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294章 真正的野兽
  • 正文 第294章 真正的野兽

    作品:《少年医仙

        陶若香完全没想到,她没有引狼入室,却反而有“狼”在屋子里面等着她了,而且还是一头真正的色狼。www.lingdiankanshu.com

        但陶若香可是学过散打功夫的,就在对方用手捂住她嘴巴的瞬间,她的右脚猛地向上勾踢,做出了一个高难度的一字马动作,脚尖直击他右肩上方,因为她感觉到这一头色狼的脑袋正在她右肩附近,甚至她还闻到了对方恶心的口臭味。

        这一脚,陶若香有八成的把握可以踢中对方的脑袋,然后直接将对方KO在地,但是陶若香做梦也没想到,尽管没有光,但对方却像是看到了她腿上的动作似的,另外一只手竟然在关键时刻捏住了陶若香的足踝。

        “嘿……想不到还是一匹胭脂马呢!”黑暗之中,这一头色狼发出一声猥琐的低笑声,然后伸出舌头就去舔陶若香的耳朵。

        陶若香的手肘狠狠地向后撞去,她已经感知到这头色狼会功夫,但是她表现出了过人的镇定,正在想办法摆脱这头色狼的束缚。

        “嘿……”

        色狼再笑了一声,终于松开了陶若香的嘴巴,并且顺势将她向前一推,这样自然就化解了陶若香的那一下肘击,陶若香向前一跃,脱离了色狼的掌控,正要打算求救,但却感觉脑袋一阵晕眩,整个人无力地倒在了客厅之中,她知道自己中招了,难怪刚才鼻孔中有一种奇怪的气味。

        啪!

        这时候客厅的灯忽地亮了起来,陶若香回头,看到了一个陌生而猥琐的面孔,让她立即联想到了四个字:变态色魔!

        “陶若香,陶老师……不错啊,简直就是极品美女。嘿,这可是我黄浪见过的最标致的货色了!嘿,关键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一个处,这简直是……艳福无边啊!哈!要是叶三少知道你这么靓,恐怕都要后悔这个决定了……”

        这个叫黄浪的色魔一阵狂笑,他看到陶若香的样子时,简直都快要流口水了。

        陶若香听见黄浪这个名字,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身体一颤,露出惊恐之色,有气无力地说:“你……你就是那个叫‘黄鼠狼’的色魔,两年前你不是被关进监狱了么!”

        两年前,在平川省出了一个让人闻之色变的色魔,这厮专门强jian住校的中学女生,而且喜欢在月夜行动,糟蹋了不少的中学女生,而且这厮流窜作案,行踪诡秘,狡猾成性,很多被他糟蹋过的女生甚至连他的样貌都没看清楚,只是知道他的名字叫黄浪,后来不知道怎么地,这厮有了一个绰号叫“黄鼠狼”。曾经有一段时间,“黄鼠狼”经常出现在媒体上,当时陶若香还是华南联大政法学院的学生,所以对这一类犯罪份子当然十分关注。并且陶若香清楚地记得,当初成功抓捕了这一只狡猾的“黄鼠狼”的警察,就是毕业于华南联大政法学院的师兄赵云康,当时被誉为平川省警界的明日之星。陶若香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和这臭名昭著的混蛋碰面,更要命的是还可能被这混蛋给侮辱。

        黄浪这厮不仅精于采花之技,而且功夫还不错,另外还知道运用各类药物,这厮简直就是色狼中的禽兽,简直就是为强jian而存在的极品猥琐男,陶若香虽然恨不得将这厮碎尸万段,但是此刻全身瘫软,连说话的力气都欠奉,何况是跟这“黄鼠狼”较劲了。

        “没错,两年前我的确是被关进了监狱,并且判处了几年徒刑。不过,咱们国家的法律挺好,我只是强奸而没有杀人,所以只是判处了几年有期徒刑。另外,不妨告诉你,这些年我在监狱里面也没有受苦,我吃香喝辣,是监狱一霸,跟狱警的关系也相当不错。所以,我现在不仅减刑了,而且还获得了保释的机会——唔,知道我什么要跟你说这么多吗?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跟女人交谈了,而且,嘿嘿……”

        说到这里,黄浪轻轻地走到了陶若香面前,用极度萎缩的语气接着说道,“而且我已经很久没碰过女人了,尽管你还未经人事,但恐怕本大爷今天没心情跟你怜香惜玉了,所以你就准备好承受我野兽一样地释放吧!嘿……怕了是吧,陶若香,陶老师,你真的很香啊……闻起来很好,想必吃起来也一定精彩绝伦。跟你春风一夜之后,我相信我会觉得这几年的苦牢真的没有白坐呢。”

        陶若香气得咬牙切齿,但此刻她却连咬紧牙齿的力气都没有,她知道自己肯定是中了什么mi药了,这一只“黄鼠狼”果然是精于偷香采花,无论动作还是“装备”都是非常专业的,陶若香有一种绝望的感觉,她感觉自己真是在劫难逃了。早知道,她就应该让秦朗送自己回屋,虽然有引狼入室的感觉,但秦朗这一头狼,至少不会让她觉得臭、觉得恶心。

        但现在一切都晚了,绝望已经笼罩着她了,黄浪那带着腥臭的舌头已经向着她的嘴巴伸了过来,陶若香无助地闭上了眼睛,无论她的眼皮闭得多紧,始终管不住屈辱的眼泪。

        蓬!

        就在这时候,陶若香的房门忽地被人打开,然后忽地又被人关上。

        这一开一关之间,屋子里面已经多了一个人。

        看到这个人,陶若香心头的绝望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喜:“秦朗——”

        “我草!幸好我来了,想不到陶老师你没有引狼入室,反而屋子里面藏了一只狼,而且还是一头相当恶心的狼——禽兽,放开我陶姨!”盯着黄浪的时候,秦朗的目光忽地转冷,如同一柄利刃。

        黄浪可是一个老江湖、老色狼了,原本是没有将秦朗这个狼中放在眼中,但当他被秦朗的目光一瞥时,那中冷狠的杀意却让黄浪不禁打了一个寒颤,黄浪虽然一向自诩为禽兽,但是此刻他才猛然意识到,眼前这位年轻人可能才是真正的野兽!因为他有着野兽一样的凶狠目光和气势!