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300章 这一夜
  • 正文 第300章 这一夜

    作品:《少年医仙

        在吴文祥看来,强.奸未遂这个案子也许不大,但是却跟秦朗扯上了关系,尤其是秦朗还是“大老板”家的恩人。www.lingdiankanshu.com对“大老板”家的恩人进行打击报复,这简直就是挑衅“大老板”的权威嘛。叶锦承已经算是叶家的一只老狐狸了,做事四平八稳,让吴文祥找不到破绽,而最近吴文祥又被纪委的人盯上,可以说是完全处于下风。但就在这个时候,叶家年青一代的人竟然犯错了,而且间接扯上了“大老板”许仕平,这就给了吴文祥机会,而且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所以,吴文祥接到了秦朗的电话,立即就行动起来了,当真不到十分钟时间,几个穿便装的警察就过来了,从秦朗手中将黄浪给带走了。当然,吴文祥已经打过招呼了,秦朗和陶若香现在根本不需要去浪费时间做什么笔录。

        事情暂时告于段落,秦朗让韩三强将他和陶若香送回了学校。

        这一次秦朗将陶若香送到了楼下,止步打算回寝室的时候却被陶若香叫住了:“你是木鱼脑袋么!之前赶都赶不走,现在正需要你给我壮胆,你怎么就走了!”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但是,你要是不开口,我怎么好意思留下呢。”秦朗回头笑着说,跟着陶若香屁颠屁颠地去了她的宿舍。

        这一夜……

        嗯,这一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就不适合发生什么浪漫的事情。其实,秦朗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因为太困,所以睡得很沉,直到第二天早上被陶若香给叫醒了。

        当秦朗醒来的时候,陶若香已经洗漱完毕,而且连早餐都准备好了。

        只是,叫醒秦朗的时候,陶若香的目光却带着浓浓的歉意。

        “陶姨,你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虽然打扰别人睡懒觉是很不好的行为,但是你也不用有负罪感吧?”秦朗微微一笑。

        “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你背上的伤。”陶若香有些心疼地说,“对不起,昨天晚上我都不知道你受伤了,还让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情。”

        原来,陶若香本打算一大早就叫醒秦朗,让他早点滚蛋,免得被人看见之后说三道四,毕竟留宿学生这种事情终究不太好。但是陶若香正要去叫秦朗的时候,却发现他背后衣服血迹,她拉开秦朗的衣领一看,就看到了秦朗背上被追魂子午钉打出来的伤口,顿时觉得非常过意不去,因为她觉得无论秦朗出于什么目的,对她的关心却是无比真诚的,但是她居然没注意到秦朗已经受了“重伤”,所以才会有这种负罪感。

        其实,这点伤对秦朗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只是看到陶若香如此神态,秦朗反而有些庆幸自己受了这么一点伤,否则怎么能看到陶若香为他而心疼呢。

        “没事,小伤口而已。”秦朗轻描淡写地说,“为你做事情,我都是心甘情愿地。陶姨,你也不要用这么煽情的目光看着我,我怕自己忍不住对你有禽兽念头。其实这一点伤,对我而言只是小事情。”

        “小事情?”陶若香先是用惊讶地目光看着秦朗,随后语气一转,“没错,对你而言,应该只是小事情。通过昨夜的事情,我大约也看出来了,你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中医传人,但实际上你应该不单单是一个中医这么简单。”

        一个电话就可以动用夏阳市黑白两道的顶级人物,陶若香自然可以轻易猜到秦朗的身份很不简单。

        “既然陶老师你说到这里了——没错,我的身份的确不简单。只是很抱歉,我不能向你详细说我的身份,我只能告诉你,我是一个江湖人。”秦朗无法向洛滨坦言自己的真正身份,当然也不能向陶若香坦言,都是因为同样一个道理——老毒物!

        秦朗作为毒宗传人,这原本就是老毒物和毒宗最大的秘密,所以老毒物绝对不会允许秦朗告诉任何一个人,尤其是不能告诉女人。因为老毒物对秦朗最不满意的两点:其一就是妇人之仁;其二就是对女人动情。老毒物对自己的弟子要求,大概就是要做到绝情觉性,手段冷狠无情就对了。

        “没关系,你就是不告诉我,也能够猜到几分。”陶若香微微笑道,“真是没想到,我一个学刑侦的竟然会来当生物老师,但是我更加没想到,我这个生物成绩最好的学生,竟然会是一个江湖份子——对了,你所谓的江湖人,其实就是黑.道人士吧?”

        “NO!”秦朗装逼地用了一个英文词,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因为现在秦朗也清楚地知道了江湖通天塔的等级制度。普通的黑.道份子,严格来说根本就不算是江湖人士,因为这些人混的所谓“帮派”,根本就没有载入江湖谱,甚至这些人根本不知道江湖谱是什么东西,真正的江湖又是什么。因此,江湖人和一般的黑.道人士完全不同。

        比如青环帮这类,根本就算不上真正的江湖帮派,所以即便是当初青环帮的帮主青鹤云,也不算真正的江湖人士,而只能算是一个黑.道人士。

        所以,秦朗更正了陶若香的说法:“江湖人士和黑.道人士是不同的。至于具体的差别嘛,江湖人士和黑.道人士的差别,其实就好比是军警和城管大队的差别。”

        陶若香想了想,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随后,陶若香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了,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如果秦朗愿意告诉她并且可以告诉她的话,秦朗一定就会告诉她。反之,如果秦朗不说,她也就不应该再问了。

        即便是美女,也应该有分寸,并且知道如何掌握分寸,否则在男生眼中的印象分就会大打折扣了,而陶若香显然是一个会掌握分寸的女生。

        “吃饭吧。”陶若香催促秦朗,“早自习肯定是错过了,你可别把正课也耽误了——洗手漱口去!”

        片刻之后,秦朗洗漱完毕,然后拿起一根油条一边吃一边说道:“陶老师,今天我怕是又不能去上课了,我就给你请一个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