙呢……嗯,就这样吧,如果真的病危了,再打电话给我吧。”

        其实秦朗并非不关心吴文祥死活,只不过吴文祥中毒的事情,根本就是秦朗鼓捣出来的,这也是昨天晚上吴文祥想出来的“苦肉计”。吴文祥最近的形势不容乐观,不仅被省纪委的人叫去协助调查,而且有消息传出来叶锦承的任命已经拟定了,这两天应该就会下发,到时候夏阳市的大当家位置也就尘埃落定了。

        吴文祥争取过,但是他也知道相对于叶锦承,相对于叶家,吴文祥实在太微不足道了,所以吴文祥的机会本来就很渺茫,但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却让吴文祥再次看到了希望。叶家的人招惹秦朗,在吴文祥看来简直就是最大的不智,因为现在秦朗不仅是许家的恩人,而且也算是许家的“御用医生”了,表面上看起来叶家是对付秦朗,但这事如果传入许家人的耳朵,他们会怎么想呢,“大老板”许仕平又会怎么想呢?

        许忆北之前中蛊毒的事情,许仕平没有确切地证据可以证明跟叶中俊有关,但是许仕平仍然让许忆北和叶中俊断了关系,但许仕平是一个理智的人,他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跟叶家的人翻脸,只是将叶锦承的任命押后了几天,算是给叶家的人一个警告。但是现在,叶中俊居然招惹秦朗,那就给了吴文祥大好的机会,所以他肯定会将这个消息透露给许家的人知道,这必然会引起许家的人不满。

        当然,吴文祥知道官场做事的原则,尽管人事任命都是领导说了算,但任何一个人事调动都需要一个充足的理由。许仕平要改变叶锦承的任命,显然不能将叶家人对付秦朗的事情当做理由,许仕平肯定需要一个官方的理由。吴文祥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决定给许仕平制造一个理由,这个理由就是他中毒了!

        吴文祥中毒,原本就是吴文祥一手策划,秦朗提供的毒药,这毒药是昨天晚上秦朗通过几个便衣警察转交给吴文祥的。而今天早上,吴文祥去协助纪委调查,半路上就毒发了,然后就被送去了医院抢救。

        吴文祥中的毒其实不足以致命,只是医生们并不知道,而且吴文祥毒发的征兆很吓人:脸色发青,皮肤发紫,四肢抽搐……总之看起来就是命悬一线,实际上屁事都没有。所以秦朗接到陈进勇的电话,压根就没打算去,既然是苦肉计,当然是要让吴文祥演到位才行。

        看到秦朗如此“绝情”,陈进勇也是无可奈何。

        挂了电话之后,秦朗叫马尾开车去了昨天他和陆青山遇袭的地方。车子停下之后,秦朗去树林当中看了看,果然树干上面的那些追魂子午钉都被清理走了,只留下了一些被子午钉射穿的空洞。

        “果然……唐门的人做事,滴水不漏啊。”秦朗自言自语地叹道,唐门果然是一个超级庞大的体系,即便是任务失败了,也有人帮这些杀手擦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