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97章 叶三少
  • 正文 第297章 叶三少

    作品:《少年医仙

        “你想当一回禽兽?你居然想对老师图谋不轨?”

        陶若香吃惊地看着秦朗,心说这小子坦白归坦白,但是这内心的想法也太邪恶了吧。www.lingdiankanshu.com当然,也只是邪恶而已,陶若香倒没有觉得秦朗的这个想法有多肮脏。

        “既然陶老师想听坦白的——我就坦白了。其实,从上你的第一堂课开始,我的心里面就已经有了对你图谋不轨的想法了。真的,我对于陶老师你的这喜欢,绝对不只是停留在单纯的爱慕上面,而是爱慕和占有——陶老师,你先别骂我无耻,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当时在电教室看到你的时候,我对你的想法就不只是单纯的喜欢,我知道除了喜欢之外,我还无耻地更加深层次地想法。总之,在这方面,我就是一个畜生。”

        “你果然是一个禽兽。”陶若香白了秦朗一眼,但并非真的怒了,而是微嗔,她的这种表情非常微妙,与其说是在怨怒秦朗,倒不如说是带着少许的鼓励和欣赏。再加上她脸上那一层朦胧的酒意,让秦朗觉得更加妙不可言,只觉得此时的陶若香,当真有一种“美艳不可方物”的感觉。

        一时间,秦朗竟然有些呆了。

        片刻之后,秦朗才意识到之前的问题还未说完,于是接着说:“陶老师,其实今天晚上我去而复还,原因也非常简单,因为我打算送你一件生日礼物的,然后如果有那么百分之一的可能的话,也许我能够实现我的禽兽想法。”

        说着,秦朗从腰间的皮囊里面取出了一枚绿幽幽地戒子,即便是酒吧的光线很暗,但是也掩藏不住戒子上面那一颗绿翡翠-释放出来的珠光宝气,因为这绿色的翡翠实在太他……妈扯眼球了,尽管陶若香不是珠宝鉴定专家,但也百分百地肯定,这一枚翡翠珠子肯定是相当值钱的。

        看到秦朗猛地摸出这么值钱的一枚戒子,陶若香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她是真被秦朗的行为给吓住了,这可是戒子啊,而且是一枚很值钱的戒子,而戒子是干嘛用的,任何女生都清楚地知道,戒子是男人用来套取女生身心的东西。

        “秦朗——赶紧收起来!”尽管陶若香的内心深处还是挺喜欢这一枚做工精细、颇有艺术价值和珍藏价值的翡翠戒子,但是她更加清楚地知道,她是不能收这一枚戒子的,她甚至在怀疑秦朗这厮接下来是不是要对她进行求婚了,所以不等秦朗开口,陶若香立即就阻止了秦朗接下来的行为。

        但是秦朗却没有将戒子收起来,而是对陶若香说:“陶老师,陶姨,你这么激动干嘛,赶紧坐下啊。”

        “你赶紧把它收起来!”陶若香坚决地说,“我知道你要干嘛,但是现在你应该知道,这样做根本不太合适!”

        “什么不合适?”秦朗诧异地看着陶若香。

        “你是不是要求婚?”陶若香低声说道,“你简直是疯了!你也不用脑子想想,你怎么能这么做呢……”

        “陶老师,你想多了……不过,你要是再不坐下的话,我就真的跪下向你求婚了。”秦朗苦笑了一下,他忽然发现陶若香老师的想象力还是挺丰富的。

        陶若香似乎真的害怕秦朗会跪下求婚,于是重新坐下,然后苦口婆心地劝说秦朗:“秦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你家的传家宝吧。你知道传家宝意味着什么吗,你怎么能够随意将传家宝拿出来送给一个女生呢。另外,我怀疑你是不是偷偷把你家的传家宝给偷出来了,因为我想你父母或者长辈应该很看重这东西吧。”

        陶若香会觉得这一枚戒子是秦朗家的传家宝也并不奇怪,因为这一枚戒子很值钱而且非常古朴,做工典雅,一看就是古代的出名工匠打造出来的,因为现代的工匠是很难有这种精力和耐心手工打造这么精细的东西。古董戒子的存在,往往都是传家宝,一代媳妇儿传给下一代媳妇儿。

        所以,陶若香哪敢收这样的东西,如果她收了这东西,岂非就意味着她只能嫁给秦朗当老婆了,这个也太突然、太戏剧了吧。

        秦朗真是哭笑不得,向陶若香说:“陶老师,你可以听我解释么。首先,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一枚戒子不是什么传家宝,所以我也不是要拿这东西向你求婚。说实话,尽管我做梦也梦见过跟你结婚的场面,但是我很清楚现在不是结婚下套的时候。所以,这一枚戒子只是送给你的礼物,你的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陶若香诧异地说,“今天是我的生日么?我怎么不知道?”

        “今天不是你生日?怎么可能!”秦朗惊讶地说,“擦!我可是从赵侃那厮手中花了一千块才弄到你的身份证号码的,今天应该就是你的生日才对!”

        听了秦朗的话,陶若香忽地笑了起来。

        秦朗傻愣地看着陶若香,不知道陶若香因何发笑。

        “今天真不是我的生日。”陶若香笑着,“我省份证上面的出生日期,其实是我的阴历生日,因为当时是我奶奶给我去办理的上户,她老人家从来只记得阴历的时间,所以……呵,很显然你弄错了。”

        秦朗拿着戒子的手有些尴尬,不过这厮向来非常善于化解这些尴尬的场面,笑着将这戒子塞入了陶若香的手中:“就算是阴历的话,你的生日也快到了。那么,这戒子我就早一点送给你好了,就当是生日礼物。”

        “不行,太贵重了。”陶若香依然推辞。

        “我都说了,这不是什么传家宝,我也没想着用这么一枚戒子就能够将你套住给我当老婆。实际上原因很简单,我送你这一枚戒子,除了作为装饰品之外,它还有别的用途。像你这么漂亮的女生,总应该有一样东西拿着防身的,这戒子就是给你防身用的东西。”秦朗说道,“如果今天晚上你戴着它,黄浪早就已经尸骨无存了。”

        “不会吧?这什么戒子啊?”陶若香听秦朗这么一说,果然来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