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98章 虫灵戒子
  • 正文 第298章 虫灵戒子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拿着这一枚戒子,轻轻地连续按动了几下戒子上面的翡翠珠子,顿时这翡翠珠子轻轻地弹了起来,陶若香一看,只见这珠子中间竟然被掏空了,里面藏着一个红色的小药丸,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www.lingdiankanshu.com而且,这翡翠珠子弹起来之后,戒子上面立即多出了几片细小但是极其锋利的刀片,就像是莲花的花瓣似的,看起来非常隐蔽。

        陶若香看见这戒子竟然有机关,顿时来了兴趣,不过脸上也有几分尴尬之色,因为刚才她竟然以为秦朗会向她求婚,此时想起来真是荒唐。但是,陶若香仔细一想,秦朗这小子再荒唐的事情也多半能干出来了。

        “这红色的药丸是干嘛的呢?”陶若香问道。

        “问得好。”秦朗正色说道,“这戒子叫‘虫灵戒子 ’,而这红色药丸,就叫虫灵丸,可以迅速聚集毒虫的药丸。”

        “什么,聚集毒虫?你送给我这东西,究竟是什么意思啊?”陶若香有些拿不住秦朗的用意了,如果带着一枚戒子就可以聚集毒虫,实在有些难以理解。而且,她要聚集虫子干嘛?作为女生,想到毒虫都让她头皮发麻。

        “没错,不过你也不用惊讶。这虫灵戒子聚集毒虫,但是带着戒子的人,不会被毒虫所伤的。如果今天晚上这种情况,你要是使用了这戒子,那一头‘黄鼠狼’绝对会被毒虫吃得连皮都不会剩下!”

        秦朗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肯定,因为这是必然的事情。这虫灵戒子并不是秦朗鼓捣出来的东西,而是毒宗的东西,原本是给毒宗的使者佩戴的,这戒子不仅是身份的象征,而且也妙用,既然是毒宗使者,有了这戒子就可以“号令”毒虫对别人进行攻击,所以也算是一件防身的宝贝。

        如果不解释这戒子的用途,送这么一枚戒子还算是挺“出格”的事情,但秦朗这么一解释之后,陶若香顿时明白秦朗送她戒子的本意显然不是求爱更不是求婚了,而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

        想起之前误会秦朗用戒子向她“求婚”,陶若香自己都觉得哭笑不得,此刻接过戒子戴在了手指头上,笑着说:“不管有没有用,难得你为我的安全着想,这戒子我就收下了。”

        “等等——什么叫不管有没有用,这虫灵戒子的用途那可是无庸质疑的,你千万不要怀疑它的用途,要不是这药丸很难炼,我都可以给你试一次。另外,这戒子里面的药丸只有一枚,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要使用它。除此之外,镶嵌这翡翠珠子的座子十分锋利,完全可以当成是刀片来使用。”

        秦朗再度给陶若香解释了一下虫灵戒子的用途,“既然你以后始终会成为刑警,有这么一件防身的东西总归是好的。”

        其实,关于陶若香生日的问题,秦朗早就在心头盘算着送礼物的事情了,只是这个周末发生了太多事情,以至于秦朗竟然忘了这事。跟陶若香分开后,秦朗快要回到寝室的时候,才猛然想起今天是陶若香的“生日”,但那个时候已经是深夜,秦朗肯定没办法去街上购买生日礼物,而且秦朗同学眼界也高,一般的礼物他也送不出手,所以他就临时挑了这么一件礼物,反正如今这毒宗已经没落了,这毒宗使者用的“虫灵戒子”好像也没多大用途了,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拿出来送人了。

        在秦朗看来,抛开这都虫灵戒子真正的用途,单单是它的材质和做工艺术就值不少的钱,就算是没有里面的药丸,也算是一枚价值连城的古董戒子了。否则的话,陶若香也不会将它误会是秦朗家里面的传家宝了。

        当然,秦朗去而复返给陶若香送礼物,的确也有些“居心不良”,比如他心里面的确幻想着陶若香会如何喜欢这一枚戒子,然后如何心动,如何情动,再如何身心俱动,最后酿成好事,但秦朗也知道这种事情只能想想罢了,以陶若香的性格,肯定不会给他可乘之机的,至少目前秦朗是没什么可乘之机。

        不过,今天晚上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秦朗也就觉得送给陶若香一枚虫灵戒子是非常有必要的了,否则陶若香真的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秦朗觉得自己恐怕真的会抱憾终身。

        秦朗和陶若香一边喝酒一边闲聊着,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韩三强走过来向秦朗说道:“秦哥,那个傻.逼已经撑不住了,你看怎么办?”

        “那我就看看他吧。”秦朗点头说道。

        “我也去。”就在秦朗起身的时候,陶若香坚持地说了一句。

        秦朗稍微犹豫了一下,却也没有阻止陶若香,因为秦朗觉得陶若香的心理素质还是挺过硬的,而且既然陶若香决定了以后做一名刑警,那么自然要去面对社会黑暗的一面,当然也要面对一些残忍的现场。

        对于秦朗和陶若香来说,一个小时可能只是几瓶酒的时间,但是对于黄浪来说,这肯定是他人生中最漫长的一个小时,因为在这一个小时之内,黄浪连续被十个熊男给爆了。对于黄浪来说,这也算是他的第一次了,想不到第一次就这么惨烈,也真是够难为他了。

        当秦朗和陶若香来到地下室的时候,黄浪已经被搞得精疲力竭了,目光涣散了,不过一个小时时间,这厮憔悴得跟饿了几个月饭似的。

        当秦朗、陶若香和韩三强出现的时候,这些人还是给黄浪把内裤穿上了,免得让陶若香觉得尴尬。

        不过,陶若香其实并不觉得尴尬,她觉得这样很痛快!作为一个政法学院毕业的学生,陶若香本应该信奉至高无上的法律,照理说她不应该赞成这样“以暴制暴”的做法,但是看到黄浪这样,她内心深处真的觉得痛快。其实,两年多前看到关于黄浪的新闻,很多人尤其是女生们都觉得这样的畜牲死一百次都应该,但因为黄浪没有杀人,而且被抓之后“主动坦白”、“认罪态度好”,所以这厮只判了几年的有期徒刑,结果现在提前出狱了,这让陶若香觉得法律对黄浪这样的恶人的制裁实在太微不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